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想看探春的笑话为何未得逞

主子强,《红楼梦》里奴才似乎更强。

焦大第一个发飙,李嬷嬷屡次作威作福,后来王善保家的,更是狗仗人势欺负到众多主子丫头身上。

但是他们却并非刁钻阴险之人,她们要么是正是,要么是愚蠢,还算不得最强悍的奴才,阴险刁钻的帽子自然是不能扣到他们三个之中的任何一个人头上。

中国有句俗话,会叫的狗不咬人,咬人的狗不会叫。他们三个的叫嚣,看似令人厌恶,却他们内心里不够强大表现,更是他们平儿日不得志的一种愚蠢的伸张。他们三个一下子就被主子们镇压了下来,就是他们不够强大的证明。

要数最刁钻,最阴险,最强大,最善咬人的奴才,也就非吴新登家的莫属了。

她首先就是不知道与人为善,坏在了本质上。看着李纨对下人忠厚无罚,看着探春是个未出门的小姐,素日里平和恬淡,她不想鼎力支持新人,首先想到的却是把在凤姐那里的一直秉持的敬业之心丢掉,想着怎么搪塞李纨探春。

做好奴才是她的本分,帮主好主子是她的善心。如果说她还只是懈怠一点,顶多只能责怪她不敬业,没有善心,那么她撺掇众人有意要看探春李纨的笑话,并且还想着编排些笑话,如此唯恐天下不乱,其居心则就达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

她思想如此,行动也是如此,她把一副刁钻的嘴脸立马就放在了李纨与探春的面前。她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第一个上前去考验起来探春。

赵国基死,该赏多少银子,她心里的算盘早就打得什么精细,若是在往常,在王熙凤面前,她必定早就献殷勤说了许多主意。如今,她却只是回事情,闭口不谈心里对此事早已生出的成算。

这一方面是她害怕与王熙凤的威严,另一方面则也是想着巴结王熙凤。如今她却藐视起了李纨与探春。真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同时,也不得不感叹,不自重的人更是不配得到别人的尊重。

探春觉得其中有疑问,查阅档案,才知道了赏赐的尺度,进行了最公正的赏赐。这样,她才避免了一上任就让吴新登家的捏到错处。真是有惊无险。

但是,探春是带刺的玫瑰,既然她心中有了疑问,在处理事情的过程中,她又怎么会放过吴新登家的呢?所以,事情处理好后,她对吴新登家的的说出了一番最严厉的话:“你办事办老了,还记不得,倒来难为我们。你素日回你二奶奶也现查去?若有这道理,风姐姐还不算厉害,也就算宽厚的了。”

于是,吴新登家的铩羽而归,颜面丢进。她也真是活该,谁叫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但是,吴新登家的家的就甘心于到此为止而认输吗?人一旦陷入争斗,总是难以自拔。吴新登家的的更是不例外。她自不量力,硬是拿鸡蛋去碰石头,败下阵来。如此明着不行,使阴的就成了她的必然选择。

不用夸张地说,关于赏银的事,探春还只刚刚吩咐吴新登家的传达下去,她没去一顿饭的功夫,赵姨娘就找上了门来找探春算账。这不是吴新登家的的鬼主意,又是谁的鬼主意。自己出马无法看探春的笑话,她就唆使赵姨娘来闹,让大家看他们母女的笑话。这种作为,该是多么下流可耻。敢问探春与她有何冤有何仇?世间的小人多了,被小人缠上了,你是怎么躲也躲不过。

更阴险的是,或许是她又去王熙凤那里参了一本,所以平儿也突然跑了来传达王熙凤的意思,让探春给赏40两银子。她吴新登家的还真是没完没了了。但是探春依然果断地回绝王熙凤的“旨意”。吴新登家的险恶用心再一次落空。

这是刁奴的险心,也是探春的气魄了。探春果然就是能干大事的巾帼英雄。干起事来所向披靡不说,又是那么无惧无畏。一相比较,吴新登家的自然只是如同蹦跶的小丑了。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