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雯之死

贾母的粗使丫鬟傻大姐儿在大观园里捡了个绣春囊,被邢夫人撞见要去送给了王夫人,王夫人大受刺激。

一是儿女们住的园子里竟然有这种东西,岂不是风气败坏,丢了贾家豪门贵族的脸。尤其是儿子宝玉,是不是早就懂得了男女之事,整天温饱思淫欲,才不好好读书不求上进,对仕途经济不感兴趣的。

二是绣春囊由邢夫人发现并打发亲信送来,岂不是打自己的脸。王夫人出身高贵陪嫁财产多,又生了两个儿子,女儿是位高权重的皇妃,才获得了掌管荣国府当家理财的权利,老大一家反而靠后,住在小宅别院,尤其是邢夫人倍受冷淡,连儿媳妇都不把他放在心上,心里正不平呢。如今王夫人一手遮天管家理财,竟然把大观园管理的乌烟瘴气淫风盛兴,岂不是直接否定了他的才干,让邢夫人看了热闹。

王夫人羞恼成怒,气冲冲地亲自跑到他的委托人王熙凤住的地方,眼含着泪,不问青红皂白不辨是非地先诬陷王熙凤一顿,幸亏凤姐机敏善辩,很快给自己洗脱罪名,分析绣春囊可能是进园玩的小姨娘掉的,或是园内年龄大的丫头的,并支招如何查办。

尚未查办,晴雯便中枪,被王善宝家的告了黑状,说他“能说惯道,掐尖要强,一句话不投机,就立起两个骚眼睛来骂人。”触动了王夫人的往事,想起一次进园见一个长相有些像林黛玉的丫头在骂小丫头。查办过程中,凤姐和王善宝家的等人亲自搜索,晴雯反而没有什么不妥,很快还了清白。

可王夫人仍然把因受诬告而恹恹弱息的晴雯赶出怡红院,回到表哥家不几日便含冤而亡。怡红院同时被赶走的还有四儿和芳官。

过后王夫人还捏造事实,和贾母说晴雯分外淘气也懒,得了女儿痨,叫他走了。贾母却替晴雯分辨说这些丫头的模样爽利言谈针线多不及他,将来可以给宝玉使唤,谁知变了。事已至此,贾母只是说说而已,既然管理权已经下放给儿媳妇,不好为一个丫头与儿媳妇较真。

王夫人最初查办大观园的丫鬟,一是为了正风气,尤其是不能有带坏贾宝玉的人;二是裁革人员,撵走年龄大的丫鬟,减少用度。他达到目的了吗?他是按照这个标准去查办的吗?

赶走司棋,有理有据,也给了邢夫人强有力的回击,你送来的绣春囊,现在只有你们的人做出了有伤风化的事,那就怪不得我了。

而王夫人查办晴雯四儿芳官时说,我统共一个宝玉,就白放心你们勾引坏了不成。我身子虽不大来,我的心耳神意都在这里。言外之意,我有卧底在这里,你们的所作所为都有和我汇报的,什么同月同日生就是夫妻,别说你们做了什么事,说了什么话我都知道。

至此读者已明白王夫人管理一个偌大的荣国府,一是交给王熙凤管理却不信任他,表面上对贾母毕恭毕敬,实际上暗中我行我素,根本不考虑贾母的想法,先斩后奏还欺骗贾母。二是不躬身立行,平时不管不问,连自己最在意的儿子的住处都不去,遇事不仔细调查,爱搞阴谋玩手段安插内监,偏听偏信。凭自我情绪想象办事,不辨是非不明事理。三是用人不看能力作为,只看表面现象,喜欢趋炎附势迎合他顺他心意的人,这些人背后干了什么事他还一无所知。

王夫人撵走晴雯,丝毫没达到对宝玉好的目的。晴雯根本没有在风化方面带坏贾宝玉,晚上晴雯睡觉灵性行动敏捷,伺候宝玉衣食茶水,天天就睡在宝玉外边的大床上,也不曾和他有任何暧昧,贾宝玉要和晴雯一块儿洗澡,都被他一口回绝,可见晴雯是一个非常纯洁自爱的女孩,并不靠色相来勾引贾宝玉,在照顾贾宝玉饮食起居方面还应居头功。

相反多次和宝玉发生性关系,并恶人先告状的袭人竟成了王夫人心中保全他母子俩名声的保护神。碧痕和宝玉一同洗澡两三个钟头,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也没受到什么处理。真正带坏宝玉的人逍遥法外,成了王夫人的心腹功臣。

相对而言,贾母看人用人就智慧理性的多。他说其他丫头模样爽利言谈针线多不及晴雯。

晴雯生的好,这是公认的,王熙凤说所有的丫头加起来都没晴雯生的好。可生的好有错吗?谁不想生的好?谁不想找个漂亮儿媳妇?即便是妾,也一定想找个漂亮的,不知王夫人为什么对长得好看的女人很生气,尤其是貌似林黛玉的女孩子。难道是他自己长得丑,羡慕嫉妒恨?还是和美人有过节?真想不出理由来。

言谈方面,都说晴雯脾气暴躁说话肆无忌惮,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丝毫不知收敛,不作不死。可贾母却说他爽利。平儿说晴雯是块爆炭,对,晴雯眼睛里揉不下沙子,很看不惯一些不良现象,尤其是对怡红院对贾宝玉不利的事,立马就表现出来,处理越快越好,根本没想到得罪人,要明哲保身。坠儿偷虾须镯,晴雯立马就把他撵走,平儿宝玉都劝不住。可坠儿不该撵吗?这种人就应该早处理以正家风,晴雯做得很爽利。

