龄官:爱他就一笔一划地写下他的名字,千千万万遍

蒋勋老师说,《红楼梦》是一部青春小说,大观园就是一个青春王国。在这个王国,大家一度都是自由的。他们经常开paty,写诗,行酒令,放风筝,唱戏,谈恋爱……让自己的生命作出最完美的绽放,每一个享受着这份自由的女子,都如世间最美的花朵。

这里不谈沉重的人生,所有的生活似乎都是风花与雪月,所有的情感都写满了纯真。他们的可歌可泣的情感,都是人间极致的美丽。

一份份爱情,刻骨铭心,读来荡气回肠,一点一滴,都能够融化掉我们的心灵。

宝黛不敢轻易说,此刻,很想说一下龄官和贾蔷的爱情。这份爱情故事里,龄官是主角,人们都说她是黛玉的影子。就让我们从黛玉的影子说起。

龄官,才貌俱佳,是贾府里实至名归的当家花旦。

她本为姑苏女子,后因元妃省亲,经过贾蔷之手,被贾府买过来学戏。且看其容貌:

“眉蹙春山,眼颦秋水,面薄腰纤,袅袅婷婷,大有林黛玉之态,戏又唱的极好”

其它文字不说,古代美人讲究“态”。东施效颦,说的就是古代真正的美人的态,是一种天生丽质,难以模仿。龄官有黛玉的态,指的就是龄官像黛玉一样,有着一种天生丽质的美丽,且这份美丽又透露出林黛玉的气质。

宝钗过生日,贾府里搭台唱戏,王熙凤说“那小旦扮上活像一个人”,大家都看出像黛玉,却一个不肯说,一个不敢说,唯独我们的史大姑娘心直口快,说道“倒像林妹妹的模样”。

“龄官是黛玉的影子”一说,正是因于此。其实不止是外貌,她的新歌跟黛玉的又何尝不类似。

可以说,没有她的出现,黛玉是不完整的。她那倔强、孤傲、敏感、多情的性格也似乎与黛玉如出一辙。

第十八回,贾妃归省庆元宵,唯独对龄官的表演“青眼有加”,点名赏赐不说,还道:“龄官最好,再做两出戏。”贾蔷要他做《游园》、《惊梦》二出。而龄官自为此二出原非本角之戏,执意不作,贾蔷拗他不过,只得依他作《相约》、《相骂》两出。

大家都应当没有想到,龄官年纪虽小,地位虽卑,却敢于坚持己见,如此执拗。纵然你贵妃在此,我依然固守我的原则,如此的洒脱的性情,与其说是对自己喜好的敬畏,不如说是她对自己内心自由的尊重。

第三十六回,宝玉因各处游的烦腻了,想起《牡丹亭》的曲子来,又闻龄官唱的最好,便来梨香院央她唱一套“袅晴丝”,哪知龄官独自躺在枕上,见宝玉进来,动也不动,并且当宝玉在她身旁坐下时,忙抬身起来躲避,正色说道:“嗓子哑了。前儿娘娘传进我们去,我还没有唱呢”。

言下之意,贵妃娘娘的帐我都不买,更何况你个乳臭未干的宝玉。这令从未被人如此厌弃过的宝玉,顿觉颜面尽失,讪讪不已。

在宝玉面前,如此“傲骄”的小姑娘,恐怕还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吧,以至于宝玉不由得慨叹:“我昨晚上的话竟说错了,怪道老爷说我是“管窥蠡测”,昨夜说你们的眼泪单葬我,这就错了,我竟不能全得了,从此之后只是各人各得眼泪罢了。”

这其中应该不乏欣赏,更不乏深深的遗憾吧——这如此非同一般的女子“竟不爱我”!

同样是此回,正在宝玉备受打击,怅然若失之际,龄官的“绯闻男友”贾蔷来了,为博美人一笑,他可谓是使尽浑身解数。

本来是弄个雀儿来给她解闷,不想姑娘根却不领情,冷笑道:“你们家把好好的人弄了来,关在这牢坑了学这个劳什子还不算,你这会子又弄个雀儿来,也干这个浪事,你分明弄了来打趣形容我们,还问好不好”。

话说出来“尖酸刻薄”,慌得贾蔷又是赌誓又是赔不是,可以想象这完全就是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生活日常的翻版啊,可见小姑娘敏感、“多疑”的心性是丝毫不逊于黛玉的。

既然是翻板,像“黛玉葬花”这样极富画面感,极富美感的生活场景,在龄官身上,在她的生活中,也就呼之欲出了。它就是“龄官画蔷”。

刘心武老师曾说,“黛玉葬花”在今天看来,本质上就是一个行为艺术,“龄官画蔷”难免让人感觉有“效颦之嫌”。但刘心武先生却忽略了这她俩心性极为相似,哀婉自怜的心境,也极为想通。这种相通是同样的多愁善感,同样的袅娜多姿,同样的为爱痴狂……

她痴恋贾蔷,相思之情无法排遣,蔷薇架下,触景伤情,唯有寄情思于金簪,一笔一笔写下心爱之人的名字。

龄官画蔷,痴及局外,这让在墙外窥视的宝玉都不由得动容,大雨湿了身子都浑然不知。可怜一个青春懵懂的少女,不知那个让她一心痴爱的贾蔷,能否担负得起这份青涩懵懂的痴情!?

我们无从考察龄官和贾蔷最终的结局如何,但是如果真如大家所说,她乃黛玉之影,她是否也会和黛玉一样难逃红颜薄命,走进曲终人散的悲情宿命里呢?或许连作者都不忍心写出来吧。喜欢此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