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湘云:寄寓了曹雪芹一种新的理想

笔名:归途如虹

“是真名士自风流”是史湘云在第四十九回里说的一句话。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正在吃鹿肉。她说自己现在“大吃大嚼”,一会儿连句的时候就可以“锦心绣口”。果然,在即景连句的时候,史湘云表现突出,才思敏捷。

“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出自《菜根谭》。《菜根谭》是明朝的一部儒家通俗读物,作者是洪应明。这部书融合了儒释道三家思想,以心学和禅学为核心,充满哲思又有趣味。而《红楼梦》里的史湘云则很好地体现了《菜根谭》中“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的内涵。她为葵官取的名字就是“韦大英”。

在明朝,产生了阳明心学。阳明心学的产生可以说是一次思想启蒙。它挑战了在明代成为官方思想正统的程朱理学。主张“致良知”,“心外无物,心外无理”。对程朱理学压抑人性的弊端是一种修正。阳明心学的诞生标志着中国的思想朝着个性解放,实事求是,甚至是平等自由的方向迈出了关键一步。阳明心学对中国古典文学产生了很大影响。《西游记》等小说就受到过阳明心学的影响。而集中华文化之大成的《红楼梦》也自然免不了受心学的影响。而史湘云身上的名士风流则是心学的一种体现

名士风流从魏晋时期就已经产生了。在混乱不堪的魏晋时代,名士们放浪形骸,寄情山水。以嵇康为代表的竹林七贤提出了“越名教而任自然”的主张。这样的主张超越了儒家的束缚,张扬了人的个性,显得潇洒,洒脱。而史湘云身上则很好地体现了这种名士风流。

史湘云是出生于金陵四大家族之一的史家。她从小父母双亡,寄养在叔叔婶婶家。不过,她“幸生来英豪阔大宽宏量”,性格乐观爽朗。“襁褓间父母叹双亡”的童年阴影并没有让她变得性格阴郁。她爱说,爱笑。性格活泼。而且颇有个性。她喜欢穿男装,曾经偷穿贾宝玉的衣服,被贾母误认为是贾宝玉。第四十九回里,众人都笑话她“只爱打扮成个小子的样儿,原比他打扮女儿更俏丽了些”。

爱穿男装的行为体现出的是史湘云洒脱不羁的心性以及她“速变男儿”的微妙心理。在男尊女卑的封建时代,不少文学作品当中的女性,都曾经女扮男装,以实现一些女儿做不到的事。史湘云嫉恶如仇,曾经因为邢岫烟被欺负而想要替她打抱不平,却被薛宝钗劝阻,林黛玉也对此冷笑:“你要是个男人,出去打个抱不平。你又充什么荆轲聂政,真真好笑。”林黛玉的话在当时是非常切合实际的。

可见,史湘云之所以爱穿男装和她身上的正义感是分不开的。可以说史湘云身上有一种不逊须眉的磊落气概。她也曾经嘱咐薛宝琴要当心赵姨娘等人,可见她的心中黑白分明,没有丝毫苟且。她的这种作为也是心学当中“致良知”的体现。

诗酒风流是名士风度的另一个体现。史湘云爱诗是显而易见的。大观园成立诗社之后,她显得很兴奋。甚至说自己“扫地焚香”也要入社。进入诗社之后,史湘云的表现很亮眼。她写的两首《咏白海棠》清新自然,她写的《对菊》,《供菊》和《菊梦》明丽,流畅。其中“圃冷斜阳忆旧游”一句被林黛玉评为最佳,赞为“背面敷粉”。在咏雪的时候,她更是如抢命一般积极。因为和香菱讨论诗歌,她还被薛宝钗打趣为“疯湘云的话多”。

爱酒也是史湘云的性格特点之一。贾宝玉过生日的时候,唯一喝醉了醉卧在芍药丛当中的就是史湘云了。湘云醉卧可以说是“无心插柳柳成荫”的行为艺术,浑然天成至极。史湘云并非刻意醉卧在青石板上,也不是有心醉卧在花丛中,而是喝醉了,很随意地就躺在了那里。在她醉卧的那一刻,人与自然达到了和谐,天人合一的美好让人沉醉。湘云醉卧非常能体现史湘云率性而为,放任自然的性格特点,和魏晋名士的潇洒风度如出一辙。

史湘云的率真甚至到了一种有点口无遮拦的地步。薛宝钗过生日的时候,大家都看出来林黛玉有点像一个小戏子,但是除了史湘云之外,没有一个人说出口。不喜史湘云的人抓住这一点认为她是针对林黛玉。其实,史湘云和林黛玉之间没有丝毫矛盾。史湘云这样说,只是因为她为人真诚,毫无伪饰,心无挂碍。这一点也和心学的宗旨不谋而合。