王夫人的玫瑰露被偷,平儿在处理,大家心知肚明但不说,只有晴雯跑来点明是彩云偷了给贾环。晴雯质问小红浇花生炉子了没,小红辩解的很清楚,晴雯也就不吱声了。其实骂小红最厉害的是秋纹和碧痕,小红给宝玉倒了一次茶,就被骂的狗血喷头:也拿镜子照照,配递茶递水不配;还以辞职来侮辱小红。小红是个明白事理的人,连秋纹碧痕这等人都不介意,何况晴雯只是为了怡红院的事务而查问,他肯定不记恨报复晴雯。宝玉熬夜读书的时候,小丫头睡着了,晴雯骂他。可这一切都是晴雯在正当的管理怡红院,虽然王夫人没给他授权,可有贾母的暗许和贾宝玉的鼎力支持。

晴雯还的确得罪了一个关键人物—袭人。袭人倚仗是王夫人的红人,贾宝玉初试云雨情的女人,自认为未来的准姨娘,自诩为怡红院的老大,连林黛玉都不放在眼里,时不时还在贾宝玉面前说黛玉的坏话,指责黛玉的不是,何况晴雯了。晴雯对他这种以身体来迷惑贾宝玉,用告黑状来巴结王夫人,非常看不惯,时不时地表现在脸上,说在嘴上,袭人是非常记恨他的,开玩笑时就说晴雯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会不知道。

晴雯得罪小人,可他对大多数人都很好。亲自给芳官洗头,教芳官如何伺候宝玉喝汤,给春燕留好吃的,给黛玉送锦帕并不管闲事,和其他丫头玩得很愉快。

说起管理怡红院的功劳来,不得不提袭人。王夫人每月给他二两银子一串钱,没过明路,地位堪比生了一个儿子一个女儿的赵姨娘,是怡红院首屈一指的大管家。他照顾宝玉无微不至是不错,可赵姨娘因蔷薇霜来闹事,他管不了,还是晴雯叫人请了探春等来处理的。春燕娘不懂规矩,袭人管不了,是麝月一番话镇住,最终请平儿来处理完。可以说维持怡红院的秩序,麝月和晴雯起的作用最大,袭人不过是徒有虚名徒受优待。

麝月说话在点上,让人无可挑剔无可厚非。而晴雯急躁,说话很容易被人抓了小辫,处理事又不考虑是否得罪人。荣国府一群婆子下人,只以自己利益为一切,其它情理原则一概不讲,晴雯难免触犯了他们的利益。尤其是王善宝家这等势利小人,一旦触犯他们的利益,不管事大事小,瞅准机会,就狠狠地打击报复。晴雯正是言语爽利碰上小人吃了亏。

至于晴雯因为扇子和贾宝玉大吵大闹,那是他二人之间的信任。而袭人说话自以为是,太过拉近他和宝玉的关系,引起晴雯吃醋看不惯。宝玉是不以身份来对人的,晴雯深深懂得二人之间的默契,所以吵过之后,双方并不介意。“撕扇子作千金一笑”更是晴雯精彩的一幕,晴雯的纯真烂漫,宝玉喜欢天然女儿平等对待他人尊重别人之意,酣畅淋漓。

晴雯的女红更是别无人及,雀金裘只有他会补。他还很勤快,不但给宝玉做裤子等穿戴用品,闲暇时还给贾母做针线,身兼二职。为了宝玉第二天不受批评,熬夜病补雀金裘,可以说为了宝玉,损伤身体得罪小人,他都不怕,怪不得曹公称“勇晴雯”。薛宝钗教育林黛玉,你我只该做些针黹纺织的事才是,可见针线女红是那个时代衡量女孩子能力的重要标志。也就是说,晴雯是贾府所有丫头中工作能力最出色的,技术高,干活多,关键时刻冲的上。

晴雯不论是服侍贾宝玉,还是维持怡红院秩序,给贾宝玉做衣服鞋袜,都有着不可磨灭的功劳,却因貌似林黛玉和小人的几句话,就被王夫人不问青红皂白不辨是非地赶尽杀绝,实在是生不逢时,遇人不着。

晴雯如果能够生在当今社会,盛世之风下,他凭着杰出的才能,一定会深得领导赏识,委以重任,大有作为。不会因为得罪小人,被告个黑状,就捏造个罪名被赶走,含冤而无处申辩。贾宝玉就说,晴雯死了去做芙蓉花神掌管花事,料定他那样的人必有一番事业做的。

作者:东篱之菊,微信名墨玉,英语教师,红迷一枚,喜欢从《红楼梦》中看人生。

农历八月十三夜抄检大观园查出司棋的“私情”之后,王夫人将怡红院的所有丫头从袭人开始到最小的外间粗使小丫头子逐个盘查,经与晴雯有过节的婆子和小丫头们集体投诉,掌握了晴雯“撕扇子千金一笑”、教唆宝玉“装病”逃避老爷问书、抄检大观园之前向王夫人回话时说谎欺骗等大量确凿的证据。于是在中秋节过后王夫人亲自来到怡红院,像晴雯不由分说以“宝二爷说了”的名义撵走坠儿一样,没有说明任何原因直接让婆子把晴雯拖出去了。晴雯撵走坠儿和王夫人撵走晴雯一样,都是在证据确凿的前提下,并不说明任何理由先斩后奏的。王夫人撵走晴雯是有备而来,贾母知道后也无话可说,只有一句“谁知竟变了。”,其实贾母心里明白王夫人不说撵走晴雯的真实原因是在给老祖宗留面子,贾母也就不过份追究“就坡下驴”婆媳二人大家和和气气的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