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灯有味读书时

很有些怀念过去的日子,虽然那时日子过得寂寞而单调。那时的我孤身一人,除了一两位朋友,就只有书可以做伴。正是因为那些书,让我在寂寞的日子里有所慰藉,日子也不至于单调到索然寡味。
那时工作悠闲,闲暇时我总爱往书店钻,去掏一掏我心目中的好书,美美地读上一段,心理总会惬意无比。碰到特别喜欢的书,我总会把他买下来,回到房间一个人慢慢地读,享受着一种心灵在文字中沐浴的惬意。那时一个月工资才800多,但我每个月总会买一百多块钱的书,有时也很舍不得,心想算了,还是省点吧,但是我总会无形中到书店去看看那本书,结果还是被我买了下来。不过我买的都是特价书,什么新华书店的书,超市的书我是一本也没有买过,因为那里面的书不打折,而我在特价书店买的书基本只要8到20元一本,当然可能有许多书是盗版书,那时我经济拮据也只买得起这些书。例如,有一本经典诗歌赏析定价38元,我一直想买,但一直没舍得买,只好到书店去蹭,去一次就看一遍,直到那家超市倒闭。
那时的我对诗歌类的书籍很感兴趣,自己也偶尔会写一点小诗,也许是那时在恋爱的缘故吧。买一本诗集回家,边揣摩边模仿,这样来来回回,那段时间我大约也写60多首诗吧。那时我最喜欢的一本书是秘鲁作家聂鲁达的成名作《二十首情诗与绝望的歌》,买回来后我每天都会把它研读一遍,那本书整天的让我爱不释手,因为那里面很多首诗总是那么的打动人心。因此我那段时间的创作总是模仿那些诗歌的风格,我把那些诗歌发表在一些文学网站上,也被编辑推荐过一两篇。在这过程中虽然很少写出我中意的诗,但是提高了我对于语言的把握能力,使我写出来的语言更为凝练。
慢慢地,我也喜欢上了散文,对于散文的喜爱一直延续到现在,我觉得我现在最喜欢的文学体裁是散文。把我引上散文这条路的著名作家是余秋雨,那时我最喜欢看他的散文,特别是他写的《山居笔记》。从那以后我就经常买一些散文专著回来看,自己也尝试地创作一些散文,因曾经有写诗歌的基础,那时我写起散文来,也是得心应手。当然好坏就另当别论了。
所以我一直以来有一个想法,若对文学有爱好,想提高自己的写作水平,那就从读书和写诗开始吧。这也是我自己的经验总结,想当初我写文章可是小学级的水平,拿到一个题目总觉得无话可写,而现在无论你出个什么题目给我,我都能扯上一两千字,觉得我的文学修养确实提高了不少。
但,现如今,那些似乎一去不复返了。现在我很少专注的去看过一本书,我日常的阅读都是在网络上进行。三年以来一直如此。如今幡然顿悟,三年多来的网络阅读,没有带给我丝毫的进步,写作能力反而退化了不少。网络阅读虽然能带来许多快感,但那些东西犹如过眼的云烟,一飘过就没了,在头脑中很难留下什么映像,难怪人们都把网络阅读称为浅阅读。有时总想静下心来读读纸质图书,但总是总是逃脱不了网络的魔力,看不了几页就放弃阅读,再次扑上那神奇的电脑。最明显的就是看自考书,我以前看自考书总要把它看个三四遍,而现在在考前一便都看不完,下个星期五,我又要去参加自学考试了,而我的两本自考书都没有看完,以前我可是报四门,且每一门的教材我都会看上个三四遍,而现在简直不能不可说。
我想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工作的这个地方太闭塞了,现如今我在一深山沟里教书,不比以前在经济发达的沿海地区教书。那里是商品丰富,各类图书应有尽有,而在我们这个山沟里连一家书店都没有,很长时间才去县城一趟,且县城书店里卖的书也很少有我中意的,光看名字订来的一些杂志也令我大失所望。
再有现在有老婆和孩子需要我一个人养,经济上总是入不敷出,生活中各种琐事经常都会绞上心头,难得有一个清静的时刻,更难得有一个清静的环境。
一直以来总梦想自己有一间书房,里面摆满了我喜欢看的书,但现实的困难让这些变得不可想象,想想如今的房价开口就是四五十万,我1000多一月的工资,要实现这个梦想不知道要等到那个猴年马月。
总之,以后的时光还是要多看些纸质图书,多写一点小文章,权当提高自己的业务能力,毕竟我是一位语文老师。
昨天新近写了一篇关于读书的习作,今,特把去年写的这篇文章发出,以供各位读者和自己,比较着读。。。请大家读完此文后再读下一篇啊!!!!!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