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模样——林黛玉的小性儿

史湘云当着贾宝玉的面儿就指责林黛玉小性儿,行动爱恼,会辖治人。丫鬟袭人当众夸宝钗心地宽大的时候,还拿黛玉作对比,说那林姑娘见你赌气不理他,你得赔多少不是。大家都知道黛玉敏感细致,小心眼儿,动辄生气。

黛玉的确如此,可他只有在贾宝玉面前,并且是在不明白彼此之心的时候才如此。曹公正面第一次描写黛玉的小心眼儿是在薛宝钗住处。宝钗病了,黛玉去探视,刚一进门,看到宝玉也在,心里便有点儿醋意。毕竟是在宝钗的卧房里,宝钗穿着家常便衣,二人近距离地坐在一起,共同欣赏着是一对儿的金锁和宝玉。亲密、和谐、温暖的画面,心比比干多一窍的黛玉怎能感受不到宝钗此刻对宝玉的柔情?何况宝钗胸前明晃晃的金锁映照着冬日三个人的脸庞,金玉良缘的传说金灿灿地闪耀在光天化日之下,已经和宝玉同起同坐略无参商的颦儿,心中怎能不激起波澜?

一句“早知他来我就不来了”把黛玉此刻澎湃的心潮淋漓尽致地宣泄了。尽管后面黛玉解释的清楚,聪明的宝钗仍能闻到痴颦儿身上的酸味。

薛姨妈对贾宝玉超乎常规的热情,又搂又抱,美酒佳肴的招待,薛宝钗劝宝玉不喝冷酒的温暖,都缠绕在黛玉的身心,聪敏的黛玉怎能感觉不到情敌的强大?

对爱情的当仁不让,让黛玉变成了一个怒怼的小公鸡,抖擞羽毛,勇敢地冲上去。黛玉的聪慧敏锐让他无论是从语言上还是行动上,恰当的时机,或暗喻或直接或支持或柔情,都让宝玉感受到黛玉对他的在意,体会到黛玉的心里有他。

借雪雁按紫娟指示来送手炉,黛玉讥讽宝玉对宝钗的话言听计从。宝玉很快明白了黛玉的用意,知道自己听宝钗的话引起了黛玉的不快,体会到黛玉在乎他的一言一行,嘴上不说什么,却是心甜意洽,高兴地吃起酒来。二人不再给彼此添堵,而是配合默契,融融洽洽地在亲戚家玩。

宝玉酒意正酣,李嬷嬷一句“仔细老爷问你书”戳中了要害,顿时毫无兴致,快意全无。黛玉极力维护心上人的快乐,几句话说的李嬷嬷哑口无言,让宝玉又振作起来,重新找回了感觉,痛痛快快、无牵无挂、舒畅无比地和黛玉在薛家玩了一次。

黛玉的话,宝钗非常明白他的用意和内心,知道黛玉是懂宝玉之人并尊重支持宝玉。宝钗深知,黛玉聪慧多情,不是个简单的主儿,自己碰上了强大的对手。宝黛二人情深似海,撼山易撼动宝玉的心难,金玉良缘刚起步就路漫漫其修远兮。自甘下风的宝钗,只能另辟蹊径,走王夫人的路线。他深埋城府,藏愚守拙,于是装作和黛玉亲密的样子,拧着黛玉的脸说他让人恨也不是喜欢也不是。

薛姨妈和李嬷嬷的情商智商就差远了,压根儿看不到三人之间无形的对决,只能就事看事,就话听话,只当黛玉说话尖酸刻薄,爱使小性儿,而宝钗就温和大方、随分从时多了。

宝黛酒足饭饱心满意足便约着一块儿走,又在宝钗面前上演了一幕恩爱剧。宝玉嫌小丫头手笨,不会带斗笠,黛玉站炕沿上不动,柔声细语让宝玉过来,面对面给他带好整理好,还仔细端详了,再让宝玉披上斗篷。这一幕正是恋爱中的小女子或柔情的妻子对情人情意绵绵的照料,情人则心甜意洽地享受着关爱。不知宝钗在一边看了是何滋味?若是黛玉,他心里不是半含酸,肯定是浸了一缸醋在那里,毕竟绛珠仙子是为还神瑛侍者的灌溉之情而投胎凡间。

可仙子毕竟是仙子,他一旦明白侍者确为知己,对他事毫不计较,宽宏大量。黛玉听到宝玉说“林妹妹不会说这样的混账话。若是说了,我早和他生分了。”便感念万千,惊喜宝玉不顾一切,人前这样私心称赞自己。早把听到史湘云和袭人背后说他的坏话置之九霄云外,从不入心,又如何记恨,待二人一如既往。

《红楼梦》中,曹公用了大量篇章描绘宝黛这一对恋人儿试探、碰撞、和解、甜美的画面,讲述了一个柔肠百结、生死不渝的爱情故事,成为人类书写爱情故事的绝笔,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爱情的模样,就是在你的小性儿里有我。你小性儿耍得收放自如,甘之如饴的我,便深陷你的情网,无法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