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黛玉:一颗精致、有趣又高贵的灵魂

文/朱益伟

都说美好的皮囊随处可见,有趣的灵魂却万里挑一。《红楼梦》里的林黛玉,则兼具稀世俊美的容貌和蕙质兰心。曹雪芹用他的生花妙笔赋予了林黛玉独具特色的性情。他笔下的林黛玉,形象是如此的立体,如此的有血有肉,让人印象深刻。

本文将从三个方面来分析一下林黛玉的性格。

第一,林黛玉的生活是富有雅趣的。

要说古代的大家千金有高雅的生活品味是非常正常的,尤其是像林黛玉这样出身于书香门第的闺秀。难得的是,林黛玉在身体羸弱,寄人篱下的情况下仍然将自己的生活经营得富有诗情画意。

林黛玉的某些举止可以称得上是行为艺术了。最典型的就是葬花了。葬花是林黛玉的一种习惯。葬花,是林黛玉细心设计的,有花冢,有花锄,有林黛玉精心缝制的花囊,还有林黛玉的泣血之作《葬花吟》。看得出来,林黛玉是真的用心在怜惜落花。因为不忍看到春花凋零,所以林黛玉愿意给它们一个干干净净的归宿。葬花看似只是顾影自怜,却也是悲天悯人。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又何尝是林黛玉一个人的心声?“愿奴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是多么浪漫,多么天真的心愿。“天尽头,何处有香丘?”不仅是对理想境界的追寻,也是对时代的叩问。而“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更是林黛玉的精神誓言。

可以说,对红颜薄命的感伤,对自身美好品质的珍惜是林黛玉精神世界里非常重要的部分。她通过葬花这样一种唯美的行为艺术将这种精神表达出来,就显得非常具有感染力了。

因此,黛玉葬花可以感动贾宝玉,也可以感动千千万万的读者。因为我们从中看到了林黛玉不俗的灵魂。

林黛玉自身的雅趣不仅是她本人生活的点缀,也可以感染和引导身边的人,甚至是动物。

在潇湘馆里,有一个空间可以专门让燕子筑巢,生活。燕子也可以享受优雅的生活的环境。林黛玉养的鹦鹉也可以学着林黛玉的口吻念出《葬花吟》,林黛玉觉得有趣,也就教鹦鹉念诗。

在林黛玉看来,众生平等,花鸟和人一样,应该被怜惜,被尊重。于是,人与自然在潇湘馆里达到了和谐,民胞物与的精神在林黛玉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

香菱渴望学诗,林黛玉悉心教导,诲人不倦。在她的鼓励和引导之下,香菱由不会写诗进步到可以写出立意不俗的佳作了。

谁说林黛玉只有孤僻,刻薄的一面?她是如此具有爱心,具有情怀的一个女子。她对人,对万物都是有体贴之情的。就连贾宝玉眼中可恨的破荷叶,林黛玉都是欣赏的。因为她对“留得残荷听雨声”情有独钟。残荷又如何?照样具有美感。林黛玉的审美品位是与众不同的。

第二,林黛玉是幽默的。

不喜林黛玉的人,都说林黛玉尖酸刻薄,目无下尘。的确,林黛玉很爱打趣别人,甚至有时候是在挖苦,贬低别人。但是仔细想想,这一点,真的让人如此讨厌吗?我们来看几个例子。

探春给自己取别号为“蕉下客”,林黛玉立刻想到了“焦叶覆鹿”的典故,于是对探春开起了玩笑。但是,探春真的生气了吗?探春没有。林黛玉的这种打趣体现出的不仅是林黛玉的灵气,她的机智幽默。也可以体现出她和探春之间关系是融洽的,她们之间是可以互相开玩笑的。

还有一次,林黛玉看到贾宝玉看着薛宝钗白腻的酥臂发呆,就戏称贾宝玉是一只“呆雁”,这是多么有意思的吃醋啊。看到这里,你会觉得林黛玉心胸狭隘,拈酸吃醋,还是会会心一笑,觉得林黛玉很可爱呢?

