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最温暖的称呼,叫外公

外公住院了?确实很令人意外。

那天,在四姨娘家置办的酒席上,看到他精神是那么矍铄,一贯的乐哈哈。那种开朗与活跃,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外公是典型的性格外向型人士,健谈,心里不搁事。谁到他家玩,都能够得到他殷勤地接待。

他表现出的不是那种表面的殷勤,你绝对会从心底里感觉到他的真诚。与他在一起的时光,总是那样的舒坦,从来不用考虑多少人与人之间交往的顾忌与那些该有的小心谨慎。跟他讲话,你也永远不用去猜测他的意思,他总是那么样地坦荡。

外公更是一个随和没有架子的人,虽然他经常在我们面前强调谁辈分大,谁年龄大,作晚辈的需要尊敬长辈,嘴巴要活一点。但是,他自己呢,却从来不以长者自居。

他是你的长辈,更像是你的一位知己,一位朋友,或者半路遇见的一个谈客。

请原谅我用了“朋友”这个词,这样说对外公可能有些不恭,但这却是他那份真性情带给别人的美好感觉,让人不由得往这方面想。因为他的真诚,大家都乐于跟他玩笑。做朋友,做晚辈,在他面前都不觉得压抑。

每次到外公家去,我总能感觉到他始终把自己放在了与我们平等的位置上。他也总能主动找我们交流,大家总会感动于他亲切的提醒,设身处地的体谅,喜上眉梢的肯定,更喜爱他热情洋溢的神侃……

当然,他也有激愤的话语,但那又是一种绝对的公正,是他发自内心的对别人的关心,是对大家生活里的担当者的肯定,教育大家少计较,多体谅他人。

无我,是外公一贯的处世之态。因此,其言辞的中肯性,一直以来是没有人会表示否定的。

外公深得人心,更在于其喜于善于道人之长。不论是自家的还是别人家的什么人,谁有一点点成就,谁有一丝善举,谁有一点懂事之处,他往往是逢人就说。

我这个最是不晓事的人,都被他夸过好几回,有时候想想着实惭愧得很。

记得那天晚上在外公家过夜,因为床铺紧张的缘故,我们一家三口就选择了与外公外婆一个房间里睡。那房间有两张床。

这本来是一件给他们惹了麻烦的事情,可是,在他看来,却觉得我们夫妻二人非常了不起。因此而到处称赞我们夫妻俩不嫌弃老人,愿意跟老人一起睡。

外公对我家开乐也非常好。我儿子开乐只要一去他家,或者在哪儿被他看见了,他总是会在第一时间去商店买许多好吃的好喝的来,一个劲儿地往我家开乐手上、怀里塞。

有时候,真的觉得外公太破费了,但是他老人家的盛情真的难却。我们每次都是默默地接受着外公的好。因为口拙,我总说不来一句好话,感激他的厚爱。

自思量,外公对我们的重视与关爱,给我们的温暖,早就足以让我们受用一生了。这份温暖,是拿什么给他也回报不了的。但是,外公对我们的好,是从来不谈回报的。

外公生病住院的的第一天,刚躺在病床就拉着我的几位舅舅和姨娘的手,说:“你们别通知‘邓老’(我妈妈的小名),她不容易,不要叫她来。”

外公这是怕我们家为他花钱。第二天我和妈妈赶到医院,他就一直喊着不接我们的钱,并一直让小舅舅把钱还给我们。

在医院,看着外公的样子,看着他偏瘫的身体,看着他近乎木讷又满脸的无措表情;听着他满口的为儿女们担心的话语——害怕成为儿女们的累赘,回想着他昔日的爽朗……我的心里真的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难过。特别是我跟小舅舅扶他去厕所小便之后,心情更为沉重。

当时,我真的害怕外公也会因此而半身不遂,生活上无法自理。外婆在好几年前就因此而偏瘫在床,上天怎么能这么样愚弄人?

幸好,吉人自有天相,外公出院没几天就能自己下地做简单的活动了,慢慢地又能够独自行走了。没多久,大家又见识到了他的外向、爽朗、耿直。他又能到处活动,在一群人中说笑。

这是多年前的事情了。前一段时间,小女刚刚度过一周岁的生日。那之前,将近90岁的外公又是经常向我妈妈打听我们家庆祝的日子。一方面他年纪了,对于日子不敏感、健忘,另一方面也怕我们担心他行动不便,不请他来。因为,那段时间外公的气色真的不好,有时候他一天只吃一顿饭,我们又怎么忍心让他翻山越岭,后跟着我们在人声嘈杂的酒店里折腾一番呢!可是外公情意太真,他一定要来表示他的一番心意,送上一个大大的红包,看看小女。老态龙钟的他,对于人情世故似乎是比谁都拎得清。最终,小女的生日宴因为他的到来而倍增光辉。他所带来的福分,小女之一生,也必将受用不尽。

遗憾的是,由于一些原因,那天没有能去外公家接他来,酒席之后,又没能开车送他回家。送他去车站,看着他精神萎靡的样子,内心甚是愧疚。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