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湘云侠肝义胆,主动跟林黛玉决裂,最终却相濡以沫

刘梦溪说史湘云俗,许多朋友看了他的那篇文章,很是不喜欢。

其实,人生俗点又何方。贾宝玉就称自己是俗之又俗的一个人,那些“高雅”的文人士大夫,他向来就不敢亲近。

所谓小俗即雅,大俗即大雅,大雅却是大俗。说起来很饶。其实道理很简单,只要不是如邢夫人一般的恶俗,人俗一点,有点烟火气息,反而是一件好事。而贾政及其府上的一些清客相公们等附庸风雅,看起来是雅,实则是大俗。

史湘云当然是小俗。因为她是大家生活中的活生生、可感、可触的一位女子。她的喜怒哀乐,梦想愿望,都很容易被她表露出来。她是俗世中一个非常正常的女子。人们的日常生活本来就是俗的,所以说史湘云有一点小俗是在不为过。

首先来说,她关注世俗。贾府里大概的情形,她也是门清的。

新来的薛宝琴知书达理,沉静温柔,人又长得漂亮,贾母很喜欢,她史湘云也喜欢。

正因为此,薛宝琴驻足贾府没多久,史湘云就在众人面前大大咧咧地提醒她,让她有事没事别往王夫人那边去,说王夫人若不在家,那边人是会害人的。

她如此口无遮拦地谈论世俗,说明她确实就是世俗之中的人,可是她自己却不像宝钗一样融入那份世俗并经营那份世俗,所以说她只是小俗。

薛宝钗在世俗中穿梭游刃有余,是人精。而史湘云有的则只是侠肝义胆,总是随时给人最真的提醒。

提醒薛宝琴如是,她劝宝玉与士大夫交接亦如是。她是真心为宝玉的前途着想,真心对宝玉好。因为我们看她绝不是那中钻营之人。相比较,薛宝钗的规劝则是功利性十足。

其次,她愤世嫉俗。因为愤世嫉俗也是一种俗,是一种狭义之俗。这种俗,俗在没有看淡世俗,俗在执着于世俗,进而想去干涉世俗。

兔死狐悲,物伤其类。得知邢岫烟的遭遇,林黛玉还只刚开始感叹,史湘云却动起了气。当时,她应当是愤恨地说:“等我问着二姐姐去。我骂那起老婆子丫头一顿,给你们出气如何?

最令人叫绝的是,“她说着,便要走”。可见是真性情,不是哗众取宠,更是不同于薛宝钗的虚伪。

这也是史湘云的侠肝义胆。路见不平一声吼,甚至是拔刀相助,史湘云如果是男儿身,我相信,她就真的能够说到做到。当时,任是十个薛宝钗也拉她不住。

还有,就是她的义气了。自己身为弱女子,无法去为邢岫烟赴汤蹈火,她就退而求其次,转而向薛宝钗提议——让邢岫烟也搬到蘅芜苑来住只是她的心意还是不能如愿,她的这一大胆而不顾后果的提议被薛宝钗否定了。毕竟,蘅芜苑的主人是薛宝钗。

不过,小编这一次不想骂薛宝钗无情,因为她工于心计,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婆子们丫头既然经常敲诈勒索邢岫烟,薛宝钗就让邢岫烟干脆把自己还剩的一两银子交给她们,以后自己反而乐得自在清静。她薛宝钗又暗中接济邢岫烟,事情立马就变得妥妥的了。

不过,薛宝钗的计策虽然令人叫绝,笔者还是欣赏史湘云行事的作派。她为了朋友不管不顾,每一丝举动,付出的都是最真心的自己,她行事足以瞬间暖化人心。薛宝钗的帮助,相对来说就有些冷冰冰的,近于施舍的味道。史湘云表现出的是大义,付出的是真情。薛宝钗做的那些好事,顶多算是小恩小惠。

史湘云如果是男子,该有多少女子会因此而暗许放心,应当是难以计数的吧。爱一个人,就不要让她慢慢受苦,更不能受这种不应该受的苦。只是可惜了史湘云不是男儿。要不然,他的人生也一定大有作为。当然,同性之间的这种情义更可贵。

正是因为史湘云待人如此的具有真情,随时都愿意为别人付出一颗真心,有时候甚至是不管不顾。再加上林黛玉心里也清楚,史湘云本质上也是纯善的,自然就不会和她计较。所以史湘云主动跟林黛玉的决裂,只是暂时性的,林黛玉随时欢迎她的回心转意。

最终,宝钗离她而去,只有林黛玉愿意舍命陪君子,在月圆之夜跟她在凹晶馆吟诗,就实属情理之中的事。她俩都是人世间心里上最有真情的人,都丝毫不同于薛宝钗的工于心计,只知道好施小惠。如此性情相近的人,无论怎么闹别扭,最终总会走到一起,相濡以沫。喜欢此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谢谢!作者微信号:hutashi1983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