端午节的时候,贾宝玉和晴雯闹得不愉快。这时候,林黛玉进来了。她笑称,“大节下怎么好好儿地哭起来了?难道是为争粽子吃争恼了不成?”结果,林黛玉把贾宝玉和袭人都逗乐了。

可以说,幽默的言谈是生活当中非常好的一种调剂,会让枯燥乏味的贵族生活充满笑声。

《红楼梦》里幽默的人不仅是林黛玉,王熙凤、刘姥姥都是幽默的。不过,王熙凤的幽默显得油腔滑调,刘姥姥的幽默显得有点滑稽可笑。而林黛玉的幽默,看似淡淡的,却让人回味无穷。正如她打趣惜春画画时说的那句,“又要照着这个慢慢的画”,在薛宝钗看来,就是那样有滋味。

生活当中,不乏幽默的人。这本来也没什么稀奇的。但是林黛玉可是一个父母双亡,又长期需要吃药的人。她对贾宝玉的爱又难以言表,她的终身大事又显得那样的迷茫。她心里的苦又有谁懂呢?可是,就算如此,林黛玉的言谈还是如此有趣。她是热爱生活的,是自强不息的。因此,她可以笑谈生活当中的琐事,可以给大家带去欢笑。

第三,林黛玉是一个有风骨,有智慧的人。

她虽然生活在一个钟鸣鼎食之家,却对权贵有一种轻蔑。贾宝玉将北静王送给他的礼物转送给林黛玉,林黛玉不屑一顾。甚至说这是臭男人拿过的,不要。

北静王身份高贵,他送的礼物也自然价值不菲。但是在林黛玉看来,这没什么了不起的,不如那几张半新不旧的手帕让人感动。

贾宝玉要把贾元春颁赐的端午节节礼拿给她分,她依旧拒绝了。就算在贾元春面前,她也没有丝毫的低眉顺眼,巴结讨好。

元春让大家作诗,她想的不是如何借诗歌对元春歌功颂德,而是想要大展其才。她珍视的是自身的价值,在贾元春面前,她是如此的自信。

林黛玉是很有自己的主见的。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唯唯诺诺的人,即使是在贾宝玉面前也一样。在男尊女卑的年代,林黛玉在男权世界里,保持了作为一个女性独立的人格。

最好的一个例子就是她看到贾宝玉写的“你证我证,心证意证。是无有证,斯可云证。无可云证,是立足境”,她并没有像某些女孩子一样,去夸耀贾宝玉多有悟性啊。而是说贾宝玉写的偈子还未尽善,她续的“无立足境,是方干净”,显得更加彻悟。

林黛玉续的内容和老庄思想当中的“无为而无不为”,“无所持”的思想有异曲同工之妙。她看到贾宝玉续的《庄子》,却认为他是“不悔自己无见识,却将丑语怪他人!”林黛玉的爱情,不是靠顺从迎来的,她是靠自身的才情征服的贾宝玉。

林黛玉的思想是通透的,是自由的。她从来没有想过依附任何势力,任何人。所以,林黛玉是那样地富有真性情。

在《红楼梦》里,看不到林黛玉花费任何心思去为自己争取任何人的支持。就算是自己的婚姻大事,她也没有做任何事去争取什么。贾母宠爱她,她却并不恃宠而骄。她觉得自己寄人篱下,因此她不愿意索取什么。

别人的闲言碎语对于敏感的林黛玉来说是刺耳的,因为她不愿意仰人鼻息。林黛玉自己也愿意为这个家族出力。她甚至具有贾府里那些沉醉于纸醉金迷生活的须眉男子们不具备的忧患意识,可以看出贾府有“后手不接”的经济危机。可以说,林黛玉的见识和眼光远胜于书中的男子。就连脂粉英雄王熙凤都认为林黛玉是不错的。

林黛玉,人如其名。她就是一块美玉。在贾府这样复杂的环境中,她保持了自身的冰清玉洁。她的灵魂是精致,有趣而高贵的。

一个人的美应该是由内而外,自然散发出来的。林黛玉的美,就是这样的。因此,她可以赢得众多读者的交口称赞。因为我们在她身上,看到了一个女子独有的风采。

期待您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