袭人为何要欺骗王夫人?曹雪芹给出了最高的赞誉

曾经,贾环故意使坏,差点烫瞎了贾宝玉的眼睛,王夫人盛怒,把赵姨娘叫了来,痛骂一顿。如今,王夫人又听说贾环煽风点火,夸大贾宝玉跟金钏儿的事情,害得贾宝玉差点被打死,其愤怒更是可想而知了。

她往怡红院里传话,叫一个跟贾宝玉的人过去,当就是想暗查此事。谁知袭人竟然跑了过去,甚是令王夫人意外。她要是为关心宝玉的身体,肯定会点名叫袭人去。

袭人在说了宝玉的一些情况,就要走出她的房门槛的时候,王夫人还是忍不住叫住了袭人,问道:“我恍惚听见宝玉今儿挨打是环儿在老爷跟前说了什么,你可听见这个了?”

前一刻,袭人刚刚得知此事,要是别人肯定会连珠炮似地将实际情况告诉王夫人吧。说不定还会添油加醋。可是袭人却守口如瓶,只提贾宝玉跟蒋玉菡交往之事。她这是宁愿得罪薛蟠,也不愿意供出贾环哪。她为什么要骗王夫人呢?原因大致有以下四点。

第一,家丑不可外扬,王夫人根本就不想得到肯定的回答。

王夫人为什么要问,她是担心别人知道罢了。别人如果作出了肯定的回答,她一定会更加地恼怒。贾政说荣国府祖上一向宽待下人。如今却逼死了金钏儿,要是众人皆知,她王夫人岂不是名声不保。薛宝钗当初给出的安慰,立马就会化成泡影。她会再次陷入深深的焦虑之中。这袭人果真是得到了薛宝钗的真传,像薛宝钗一样聪明。知晓其中的利害。

第二,呵护贾宝玉,以免荣国府鸡犬不惊。

王夫人虽说只是问问罢了,不会吵出来叫人知道是袭人说的。但是,袭人却保不准王夫人不去找赵姨娘算账。若袭人都明说,王夫人还一直忍气吞声,王夫人就显得很是窝囊,在袭人那里,在下人们那里,就显得她无用,好像怕了赵姨娘似的。

因此,袭人若讲出实情,王夫人要或直接或间接地找赵姨娘算账就是一定的了。赵姨娘不是善类,又有贾政撑腰,她要一闹腾,把贾宝玉的丑闻闹得众人皆知,贾宝玉的名声岂不是难保?

赵姨娘闹事,探春也难做人。她在王夫人那里的建立的好感,也会立马消失殆尽。赵姨娘就是贾探春的原罪。

家和万事兴,袭人用她的沉默换来了荣国府的安宁。

第三,袭人撒谎也是为了保护自己。

沉默是金,知道得太多,说得太多都可能带来灾祸。王夫人只想袭人好好照顾宝玉,傻傻笨笨,纯洁干净就好。袭人深知这一点,因此处处藏愚守拙。她也因此而赢得了王夫人的好感。像晴雯,看袭人得了一点东西,吃醋了,就说是道非,尽说一些酸溜溜的话,自然是不会赢得上司的喜欢。

袭人如果说出实情,不仅间接地触及到王夫人的是非,还会殃及她自身的问题。事情闹大了,贾政肯定要过问此事,贾宝玉与女孩子们之间的关系,自然会成为调查的重点。袭人和贾宝玉有云雨情,关系非同一般。袭人自然容易被揪出来撵走,以儆效尤。金钏儿之事,一定会让袭人胆战心惊。另外,袭人若就此指控贾环,得罪赵姨娘,她从此也没有好果子吃。

第四,袭人有更深的布局。

袭人此番主动来,是想为贾宝玉的事操心,想在王夫人那里赢得好感。如果她为贾环的事嚼舌根,岂不是会偏离主题。她只想让贾宝玉搬离大观园,拆散宝黛,打破宝黛之间的亲密关系。贾环这些小人,不惹他就好,能躲就躲,不必深究。这是袭人内心的大局观。

袭人果断忽略此等插曲,在王夫人那里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果然一下就把王夫人给征服了。王夫人立马就提拔她为准姨娘,直接呼袭人为“我的儿”!设若袭人跟王夫人讨论贾环的事去了,面对愤怒的王夫人,她这后面的心思就不好发挥了。

抛开袭人有意针对林黛玉这一不良动机不说,她也算是一位十分优秀的女子了。她要能力有能力,要口才有口才,温柔和顺,顾全大局,眼光长远,实属难得。怪道作者同时为蒋玉菡和贾宝玉感叹道:“堪羡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这是曹雪芹给她的至高无上的赞誉。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