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字一滴血,细数红楼梦中那些辛酸的字眼

之前写过一篇文章,就红楼梦回目中的文字,分析了作者如何通过一个字评定红楼梦中的人物。这里,我们先对上次的文章进行简单的回顾,看看作者的生花妙笔,分别用了哪些字,又分别概括了哪些人物的主要特点。上回文章中阐述了作者的如下表述:

贤袭人、俏平儿、醉金刚——倪二、痴女儿——小红、烈金钏儿、情哥哥——贾宝玉、呆霸王——薛蟠、冷二郎——柳湘莲、勇晴雯。

本回,我们首先要讨论的是赵姨娘,一个红楼梦里最愚蠢的人,作者送给她一个“”字。

赵姨娘的愚蠢有目共睹,整天蝇营狗苟,屡屡生事,拖探春的后腿,使得超级女生探春也屡屡抬不起头来,多次流下伤心的泪水。

因此,赵姨娘最愚蠢的不是她使出的争名夺利的手段,而是在于养育儿女的方法之上。她不知道什么是对儿女好,什么是对儿女不好,不知道教育儿女与人为善。

探春及早就离开了她的教养,所以探春能够出类拔萃,但是贾环却就遭了秧。

贾环,也算是一个堂堂的富家公子,却被她教育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心里满是阴暗,只知道害人,只知道耍无赖,令人一见了就生厌。

赵姨娘她自己喜欢生事,喜欢唆使儿子生事,母子胜败名列,抬不起头来。看着探春顺风顺水,就又起了野心,又去探春那里生事。害了儿子,又去还女儿,相信天下没有比赵姨娘还愚蠢的母亲。

接下来也是一个坏字眼——刁。说的是奴才吴新登家的。

赵姨娘是愚蠢得刻薄,吴新登家的则就是刻薄变成了奸诈。她身受器重,不殚精竭虑为贾府操心,却一心只想看主子的笑话。处处使诈为难主子,用心之险恶,实在令人发指。一个愚,一个刁,她俩虽然都是反面角色,却体现着作者的爱憎。对于赵姨娘恨她不争气,对吴新登家的,是憎恶。

探春是精明人,愚蠢与刁钻,都没能蒙蔽她的法眼,所以作者送给了她一个“敏”字。

举世皆醉我独醒,探春的痛苦在于她活得太明白。不知道难得糊涂。但是,社会上、生活中又需要这样的人。面对浑浊的局面,有人锐意进取,能干点实事,肯定是畅快人心的好现象。

探春她就是敏锐的洞察者、改革家,她不愿意糊涂,誓与贾府里的黑暗抗争到底。可敬可爱,又可悲可叹。面对没落的贾府,探春足可以发出“宁无一个是男儿”的哀叹?

这个时候,宝钗出场,同袭人一样,作者送给她一个“贤”字、

不同的是,宝钗的贤,作者给出的补语是善施小惠。袭人的贤,作者给出的补语是娇嗔。因此,同是女夫子,宝玉爱惜袭人,而不担待宝钗。因为娇嗔一词点出了女儿之媚,女儿之情。

袭人的贤,贤得有温度;宝钗的贤,只是冰冷的说教。用现代的话讲,宝钗就是那最没有口才的女子了。没有情感的话,想来都是世界上最差劲的话。

有贤,必然有慧。作者把这个字送给了紫鹃。这份慧,当是指她是那么懂黛玉的心思与宝黛爱情的困局。

紫鹃跟着黛玉,不仅与林黛玉情投意合,也跟她一样冰雪聪明了。她的心思同黛玉的心思一样的深沉,一样的安静,一样的细腻。

她一片真心为姑娘,不是莽撞,而是对黛玉深深地了解后,付出的炽热的爱。她时刻都想让黛玉走出悲观,走出内心深处的那一份惆怅。

情辞试宝玉,是她最聪慧心灵的一次美丽展现。既有情,又有义,更是将林黛玉推到了美好人生的边缘。

只是现实很无奈,面对宝黛爱情的公开化,大家都装聋作哑,林黛玉依然只能处于深深的悲观之中。甚至更悲观,更惆怅。

宝玉是莽玉,贾母一再沉默,唯有这个聪慧的紫鹃,能为林黛玉真心着想并付出努力,可是她却人微言轻。让不靠谱的薛姨妈钻了空子,仿佛慈母的化身。欲知后文如何,我们下回分析。喜欢此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作者微信号:hutashi1983。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