红楼梦:螃蟹宴双玉战宝钗

《红楼梦》第三十八回好生奇怪,刚开始是大家一起吃螃蟹,王熙凤与众丫头们闹的不可开交,大观园里是那么喜气和谐;接着是海棠诗社的才女们秀口一吐,就是半部美丽的“红楼一梦”。

可是,接下来宝黛与薛宝钗之间却突然厮杀得厉害。

或许是吃多了螃蟹吧,他们仨作起了螃蟹诗。这螃蟹可不是好东西啊,里面住着法海,最阴险了。所以才闹得闺中儿女像伤了和气一样,自己写出来的诗,马上就烧了,生怕更多的人知道。

首先就是宝玉吃饱了撑着,吃螃蟹吃得“泼醋擂姜喜欲狂”,于是就肩带螃蟹,骂起横行无心肠之人,说他们:“脐间积冷馋忘忌,指上沾腥洗尚香。

什么意思呢?

脐间,即指腹内,抑或指心肠。

积冷,或可作极冷,表面指螃蟹腹内那块不能吃得东西,比喻义可能是指心肠一直极其冷漠,不可接触,或难以检出。积冷嘛,天长日久的集聚,自然冷之不能再冷。也就成了最为冷漠之人。

馋,自然直吃螃蟹吃得不亦可乎,忘记了忌讳,那螃蟹腹内那块不能吃得东西也大快朵颐起来。

因为是宝玉的诗,她不喜欢宝钗,而宝钗又跟冷相关,相信许多人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了薛宝钗(蒋勋也是如此理解的)。

贾宝玉这不是在讽刺薛宝钗么?薛宝钗不是一直在吃冷香丸么?又热又冷,这可就是薛宝钗最大的特征啊!她外表很热火,很善于做人似的,可是他冰冷的心,又着实会让人感到心寒害怕。她为了所谓的利益,忘了做人的忌讳,一直服用冷香丸,变成了一个十足冷酷之人。

最后宝玉也就再一次嘲笑了此种人的徒劳,说:“原为世人美口腹,破仙曾笑一生忙。”

此句说的是宝钗看似一心为她人好,为自己赢得好名声,最终却被嘲笑,她一生只不过是空忙碌,到头来也只不过是一片白茫茫真干净。

见贾宝玉如此,林黛玉听了也不假思索地来了一首:

铁甲长戈死未忘:真是战斗不息啊,至死也要操戈舞干戚,这就是螃蟹一类人的可恶。

对斯佳品酬佳节,桂拂清风菊带霜:这句呼应了宝玉的诗,再一次点到冷——冷若冰霜。

美好的佳节,大家对酒吟诗,丹桂飘香,菊初黄,清风拂面,好不惬意。但是菊带霜,一下子就让气氛萧杀下来。林黛玉菊花诗夺魁,的惬意也全无了。

宝黛价值观一样,写出来的诗,内涵也相处无几,果真是知己。只不过,也不能说宝黛直接讽刺宝钗吧,他俩讽刺可能是社会上这么一类人,只是薛宝钗不小心躺枪了。

薛宝钗看似清心寡欲,但也有着十足的好胜之心。宝黛的诗,句句让她自惭形秽,她自是也要写一首反击。

只见宝钗写道:眼前道路无经纬,皮里春秋空黑黄

这是宝钗最为毒辣的讽刺。按宝钗意趣,当指宝玉不学无术,腹里春秋原是草莽,空空如也,没有真才实学,全是一些又黑又黄的无用之物。所以人生之道路,也就不谈什么经纬了。而宝玉正是没有经纬的活着。宝玉听了也会自惭形秽吧。

酒未敌腥还用菊,性防积冷定须姜。这与宝玉的诗眼遥相呼应了。其意思大底指的是菊花无用,它只抵得过表面的一点腥味,内心根本的改变还需用辣辣的姜来制服。

此句,不知道宝钗是不是在讽刺黛玉的菊花精神。暗指在现实社会中生存需要哪种辣辣的作风,菊花的淡远早已不合时宜。这是两种思想的碰撞了。

细想大家这么文雅的争论,也是由原因的。端午节前,薛宝钗借扇机带双敲,讽刺宝黛爱情。这次,宝钗又有出格之举。因为这次的东道本来是史湘云,可是史湘云只是个傀儡,一切的好名声都是薛宝钗的,是她出的资金,大家吃得开心,自然是感激宝钗。

宝钗是一个外人,是不是有点越俎代庖呢?史湘云再请不起东道,贾府自然有人周济吧。而且一个诗社的活动,也不必这么大费周章,破费倒如此地步。可见宝钗有意通过此事搞社交,在贾府提升自己的影响力。

这一切似乎又可以看作是宝钗打击林黛玉之举。我们要记得,史湘云刚开始来的时候是一直跟林黛玉住在一块的。那个时候,史湘云说林黛玉像戏子,林黛玉生的也只是宝玉的气,晚上她俩还是住在一块。

自宝钗来之后,史湘云也就突然地往薛宝钗那里靠,晚上果断去薛宝钗处歇息。这等于是薛宝钗把林黛玉的朋友挖走了。可叹湘云太傻。

黛玉、宝玉面对这一改变,心里自然也就有些不舒服吧。所以,此次宴会宝钗自作多情,越俎代庖,宝玉自然是又有点不高兴了,也就写出了那首螃蟹诗。

毕竟这又太伤和气的了。李纨读了,虽不懂其中奥秘,也说这讽刺世人太毒辣了些。因此,大家发泄完,又果断把那些诗都烧了。

期待您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