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湘云最后嫁给了谁?曹雪芹借用这两个字,作出了最为明确的暗示

作者:陌游常乐

湘云是贾母的内侄孙女,也就是宝玉的表妹。因为年纪相近,又是青梅竹马,宝玉和湘云非常投契。如果黛玉和宝钗没有出现,那么湘云就极有可能成为宝玉的妻子。这样看来湘云就是除了男女主角之外最重要的一个人物。因此,曹公非常地看重湘云。虽然她在襁褓之中就没有了父母,但是曹公却给她一个乐观、爽朗的性格,让她不论身处任何环境都可以坚韧、快乐的生活。

曹公这样喜欢湘云断然不会轻视她的婚事。湘云也是十二钗中第一个议亲的,只是作者对她未来夫婿的名字没有明示。脂砚斋曾批注是卫若兰,可是卫若兰在前八十回里只出现了一个名字,既没有家庭的描述也没有对个人的只言片语,曹公如何会把湘云嫁给这样一个无名之辈。读者们反而是在宝玉的好友冯紫英身上找到了很多和湘云契合点的影子,让人觉得湘云嫁给冯紫英的可能性比卫若兰大得多。

第一冯紫英的酒令和湘云的判词,均暗示二人姻缘早定

湘云的判词:好一似,霁月光风耀玉堂。厮配得才貌仙郎,博得个地久天长,准折得幼年时坎坷形状。终久是云散高唐,水涸湘江:这是尘寰中消长数应当,何必枉悲伤?

从前两句可以知道湘云嫁了一个英俊儿郎,而且夫妻恩爱。如果他们可以地久天长的在一起,那么湘云幼年时所受的苦难都可以弥补了。

而冯紫英的确是一个少年英侠。他是神武将军之子,因为家学渊源他较之宝玉,多一分英武,较之薛蟠,少一分狼伉,卓然一个大好男儿,这是其他纨绔子弟都无法比拟的。这样的好儿郎也才可以与湘云相配。

后半句比较悲伤:幸福总是短暂的,没有过多久,湘云的丈夫去世了,湘云早早就守寡了。湘云是薄命司上的女子,这早就是注定好了的,湘云的一生注定悲伤。

且看冯紫英酒令:“女儿悲,儿夫染病在垂危。女儿愁,大风吹倒梳妆楼。女儿喜,头胎养了双生子。女儿乐,私向花园掏蟋蟀。”

第一句“女儿悲,儿夫染病在垂危”,正好契合湘云判词里其丈夫早逝的悲剧命运。最后一句“女儿乐,私向花园掏蟋蟀”则又正好暗示了湘云的个性。对照红楼梦中所有的女孩,只有史湘云才会像男孩子一般去“私向花园掏蟋蟀”。

而且,当时宝玉、薛蟠等人所说的酒令,都是对他们自己未来伴侣的一种暗示,宝玉对应黛玉宝钗,蒋玉涵对应袭人,薛蟠对应夏金桂,那么冯紫英对应史湘云也就不是一种咬文嚼字了。

除此之外,湘云和冯紫英还有另外两个小小的巧合。大家说酒令,冯紫英之后就是妓女云儿,云儿是冯紫英请来为众人弹唱助兴的。史家落败,湘云后来的结局就是沦落烟花柳巷做了船妓,湘云也曾经被叫做“云儿”。两个“云儿”,这是不是就十分明显的暗示冯紫英和湘云之间的缘分了呢?

第二个小巧合。在第二十九回里,冯紫英说完了酒令,第三十一回里就提示有人到史家去相看湘云,湘云已经在议亲了。此后直到到八十回为止都没有再提及湘云的婚事,那么想必在三十一回里已经做定了湘云的婚事,那么有可能的人也只有冯紫英了。

第二,相似的性格,天作之合的佳偶

冯紫英的性格和湘云也非常的相似,人们常说两个相似的人会被相互吸引,那么一样的率直、勇敢和爽朗的他们为何不会是彼此的佳偶呢?

