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卑却更自负的司马迁

  如果说可以把人生中的岁月比作一把杀猪刀,那么人生中应当还存在着许许多多把刀子。它们中,有自上天飞来,有些是他人的安插,有的是自己铸造。不管来源如何,这些刀子时时都在戳击着我们的心灵,雕镂着我们的人生。于此,悲情、痛苦、无奈、抑郁、自卑也就随之产生。

据我个人理解,著名的悲情人物司马迁在其肉体被人一刀下去之后,其心灵也就在此同时被人插上了三把刀子。而且他心灵上的这三把刀子却又总是不断被人反复地拔出又插进,一次又一次地刺伤着司马迁的自尊心。司马迁也就因此一次次陷入痛苦、无奈、自卑的深渊之中:“是以肠一日而九回,居则忽忽若有所亡,出则不知其所往。”

宫刑后的司马迁是这么评价自己的处境的:“今已亏形为扫除之隶,在阘(tà)茸之中,乃欲昂首信眉,论列是非,不亦轻朝廷,羞当世之士邪!”是啊,在司马迁自己的心中,他就如宦官一样,一言一行都会招来孔子、赵良、原丝等圣人君子的愤怒与斥责。

为李陵辩护而受宫刑后的司马迁,依然对国事热心不改,但其言行却再也不同于以前。司马迁的每次行动都会遭到别人的埋怨,无论是司马迁出于好意还是其他意思。他的好心总只是成为驴肝肺。用司马迁自己的话说,其处境还可以表述为:“身残处秽,动而见尤,欲益反损。”这是不是司马迁最大的悲哀呢?这又怎能不使他既痛苦又自卑呢?

别人希望司马迁死,希望司马迁消失,但司马迁却比他们活得更加坚强,更加自负。

朝中的事,现实中的事,士大夫们既不希望他表一言,也不希望他动一行。司马迁出身卑微,又不受到汉武帝的重视,司马迁也就不作坚持,估计心冷后的司马迁也不屑于坚持吧。于是司马迁就把他的全部精神转移到了历史的整理叙述与评论上来。

这司马迁写历史可不同于后世史学家写历史,更不同于今日文人们的打游击式的写作,而是给自己定了一个很高的高度。司马迁在他的文章中说,周公作为中国文化的开山鼻祖,对中国文化作了编纂归类,汇集了中国文化;之后随着周朝的衰落,经过五百多年,进入春秋时期,真个周朝早已礼崩乐坏,于是信而好古的孔子挺身而出,再次整理并发挥了中华文化;但是经过战国的纷乱、秦朝的文化逆流以及汉初的纷乱,孔子编纂的中华文化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发扬,只是发展了而已。于是司马迁就觉得自己责无旁贷,也应当要网罗天下文化,考之行事,稽其成败兴坏之纪,通过故事的形式发扬中华文化,传递正能量。于是就有了司马迁自认为的能“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史记》。对于司马迁的这种自负,著名学者南怀瑾更是说:“司马迁认为自他起的上古几千年,除了周公、孔子和他司马迁以外,其他人都没有什么思想,只是搞搞学术而已。”

此为其一,其自负还体现在司马迁对于其同时代人物的不屑。他不屑于汉武帝的反对,把项羽的故事归入本纪,把叛臣韩信的故事归入列传;他不屑于世俗对于商人的轻薄,专门写一则《货殖列传》,把被人们瞧不起的商人们提到士大夫等同的地位;他跟不屑或曰瞧不起当事人的那点聪明,他认为自己写的《史记》,看得懂的人还没出生,需要“藏之名山”,等到将来有人看得懂了再拿出来“传之其人”。

因此我又想,上文说到司马迁的自卑,可不同于我们平常人的自卑;我们的自卑主要是源自于自己信心的缺失,与能力缺乏,而司马迁的自卑主要源于他的遭遇、他的现实困境、他的身体的人为缺陷。司马迁在于其能力,其人格,其品质,其气度胆量方面可以说也是非常的自负的。

除上文说的“司马迁“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事业决心与“藏之名山,传之其人”的对自身智慧的信仰”可见一斑之外,从其自比的各类历史人物,我们也能略知一二。

司马迁在谈到自己遭受屈辱之后没有从容就义,而是忍耐顺从厚着脸皮活下来时,他说:“西伯,伯也,拘于羑里;李斯,相也,具于五刑;淮阴,王也,受械于陈;彭越、张敖,南面称孤,系狱抵罪;绛侯诛诸吕,权倾五伯,囚于请室;魏其,大将也,衣赭衣,关三木;季布为朱家钳奴;灌夫受辱于居室。此人皆身至王侯将相,声闻邻国,及罪至罔加,不能引决自裁。”难道他不是在侧面说他也有着像周文王、李斯、韩信、彭越、张敖、周勃、窦婴、灌夫、季布、灌夫一样具有一颗忍辱负重的心与非怯懦的本性吗?

另,在谈到人因挫折而发奋而有所成就时,司马迁又说:“盖西伯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底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根据司马迁的句式,我们是不是可以仿写一句呢——子长(司马迁字子长)遭宮,《史记》创就。这里,司马迁是不是又是在把自己与那些历史名人相提并论呢?是不是觉得自己正在创作的《史记》也必将成为经典而流传千古呢?他是不是也是在说自己也有着像那些历史名人一样的可贵的理想与坚韧不拔的精神呢?

不管诸位怎么想,反正我觉得司马迁在其受宫刑后的心理及其创作《史记》的心理,应当就是这样的一种平常人不敢仰望的自负心理。历史名人都是人群中的特例,我们平常人凭什么动不动就拿自己与历史名人比较呢?这种比较不现实,也没有多少科学性,这样的比较也容易给人虚妄的感觉。但,当时的司马迁就这么动不动就把自己与历史名人联系在一起,如果不是他有着坚强的自信、超强能力与科学思想,他敢动不动就这么比较吗?

所以,司马迁的自负不是自命不凡,也不是妄自尊大,而是基于他对于低级世俗与社会不公的蔑视,是基于他对远大理想的执着追求,是基于他科学而先进的历史观,更是基于他在那三把刀子下内心萌生的悲天悯人的情怀与坚韧不拔的战斗精神。

最后,既然自负的司马迁也能取得如此大的成就,那么,我们当代的文人是不是也应该像司马迁一样自负一点呢?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