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儿鸳鸯救济刘姥姥:同样的深意,不同的内涵

四块包头,一包绒线,藏着平儿和鸳鸯的区别

◎文/黄鹂

刘姥姥二进荣国府满载而归。

贾母、王夫人、王熙凤赠给刘姥姥吃的、穿的、用的,外加银子荷包锞子等,贾宝玉也派人送来成窑盅子。另外,平儿和鸳鸯都有东西相赠。

平儿和鸳鸯,同为四大丫鬟,平儿比鸳鸯多送了四块包头,一包绒线。平儿鸳鸯的区别,恰恰藏在其中。

01平儿赠物体现出她对刘姥姥的同情和感同身受

刘姥姥临行前,平儿赠刘姥姥东西。作品有如下描述:

(平儿)又悄悄笑道:“这两件袄儿和两条裙子,还有四块包头、一包绒线,可是我送姥姥的。衣裳虽是旧的,我也没大很穿,你要嫌弃我就不敢说了。”

平儿除了送给刘姥姥自己穿过的袄儿和裙子,还送了包头和绒线。穿过的衣服多少带有扔了可惜旧物再利用的味道。四块包头和一包绒线,则是平儿经过仔细思量,翻箱倒柜,才找到的相赠之物。这些东西不算贵重,对刘姥姥却特别有用。村庄里生活,下地劳作,用的到包头。逢年过节,自己裁制衣服,绒线必不可缺。两样东西都是刘姥姥居家生活的必需品。平儿在荣府过着绫罗绸缎,山珍海味的生活,如果没有设身处地为刘姥姥考虑,怎会这样细致入微。

从刘姥姥一进荣国府,初见平儿,这位遍身绫罗,插金戴银的美丽姑娘就表现出少有的体贴和善。她打量刘姥姥两眼,主动问好让座。平儿追随凤姐多年,看人看事眼光毒辣。她当然能看透衣着寒酸的刘姥姥到底要干什么。她完全有资格像周瑞家的那样卖弄体面,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更有资格像王熙凤那样高贵矜持,不接茶不吱声,只管拨手炉内的灰。但平儿没有,她只是遵循待客之道,给予了刘姥姥应得的尊重。

送完东西,刘姥姥说我怪臊的,收了又不好,不收又辜负了姑娘的心。平儿立刻说,你放心收了吧,我还和你要东西呢,到年下,你只把你们晒的那个灰条菜干子,豇豆、扁豆、茄子、葫芦条儿各样干菜带些来,我们这里上上下下都爱吃。

刘姥姥觉得“收了不好”,因为无功不受禄,她并没为平儿做过什么,不好意思白收平儿的东西。平儿向刘姥姥要各样干菜,不只是投贾府上层所好,更让刘姥姥瞬间感受到了自身价值,变“接受施舍”为“等价交换”,间接提升了刘姥姥的地位,她好像不再是个一无所有的乡村老妪,而是被需要被重视,可以站在与贾府差不多的地位借助物品联络感情的一位平等的亲戚。

平儿对刘姥姥一直是谦逊平和又体贴和顺的。她送给刘姥姥的袄儿,裙子,包头和绒线,体现出这个姑娘对刘姥姥的同情理解和感同身受。

02鸳鸯赠物体现出她优越的身份和对刘姥姥态度的改变

作品写鸳鸯赠物,只有一句话。

鸳鸯道:“前儿我叫你洗澡,换的衣裳是我的,你不弃嫌,我还有几件,也送你吧。”

首先,鸳鸯赠物比较随意,体现出她优越的身份。刘姥姥初见贾母,深得欢心。鸳鸯叫刘姥姥洗过澡后换上她的衣服,以更好的面貌为贾母解闷儿。贾母喜欢刘姥姥,特地吩咐鸳鸯赠她果子,药,荷包,裸子等物。收拾到最后,鸳鸯忽然想到,刘姥姥还穿着她的衣服,想必她也不嫌弃,自己穿不着的衣服也多,索性一起都送给刘姥姥吧。

鸳鸯赠物当然也是满满的善意。但细究起来,她的赠物与平儿赠物不同。一个是按照领导完成任务后的顺手人情,一个是左思右想设身处地后的心意表达,鸳鸯的善意带着明显的身份优越感。

鸳鸯在临行之际慷慨赠衣,也标志着她对刘姥姥态度的彻底改变。

刘姥姥第一次见贾母,相谈甚欢。“鸳鸯忙令婆子带了刘姥姥去洗澡,自己挑了两件随常的衣服令给刘姥姥换上。”一笔带过,信息量满满。

首先,鸳鸯眼中的刘姥姥,衣衫褴褛脏臭,需得洗澡换衣服才配与贾母继续交谈,讨贾母欢心。其次,鸳鸯让刘姥姥洗澡换衣服,向直属领导贾母释放出重要信息:这人你喜欢,你喜欢的我也喜欢,我对她多加照顾给她洗澡换衣服,我是个尽职尽责的好下属。最后,鸳鸯给刘姥姥洗澡换衣服,没有丝毫征求刘姥姥本人同意的意思。这句话出现了两个“令”。“令婆子带了刘姥姥去洗澡,“令”给刘姥姥换上”全然一副倨傲领导秘书的姿态。