冯紫英的第一次出场,赴薛蟠的生日宴,他一路说笑着就来了,可见他的开朗和有趣。湘云也是有名的话口袋子和开心果,只要有她的地方就有欢声笑话。

且看冯紫英出场:

薛蟠见他面上有些青伤,便笑道:“这脸上又和谁挥拳的?挂了幌子了。”冯紫英笑道:“从那一遭把仇都尉的儿子打伤了,我就记了再不怄气,如何又挥拳?这个脸上,是前日打围,在铁网山教兔鹘捎一翅膀。”

一出场就挂彩,而且还是打了仇都尉的儿子,冯紫英的率直和勇敢跃然纸上。仇都尉的儿子想必是高官之子,可冯紫英不顾后果就揍了人家一顿,少不了回家挨训,可见他可不是那种忍气吞声的人,该出手时就出手。

而这和湘云听到邢岫烟被迎春屋里的下人们欺负,想要为其打抱不平的时的样子,是多么地相似。

冯紫英拒绝大家的邀请,要赶回家去使用的方法,和湘云想要加入诗社用的方法如出一辙。

冯紫英笑道:“这又奇了。你我这些年,那回儿有这个道理的?果然不能遵命。若必定叫我领,拿大杯来,我领两杯就是了。”众人听说,只得罢了,薛蟠执壶,宝玉把盏,斟了两大海。那冯紫英站着,一气而尽。

史湘云道:“你们忘了请我,我还要罚你们呢。就拿韵来,我虽不能,只得勉强出丑。容我入社,扫地焚香我也情愿。”众人见他这般有趣,越发喜欢,都埋怨昨日怎么忘了他,遂忙告诉他韵。史湘云先笑说道:“我却依韵和了两首,好歹我却不知,不过应命而已。”

一样的故作委屈让大家暂且放过,还要让大家觉得委屈了他,接着也会很豪爽的完成大家交付的任务,冯紫英这样既可以走的放心也会让大家觉得扫兴,湘云也可以得到大家的赞赏愉快的加入诗社。

除了会运用同样的方式逃脱大家的惩罚之外,湘云喝酒时的豪迈也和冯紫英很像。宝玉生日的时候,湘云一高兴就在芍药圃喝醉睡着了,在芦雪庵和宝玉一起带着众人烤鹿肉、喝酒、作诗,还自诩“真名士自风流”,这样可爱有趣的姑娘,恐怕也只有冯紫英这样不拘小节、爽朗的男孩子可以招架得住了。

冯紫英有着军人世家的气魄,可又不是迎春夫婿孙绍组那般粗俗,从冯紫英所做酒令也可以知道他的诗词水平不低于宝玉,不说超过至少不相上下。湘云除了在姊妹们面前会不顾形象的玩耍,平日里的她还是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模样、性格、女红不消说,诗词更是不在话下,这样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姑娘也不会辱没了冯紫英。可以说二人简直天作之合。

第三,冯家和贾家匪浅的关系,极有联姻的可能

冯家和贾家的关系非常好,秦可卿出殡的时候,冯家派人前来参加。贾家只是很平常的到太虚观打醮,冯家知道消息之后第一个就送来了祭品。冯紫英和宝玉又是好友,时常都会聚在一起玩耍,可见大家的关系不错。

古代男孩子和女孩子的婚姻依旧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没有可以追求自由恋爱之说。既然两家关系交好,而且又都有而成家的男孩子和女孩子那么两家联姻也是极有可能的。湘云虽然在史家长大,可是贾母的建议对于史家也是很有参考价值的,湘云嫁给冯紫英的可能性就很大。

如此一来,脂砚斋说史湘云的才貌仙郎是卫若兰,实则是乱点鸳鸯谱,冯紫英跟史湘云才是天作之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