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读懂林妹妹的赤子之心

文/陈琴

林黛玉因身世特殊寄人篱下,因此总敏感多疑,步步留心,时时在意,还动不动就生气流泪,弄小性儿。因此,就有许多人讨厌她这种性格,说她是很难相处的一个人。

我觉得,黛玉虽然表面上有些为人孤僻说话尖刻,其实她骨子里是一个很单纯憨厚的人,是一个不懂得矫饰和伪装、很有真性情的人。

别的且不说,单看她跟薛家母女的交往,就足以看出这一点。

薛宝钗初来时,林黛玉确实有些“半含酸”,觉得她守拙藏奸心机深厚,也觉得她会夺走自己对宝玉的爱,于是,总想借机讥讽她打压她。直到第四十二回,黛玉在家宴上说酒令时,无意中说出几句《西厢记》里的句子,这对当时的大家闺秀来说是不合礼法的,幸而别人似乎没留意,唯有宝钗注意到了,于是回头专门去找黛玉,就此事对她进行了一番言辞恳切的规劝,并坦言自己也曾非常淘气也曾偷看这些“禁书”,这番推心置腹的恳谈,让黛玉大为感动,让她一下子消除了素来对宝钗的戒备心理,和她开始交心了。

第四十五回,黛玉和宝钗二人终于敞开心扉互诉衷肠,“金兰契互剖金兰语”这一场景,每次读来总让人感动——两个同样美丽聪慧少女,向对方诉说着各自的忧伤和烦难,二人互相劝慰惺惺相惜,这种相知相惜的友情,是多么珍贵和难得。后来,宝钗又差人给黛玉送来补养身体的燕窝,这种关心和体贴,更是让黛玉感激不尽。至此,她们的感情更为融洽,可以说成了最为要好的闺蜜。

第五十七回“慈姨妈爱语慰痴颦”一段,也非常温馨有趣,这段描写,也更能体现出黛玉天真烂漫的小女儿形态。那天薛家母女去潇湘馆看黛玉,闲谈中薛姨妈说到了月老红绳“千里姻缘一线牵”,继而说到了她们姐妹俩的婚姻,宝钗听到这话就害羞地伏在母亲的怀里撒娇,黛玉见了流泪叹道:“他偏在这里这样,分明是气我没娘的人,故意来刺我的眼。”

薛姨妈忙安慰:“好孩子别哭。你见我疼你姐姐你伤心了,你不知我心里更疼你呢。你姐姐虽没了父亲,到底有我,有亲哥哥,这就比你强了。我每每和你姐姐说,心里很疼你,只是外头不好带出来的。你这里人多口杂,说好话的人少,说歹话的人多,不说你无依无靠,为人作人配人疼,只说我们看老太太疼你了,我们也洑上水去了。”黛玉笑道:“姨妈既这么说,我明日就认姨妈做娘,姨妈若是弃嫌不认,便是假意疼我了。”薛姨妈道:“你不厌我,就认了才好。”

在这里,我看到的黛玉,不再是那个才思敏捷的潇湘妃子,也不再是那个孤高自许的贵族小姐,而只是一个楚楚可怜、渴望母爱的天真少女。

接着薛宝钗又和林黛玉玩笑打趣,说要把黛玉与她哥哥做媳妇,黛玉便来抓她,薛姨妈忙也笑劝,用手分开方罢。这场景,俨然一对亲姐妹在妈面前打闹嬉戏。后来薛姨妈又提出要为黛玉和宝玉的亲事说媒:“我想着,你宝兄弟老太太那样疼他,他又生的那样,若要外头说去,断不中意。不如竟把你林妹妹定与他,岂不四角俱全?”并且说:“我一出这主意,老太太必喜欢的。”

不管薛姨妈这话是真是假,可对于黛玉来说,却是撞到她心头的一件大事。可以说,这句话,给她和宝玉那暗地里萌发的爱情之苗,赫然照来一缕希望的阳光。于是,她就不自觉地把此话当真了,满心期待着她的这个“妈”能够为她的终身大事做主。

当然,我感觉薛姨妈对黛玉的疼爱,也是发自内心的。第五十八回写老太妃薨逝,贾母婆媳祖孙等人都要每日入朝随祭,于是托了薛姨妈在园内照管他姊妹丫鬟,又特别嘱咐她照管林黛玉。文中交代,薛姨妈素习也最怜爱黛玉的,于是干脆搬进潇湘馆和黛玉同住去了,“一应药饵饮食,十分精心。黛玉感戴不禁,以后便亦如宝钗之呼,连宝钗前亦直以姐姐呼之,宝琴前直以妹妹呼之,俨似同胞共出”。每每读到这里,心里就会涌起一股暖暖的感动,为黛玉这个没爹没娘的苦命孩子感到几许欣慰。

第五十九回有一个细节,让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黛玉对薛家母女的亲近和信任:宝钗差莺儿来向黛玉要一些蔷薇硝,莺儿拿了硝临走时,黛玉对她说:“我好了,今日要出去逛逛。你回去说与姐姐,不用过来问候妈了,也不敢劳他来瞧我,梳了头同妈都往你那里去,连饭也端了那里去吃,大家热闹些。”

从这里可以看出,薛姨妈认她做干女儿的话,林黛玉的确是认真了的,听听她左一个“姐姐”右一个“妈”的,叫的多亲热啊!看到这里,我不禁有些心酸,唉,缺乏母爱的孩子,给点阳光就灿烂!多么惹人怜爱的一片赤子之心!

此外,在第六十二回中,也有一处情节令我非常感慨。

袭人知道宝玉和黛玉一起去了花园里,便为他们俩送了两杯茶去。一杯宝玉喝了,一杯给黛玉送过去,偏巧此刻宝钗和黛玉在一起,只有一盅茶,袭人便说:“那位渴了那位先接了,我再倒去。”宝钗笑道:“我却不渴,只要一口漱一漱就够了。”说着先拿起来喝了一口,剩下半杯递在黛玉手内。袭人笑说:“我再倒去。”黛玉笑道:“你知道我这病,大夫不许我多吃茶,这半钟尽够了,难为你想的到。”说毕,饮干,将杯放下。

一杯茶,宝钗喝了一口漱口,黛玉把剩下的一饮而尽。读到这里我感觉非常的不可思议——除非是自己至亲的人,不然谁愿意喝别人喝剩的东西?常人尚且不能,何况如此孤标傲世高洁超逸的黛玉?可是,这里黛玉不仅喝得下,而且喝得很爽快,“说毕,饮干,将杯放下”,看起来自然而然毫不勉强。

对于这处细节,人们有多种分析,有人说这是宝钗借此试探黛玉,有人说这是黛玉在大观园带头推行节俭……众说纷纭,不一而足。我认为,不管宝钗先此刻的想法是什么,反正黛玉是这一举动,正表明了她是实心实意地把宝钗当成了自己的亲姐姐,既然亲如一家,当然就不会嫌弃她的半杯残茶了。

由此看来,黛玉的在本质是多么单纯厚道、多么的实心眼儿。我想,黛玉就是属于那种慢热型的人吧,这样的人,与人初次交往时,显得小心谨慎,生怕被轻视和欺骗,不肯轻易对人交心,往往给人一种冷淡孤傲的印象。而一旦认定谁真心地对自己好,就会对谁掏心掏肺,加倍地对你好,加倍地在乎和珍惜你。

个人简介:陈琴,网名冷月无声,70后,甘肃会宁人,中学语文教师,江山文学网签约作者。散文《诗书是一剂良药》获2014年“大夏书系”读书节征文二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