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雯一句话,就安抚好了贾宝玉的痛楚

你心中是否一直有个疑问,堂堂怡红院,煌煌宝玉之床榻,被刘姥姥酒屁所熏染;当宝玉得之,刘姥姥会不会成为他心头的痛恨?

袭人和刘姥姥,都吓得要死,怕贾宝玉知道了怪罪,痛恨又脏又丑的刘姥姥污染了他的宝地。

但是,这是否又确实就是宝玉所痛恨的呢?我想给出的是否定的回答。

贾宝玉不怕人脏,不嫌弃人外貌丑,不甚厌人粗陋,最怕的是人的恶俗与铁石心肠。

乡下的老太太,每天被风吹日晒的,家里又穷,外在形象上,刘姥姥自然是比较难看一点。但是她朴实,能给人以亲切感,又有幽默感。贾宝玉缠着她讲故事,可见贾宝玉不止是对故事感兴趣,对她也应当有着一定的好感。

所以,他知道了李嬷嬷的酒后的糊涂行为后,宝玉应当就不至于痛恨得砸茶碗、锤门槛了。而应当是会原谅刘姥姥的过失。

贾宝玉第一个十分痛恨的人,当然就是李嬷嬷了。因为李嬷嬷,贾宝玉第一次使弄了自己的少爷脾气。

贾宝玉那一杯茶摔在地上,无异于是泼在李嬷嬷的脸上。特别是贾宝玉说出那一番话后,李嬷嬷身体里只要有一丁点的傲骨,她立马就应当会感到自己的颜面,随着那哐当一声响,消失得荡然无存。

只见宝玉骂道:“她是你哪一门子的奶奶,你那么孝敬她?她不过是仗着我小时候吃过他几日奶罢了,如今逞的她比祖宗还大了。如今我又吃不着奶了,白白的养着祖宗作什么!撵了出去,大家干净。”

这也就是李嬷嬷倚老卖老、恶俗心里的报应了。什么时候都想爬到别人头上,处处又明显表现得自私自利,宝玉骂她比祖宗还大,确实也不是冤枉她。因此,面对李嬷嬷,宝玉喊出了他心里十分痛苦的话语:“她比老太太还受用呢,问她作什么!没她,只怕我还多活两日。”

既然已经咬牙切齿,宝玉对于这样的人,心里头应当就是十分痛恨的,只是李嬷嬷却不知悔改,依然我行我素,将自己的恶俗进行到底,后来又屡屡去怡红院生事。

那么,贾宝玉又是为谁锤门槛呢?她就是那满口脏话的恶婆子——春燕的妈妈。

大观园里本来算是世外桃源,经过探春一改革,未免就彻底被世俗化了,被污染了。富贵之家,学起来了小家子气。宝玉这么个富贵闲人,自然是第一个感受到了改革所带来的痛楚。

是谁让宝玉痛?自然还是那些一心为钱财的婆子。之前好不容易打发掉了李嬷嬷那个恶俗的家伙,如今却来了一堆“李嬷嬷”。她们个个铁石心肠,冷酷无情,见钱眼开,势利无比。她们的所作所为,简直到了令宝玉感到窒息的地步。

春燕的妈妈领着人家芳官的银子,却连一点洗发用品都舍不得。芳官洗头,她都让芳官用她女儿洗过的剩水。此处剩水,应当是她女儿洗头污染后的水,而不是什么干净水。

这还算了,芳官得到袭人的庇护,其心中因自己的吝啬而羞愧难当,不知自省,却在怡红院里打起来芳官。简直就是没把宝玉等放在眼里。撒野撒到如此地步,实属恶俗之至。

还有春燕的姨妈、姑妈,都是不是善类。爱生事的走到了一家,她们的不安分,她们的铁石心肠,都令春燕感到羞愧难当。

贾宝玉最有佛心,特别是对待那些女孩子们,总是有着说不尽的怜香惜玉之心。芳官的反抗,让宝玉想到的是“物不平,则鸣”。宝玉可怜她少亲失眷,在这里没人照看,芳官妈妈赚了她的钱,又作践她。所以,他就叫袭人格外照看芳官一点。

袭人、晴雯等面对此事,表现得都十分地大方大度,都十分地同情芳官,帮助芳官。芳官虽然是新来的,她们也把她当作姐妹一般。

 

至此,这件事也应当再一次令宝玉内心里生出这“惊天地,泣鬼神”的感叹:“女孩儿未出嫁,不知怎么就变出许多不好的毛病来,虽是珠子,却没有光彩宝色,是颗死珠子;再老了,更变得不是珠子,竟是鱼眼睛了。”

如果将宝玉的话发挥一下,春燕的妈妈,则可被比作死鱼眼睛。面对死鱼眼睛,宝玉因为病着,内心的气愤再也抑制不住,只见他恨得用他拄着的拐杖狠狠的敲着门槛子说道:“这些老婆子都是些铁石头肠子,也是件大奇怪的事。不能照看,反倒挫折,天长地久,如何是好?”

宝玉恨得在内心不禁叩问起来,可见其内心的痛了。不过,还是晴雯说的好:“什么‘如何是好’,都撵了出去。”喜欢此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