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贾瑞之死

贾瑞是贾家学堂的授课先生贾代儒的孙子。能在贾府任教可见贾代儒的学识不凡,贾瑞是他的唯一的孙子,想必对他也是严加管教。可是,贾瑞一点都不学好。

他是个最图便宜没行止的人,每在学中以公报私,勒索子弟们请他,后又助着薛蟠图些银钱酒肉,一任薛蟠横行霸道,才引起书房里的一通大闹。

在宁府庆贾敬寿宴时碰上凤姐,又动了勾引之意。后来轻薄王熙凤不成,还给自己添了一身的病,最后一病不起就去世了。

对于他的死很多人都怪罪到王熙凤的头上,可是事实上贾瑞死与王熙凤并没有本质的关联,他是死于自己的情欲。以下三个原因,足可证明。

第一,王熙凤只是小惩大诫,并没有真心想要害死贾瑞

王熙凤贾琏的妻子,是贾瑞名义上的嫂子,他对王熙凤心有爱慕可以理解,毕竟王熙凤生的貌美如花,可论情论理他都不该打王熙凤的主意。他在宁府见到王熙凤之后就色心渐起,还常常到贾家求见王熙凤,后来见到对王熙凤后说话愈加无理放肆,一点都不顾及王熙凤的脸面和身份,王熙凤想要教训他也在情理之中。

只见:贾瑞听了这话,越发撞在心坎儿上,由不得又往前凑了一凑,觑着眼看凤姐带的荷包,然后又问带着什么戒指。凤姐悄悄道:“放尊重着,别叫丫头们看了笑话。”贾瑞如听纶音佛语一般,忙往后退。凤姐笑道:“你该走了。”贾瑞说:“我再坐一坐儿。----好狠心的嫂子。”

贾瑞对王熙凤所说的话和所做的事,实在不是一个正经人所为,他和流氓没有什么两样。

王熙凤对贾瑞的轻薄没有极力的阻止和责骂,这是王熙凤的不对,可她对人一贯是这样的态度——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起笑先闻。要怪只能怪贾瑞却不知收敛,一而再,再而三的轻薄王熙凤,王熙凤如何会不想着收拾他。

平儿禁不住问起此事,凤姐便向平儿说出原委,平儿脱口而出说道:“癞蛤蟆想天鹅肉吃,没人伦的混帐东西,起这个念头,叫他不得好死!”凤姐儿道:“等他来了,我自有道理。”

平儿听了王熙凤所说的话都觉得贾瑞是混账,必须的要收拾她,何况是当事人王熙凤。

王熙凤是为难过贾瑞两次,一次让贾瑞在巷子里吹了一夜的冷风,要是贾瑞知难而退不再痴心妄想,那么他也不会第二次上王熙凤的当,第二次王熙凤让贾蓉和贾蔷一同好好教训了贾瑞,让贾瑞彻底不敢再对王熙凤想入非非。王熙凤的计谋毫无技术含量,可是贾瑞却偏偏上钩,这就是他色迷心窍,自找的。

贾瑞生病也并不但是因为王熙凤的戏弄,而是因为这两个原因:

其一,贾瑞一夜未归贾代儒生气才罚他跪在地上念书,贾瑞直冻了一夜,今又遭了苦打,且饿着肚子,跪着在风地里读文章,其苦万状;

其二,贾蓉两个又常常的来索银子,他又怕祖父知道,正是相思尚且难禁,更又添了债务,日间工课又紧,他二十来岁人,尚未娶亲,迩来想着凤姐,未免有那指头告了消乏等事,更兼两回冻恼奔波,因此三五下里夹攻,不觉就得了一病。

贾瑞生病都来自于这两个原因。对于第一个原因就是贾瑞被打了一顿又冻了一夜添了病根,第二原因里贾蓉对贾瑞的勒索是辅因,贾瑞陷入自己的相思病才是主因。

贾瑞明明已经知道王熙凤对他根本没有情谊,所有的事情都是在耍他,可是贾瑞就是灭不了心魔,他知道自己不该接近王熙凤也不敢再去找她,可是就是不由自主的爱着她,还相思成疾,这除了怪贾瑞自己,怎么能顾怪罪王熙凤呢?

第二,贾瑞的病本来可以有救,可是他自己沉迷于风月宝鉴害死了自己

贾瑞对于自己的病也想要赶快治好,寻到一个“独参汤”的药方,王熙凤虽然因为旧恨没有把人参给贾瑞,但是贾瑞吃了许多的名贵的药也并不见效,而且贾家能给一次并不能够次次都给,所以王熙凤给不给人参都不会影响他的病情。

同时,贾瑞的病也并非药石无医,因为后来出现了一个专门治疗冤业之症的跛足道人,他给了一个药方,只要贾瑞遵医嘱便可痊愈。

只见:跛足道人从褡裢中取出一面镜子来----两面皆可照人,镜把上面錾着“风月宝鉴”四字----递与贾瑞道:“这物出自太虚幻境空灵殿上,警幻仙子所制,专治邪思妄动之症,有济世保生之功。所以带他到世上,单与那些聪明杰俊,风雅王孙等看照。千万不可照正面,只照他的背面,要紧,要紧!

此镜分两面,一面是骷髅骨,另一面是王熙凤的幻象,只要贾瑞不看王熙凤幻象,只看骷髅骨,那么贾瑞的病就会不药而愈,可是他就是沉浸在自己的情欲之中无法自拔,甚至临到死都还想着要把镜子带走,想要看着王熙凤。

明明可以治病救命,可是贾瑞却自己断了活路。贾瑞的病因王熙凤而起,可见他最后还是自己害了自己,这和王熙凤没有任何大的关联。

第三,贾瑞因情而困,因情而亡,也是红尘中的一个可怜人

其实想一想贾瑞也是挺可怜的一个人,他是因情而死的,如果在宁府时他没有主动搭讪王熙凤,也没有自以为有了一点点希望就不不顾一切的靠近王熙凤,那么他是不是就不会沦落到死亡的下场,也许还是做的小混混,不成器也不懂事,平平凡凡的过一生。

贾瑞对于王熙凤的痴恋,真的可以理解,因为年少冲动,每个人心中都有那么一个女神或者男神,他们是隐秘而美好的存在,不敢对外人说起,也不愿跟别人分享,可是心中却满满都是对她/他的喜欢,因为知道身份悬殊,所以根本没有开口的勇气,可当有一天可以无限接近她/他的时候,或许每个人都会想要不顾一切的放手一搏,也许若干年后不再会有当初的冲动,或者后悔当时所作所为,可是少年时代的孤勇却是难以捉摸的,贾瑞对王熙凤的追逐就是飞蛾扑火,最后受伤的只能是贾瑞自己。

对贾瑞的痴情与爱可以理解却不能够苟同,奋不顾身的爱过一次之后就该清醒过来,治好自己病过好的自己的生活。

心上人是永远可望不可及的存在,那么就将她默默掩埋在心底就好,因为这样她在自己的心中始终都是美好的存在,那么接下来就是挥剑斩情丝,让自己远离她,或者说让自己变好,好到有一天可以有足够的自信站在她身旁,而不是自暴自弃让自己成为她眼中的尘埃。

贾瑞陷于情,痴于爱,困于心,走不出对王熙凤的眷恋,他是秦可卿之外,第二个因情而死的人那么死在对她美好的幻想里也许他也是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