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女子傻晴雯:忘我的爱,必然以痛苦而告终

作者:草木女孩

初读《红楼梦》,正值豆蔻年华,只觉书中人物繁多、文字晦涩,但读起来又十分畅通,有种难以言说的奇妙感受。如今将入花信之年,依然放不下这本书,更忘不了这些人。书中的女孩子,或绝尘似仙姝,或纤巧若精灵,让人恨不得倾注所有的喜欢。世间万物皆有主次之分,世人总是先关注主角,后关注次要角色,读《红楼梦》亦是这样。第一次读《红楼梦》,目光所到之处,仅是宝黛钗等主角而已,或哭或笑,所有的情感只为这几人流露。后来,读的次数多了,一次比一次看得精细,注意力开始为每个小角色停留,才发现每个人物都有厚度,形象亦是颇为丰满。大概是一直喜欢黛玉的缘故,所以晴雯很容易就闯入了笔者的视线,悲其身份,哀其命运,很是为之痴了一段时间。

在大观园中,许多女儿皆倾心于宝玉,黛玉想从宝玉那里收获爱情,宝钗希望做宝玉明媒正娶的妻子,袭人想要争得一个姨娘的身份。论起爱情,世人皆为宝黛凄美的爱情悲痛叹惋,笔者屡屡想起亦是落下泪来。宝黛的爱情虽然没有好的结局,但也是可以用"凄美"二字来形容,毕竟也有过不少美好的回忆。有一次,宝玉怕黛玉睡出病来,所以讲"耗子精"的故事来哄黛玉开心。一个用心编故事,一个掩帕而笑,这样的画面在书中有很多,情切切,意绵绵,美好而又幸福。比起黛玉,晴雯要卑微得多。黛玉虽失了双亲,却还有着高贵的小姐身份,而晴雯一旦离了贾府,就变成"一盆刚抽出嫩箭的兰花被弃置于猪圈之中"。不说黛玉,如果晴雯能有袭人那样的家庭,亦是极好的。袭人有一个虽不奢华但也温馨的家,还有爱她的父母与哥哥,若被撵的是袭人,袭人也能过上简单平淡的生活,至少可以好好活下去,说不定还能生活得非常不错。黛玉已经收获了自己想要的爱情,袭人在不久的将来也会如愿成为姨娘,反观晴雯,她真真的是一无所有。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身份低微的晴雯,对待爱情却最为无私,只是爱他,仅此而已。

在晴雯心中,宝玉是自己的主子,更是朋友和玩伴。她和袭人一样,都是从贾母房里过来的大丫头,宝玉待她们自与别个不同,而她们待宝玉也是尽心尽力。书中多次提到,袭人与宝玉关系非常亲密,而且因其性格温和,做事细心,所以深得王夫人的喜爱,她的姨娘身份势在必得。和袭人相比,晴雯对宝玉也是一片真心,找不出一丝错处,但晴雯求什么呢?晴雯从始至终没有想过名分、权利等,她只是想一心一意地对宝玉好,至于回报与结果,根本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事实上,只要晴雯能稍微用点心思,再加上宝玉对她的喜欢,如果想争取一些东西,是不困难的,甚至可以说很容易。但是她没有,她也不会那样做,她就是这么抓尖要强,不愿俗不可耐,更不愿为外在名分而献媚奉承,让人又是怜爱又是心疼。

《红楼梦》中有很多美好的画面,比如黛玉葬花、湘云醉卧、惜春作画、龄官画蔷等,每一幅都让人难以忘却。对于晴雯,大多数读者应该都记得"晴雯撕扇"这个画面,撕扇作千金一笑,把晴雯俏皮、率真、洒脱的性格展现得淋漓尽致。另一个画面便是"勇晴雯病补雀金裘",这一事件不仅说明了晴雯的勇敢无畏,还表现出她对宝玉毫无保留的爱。晴雯补裘的时候还生着病,头晕眼黑,气喘神虚,既冒着生命危险,又面临着补不好衣服的威胁,但是她都没有退缩,而是勇往直前。虽说晴雯做的这些都是丫头的本分工作,但有几个丫头能豁出性命来为主子做这些事情,而且做不好随时会有生命危险,这应该不仅仅是"本分"二字那么简单,而是源于对宝玉的用心。正是因为宝玉的这份心意,她才会不顾一切地去为宝玉做任何事,包括为他拼命。其实,晴雯为宝玉做完这件事之后,宝玉对她自然是感激又感动,她在宝玉心中的地位会更加难以撼动。设想,如果这时晴雯为自己争取一下,怎么可能不成功呢?

道是"晴为黛影,袭为钗副",晴雯和黛玉一样,知他,懂他,爱他。在《红楼梦》第七十三回中,赵姨娘的丫鬟小鹊带来一条消息,说是自家主子在贾政面前告了宝玉黑状,让宝玉小心贾政第二天问话。书中写道:"宝玉听了,便如孙大圣听见了紧箍咒一般,登时四肢五内一齐皆不自在起来",宝玉见了贾政就像老鼠见了猫一般,听到这个消息自然焦躁难耐,只得连夜温书。后来丫鬟金星来报,说是有人从墙上跳下来了,晴雯听到心生一计,就说宝玉被这件事唬着了,如此这般装病,宝玉便不用再去应对贾政。晴雯和黛玉一样,知道宝玉不喜欢读四书五经,在宝钗和袭人都劝宝玉读"正经书"的时候,她和黛玉都没有劝他入仕。这一切,皆是因为懂得。晴雯对宝玉的爱,是毫无保留的付出,而她自己却浑然不觉,她无声的守护着这份单出的爱,没有目的,不惹世俗,更不会想着会给自己带来什么不好的后果,只是爱他,仅此而已。

书中多次提到晴雯的性格,说她"生的模样儿比别人标致些,又生了一张巧嘴,天天打扮的像个西施样子,在人跟前能说惯道,抓尖要强。一句话不投机,她就立起两只眼睛来骂人,妖妖调调。"这种性格在当时的社会是不讨喜的,更不为贾府这样的封建大家庭所容。所以,看起来大大咧咧、盛气凌人的晴雯其实是很危险的。她的性格很可能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坏事,会得罪很多人,会被他人污蔑构陷,最中她被毁谤致死,与她的性格是脱不开干系的。另外,她虽然总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姿态,其实内心也是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因为她无处可去,无人依靠。在偌大的贾府中,宝玉是她唯一信任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不知晴雯是否考虑过自己的将来,是否考虑过为这段情寻觅一个归宿。司汤达在墓志铭上留下一句话:活过,爱过,写过,晴雯亦是如此吗?

有时候,真希望晴雯能拿出一点爱给自己,学会自保也是极好的。毕竟,"寿夭多因毁谤生"的结局,于她而言,太过残忍。环堵萧然,没有亲人的温暖;茕茕孑立,自然亦是立不起来的。到最后,她只能拖着病入膏肓的身子,一遍一遍地叫着宝玉的名字,直到仙逝……道是"多情公子空牵念",可纵然有那千余字的《芙蓉女儿诔》,又如何了?所谓忘我的爱,必然以痛苦而告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