刘姥姥跟贾母逛大观园,是鸳鸯提议让刘姥姥当“女篾片”。李纨边开玩笑边说咱们不能这样玩人家。鸳鸯立刻怼回:“很不与你相干,有我呢。”此时的鸳鸯,只要贾母高兴,全然不顾刘姥姥的自尊。

刘姥姥一句“老刘,老刘,食量大如牛,吃一个老母猪不抬头”逗得贾母开怀大笑,也导致自己尊严扫地。过后,刘姥姥叹道:“别的罢了,我只爱你家这行事。怪道说‘礼出大家’。”此时的刘姥姥,当完“女篾片”,心里不是滋味,语气中满是落寞。鸳鸯忙进来赔不是,还煞有介事地骂道:“为什么不倒茶来给姥姥吃。”此时鸳鸯的语气依然气场十足,充满了大观园丫鬟NO.1的优越感,但她对刘姥姥的态度已悄然改变。她似乎明白了,“女篾片”也有自尊有感情会伤怀。

通过两天的相处,鸳鸯领略到了刘姥姥的机智、练达、见识,也更深刻地体会到了老人家的自尊、酸楚与无奈。到刘姥姥临行前,鸳鸯对她的态度完全改变。这个冰雪聪明的姑娘,收起了头号大丫鬟的居高临下。不再“令”刘姥姥做什么,而是轻松愉快地抽系子,打开荷包拿出锞子开玩笑说:“荷包拿去,这个留下给我吧。”她明白刘姥姥的艰难境况,顺手将自己不穿的衣服送给她。

03平儿赠物,赠的是“心”鸳鸯赠物,赠的是“情”

平儿和鸳鸯同为荣府大丫鬟,她们同样能周旋,会办事,懂得权衡利弊,擅长捕捉领导的微妙心思。乍看下去,她们像极了。但在“赠物”一事上,她们的不同得以凸显。

平儿赠物,赠的是“心”

平儿和刘姥姥一样,在夹缝中求生存。只不过她生存的“夹缝”由贾琏王熙凤构成,刘姥姥生存的“夹缝”由贫寒和困苦构成。同在天涯沦落,平儿更能体会刘姥姥卖力搞笑背后的无尽辛酸。她设身处地为刘姥姥考虑,细细思量刘姥姥的所需所求,无微不至,甚至想的到包头、绒线类的小物。

赠物时,平儿“悄悄”对刘姥姥介绍自己送的衣服、包头和绒线,低调谦逊,施恩于人又不求人感恩,充分照顾到刘姥姥的自尊。也许平儿从小到大尝过太多人情事理中的无奈和苦楚,才能这样体贴入微吧。

总结来说,平儿赠物,赠的是一颗悲悯善良的真心。

鸳鸯赠物,赠的是“情”

鸳鸯是贾母最重要的贴身秘书,荣国府NO.1的大丫鬟,地位非同一般,贾琏甚至称呼她“鸳鸯姐姐”。这也决定着鸳鸯比平儿有着更多的特权,更高的姿态,更多的利益权衡。开始时,鸳鸯对刘姥姥的态度是以贾母的喜好为转移的。贾母与刘姥姥相谈甚欢,鸳鸯急忙张罗给刘姥姥洗澡换衣服,便于她进一步讨好贾母。换句话说,如若贾母不喜,鸳鸯这位贴身秘书很可能不会多看刘姥姥一眼,更不会多和她说一句话。

难得的是,“女篾片”事件后,鸳鸯非常敏感地捕捉到了刘姥姥的自尊与失落,并在两天的相处过程中逐渐改变了对刘姥姥的态度。刘姥姥临行前,鸳鸯与她说说闹闹,还开起了玩笑。鸳鸯顺手赠刘姥姥几件旧衣,体现出她对刘姥姥的接受和亲近。鸳鸯并没像平儿那样用心赠物,她的赠物,更多的是一份人情。

表面来看,平儿与鸳鸯的赠物,差别仅仅是四块包头,一包绒线。实际上,平儿比鸳鸯多了一份悲悯与共情,鸳鸯比平儿多了一些优越与权衡。同样的善意,不同的内涵。

缓慢悠长的村庄岁月,刘姥姥戴着包头捻着线,边干活边回味曾领略过的侯门风光。她一定会记起曾经送她东西的平儿与鸳鸯,无论她们动机如何,她都会嗫嚅着干裂的嘴唇心怀感恩地为她们念佛祈祷遥祝平安……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