史湘云性格旷达,随遇而安。她从小失去父母,叔叔家为了节省费用还经常让她做针线活做到三更半夜。对此,她的态度更多的不是抱怨,而是坦然接受。在这种情况下,她也愿意帮助袭人做针线活,可见其热心肠。她曾经劝慰林黛玉,让她心宽。就是“抽身一步天地宽”的人生准则造就了史湘云乐观开朗的性格。

我相信,在家族败落之后,史湘云在凄风苦雨之中也依旧可以保持不屈的风骨。因为史湘云的生命力是顽强的,她能够做到“也宜墙角也宜盆”。如果说“寒塘渡鹤影”是史湘云命运的谶语的话。那么,帮助史湘云度尽劫波的,就是她的昂扬和那宽广的胸襟。

和史湘云息息相关的有两个意象,一个是云,一个是鹤。

史湘云的名字里就有云,她的判词当中有“湘江水逝楚云飞”,她的曲子里有“云散高唐”。当然,判词和曲子主要是暗示史湘云的命运。用的是宋玉《高唐赋》与《神女赋》当中的典故。

不过,说到云,也容易联想到“云无心以出岫”,“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这些名句。而史湘云身上也体现出一种随缘自适的精神。靠着这种精神的支撑,史湘云没有因为童年的不幸而失意,成长为一个爽直,热情的姑娘。

史湘云的一言一行,自然而然,一派天真,具有“上善若水任方圆”的气质和“知行合一”的精气神。关键在于,史湘云从来没有标榜过自己的行为,也没有阐述过任何思想。她似乎是顺应着自己的天性,在合乎规矩的前提下做到了不矫揉造作,不惺惺作态,给人以清新活泼,达观乐天的印象。她说“假清高”的人最可厌,在她身上看不出丝毫的假清高。

鹤和史湘云的关系也很密切。史湘云和林黛玉对诗的时候,说出了“寒塘渡鹤影”这样巧妙,自然的佳句。这样的诗句在凄清当中也有几分灵动,打动人心。而她在咏雪的时候也说过“石楼闲睡鹤”。而曹雪芹也是用“鹤势螂形”来形容她的身材的。

鹤在中华文化当中是一种带有仙气的鸟,仙人骑鹤,梅妻鹤子都有一种超脱于人世外的一种清高和逍遥。史湘云就是这样,她虽然是一个贵族千金,却没有被封建礼法完全束缚住,她身上的真性情并没有因为封建礼法的压抑而完全泯灭。因此,她可以把自己的身子往雪上扑,可以偷偷地和贾宝玉一起吃鹿肉,可以笑到让椅子都倒了。

史湘云是一个非常懂得珍惜的人。她的诗作里就有“相对原宜惜寸阴”,“珍重暗香休踏碎”,“且住,且住!莫使春光别去”这样的句子。她深知即使身在富贵之家,也有许多不遂心的事。但是她并没有因此嗟叹,反倒是热爱生活。她积极参与大观园里的活动,尤其是在诗社活动当中更是表现突出。螃蟹宴,是她在薛宝钗的帮助下操办的。在螃蟹宴上,她落落大方,就连平时被人遗忘的赵姨娘和周姨娘也愿意邀请。

因为喜欢和姐妹们在一起,所以她离开大观园的时候是眼含热泪,依依不舍的,甚至和贾宝玉悄悄说提醒贾母接她回来。她不喜欢繁复艰深的射覆,喜欢简单爽利的拇站。这些,都说明她的温厚,她的亲切,她对人生发自内心的热爱。

不过,这并不说明史湘云是一个没有原则,没有锋芒的人。在是非面前,史湘云是不糊涂的。她很清楚赵姨娘和那些老婆子的坏心肠,对此,也会义正词严地去批评。在是非面前,史湘云毫不掩饰自己的态度。不过,她的这种锋芒是一种温润的锋芒,她并没有得理不饶人,所以显得丝毫不刻薄。

史湘云曾经和丫环翠缕一起论阴阳。她是这样说的,“天地间都赋阴阳二气所生,或正或邪,或奇或怪,千变万化,都是阴阳顺逆”。从回目“因麒麟伏白首双星”来看,这段论阴阳和史湘云的姻缘有关。不过,单独看这一段话,体现出的是一种发展的,联系的,辩证的哲学观。这是史湘云唯一的一次发表议论。

正是因为史湘云早已经认识到了人生的无常,所以她能够以一种乐天知命的心态面对人生的起落。史湘云的这种乐观不是一种盲目的乐观,而是一种清醒的乐观。史湘云其实年龄很小,但是父母双亡,寄人篱下的生活和家庭的教养让她具备了一种超越其年龄的成熟。

最后,我以曾杨华的一段话来结束我的这篇文章。“在史湘云身上,则集中而突出地表现了作者所追求的一种自然,纯真,善美的个性。史湘云的这种个性在形式上虽然和过去的一些风流名士不无相通之处,但就其性质来说,仍是表现了曹雪芹一种新的理想”。可以说,史湘云在《红楼梦》里虽然出场不算太多,但是却如一场春雨,润泽心田。

期待您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