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姨娘的派系不容小觑

作者:黛袭

这个世上总有一些年轻人,没受过苦,没遭过罪,在自己生活的圈子中,比别人优越那么一点点。

这个时候,他们就变得特别不能碰钉子,在他那里面子比天大,什么事,他说行就要行,一旦有人不给面子,马上觉得自己成了别人玩笑的“梗”,所以要死扛到底,把自己逼到死胡同,造成不可知的后果。

岂不知,大家自己过自己的日子,谁有闲心拿你曾经碰过的壁过不去的坎当回事?说到底,这种人还是太拿自己当根“葱”,外表强大,内心卑微。

我同事,因为在一次演讲时犯了一个知识性错误,事后,有人对此提出了批评,他却摆出牵强的理由为自己辩解,结果遭到所有人的炮轰,弄得他更不下来台,这又何必呢?红楼中也有这样的人,钱槐便是一个,当然他不是在工作上死要面子,他是为了一个拒绝他的女孩。

钱槐,赵姨娘的内侄,至于这个内侄为什么姓钱,而不是姓赵,我不想追究,我关注的是这个小伙的家庭背景和成长环境。

先看看赖大家,赖大依据主子对他家的世代恩宠,几十年间积累起巨大的财富,赖嬷嬷在家里和贾母一样做老封君,家里的花园竟然有大观园一半的规模大,别忘了赖家是奴才呀;

再看看和钱槐父母差不多地位的周瑞,周瑞早年因为一块地和人打官司,借助王狗儿的父亲才了了此事。这块地当然是周瑞自家的私地,不然贾府肯定出面解决了,还用借助王成一个小小的京官吗?

狗儿回忆这件事的时候显然也是他王家和周家的私事口气,所以,周瑞只是一个管田庄的奴才,但他家不仅私宅私地俱全,他老婆回家之后还有小丫头伺候,日子过得是何等的舒服滋润;

钱槐的父母在贾府干什么?在贾府库上管帐,这可是个好职位,多少奴才眼馋心热:对外,可以借助贾府权势捞取好处;对内,可以糊弄老爷公子中饱私囊。探春管家时发现多重交叠使用费用,但长久以来却没有人革除这弊端,肯定和钱槐父母这样种管帐的既得利益者有关。

他家不富裕谁家富裕?他父母是谁家亲戚?是老爷贾政的小老婆赵姨娘的亲戚。鸳鸯骂她嫂子时说,“怪道成日家羡慕人家女儿做了小老婆,一家子都仗着她横行霸道的,一家子都成了小老婆了,看得眼热了,也把我送往火坑里。我若得脸,你们在外头横行霸道,自己就封自己是舅爷了。”

虽然赵姨娘在主子中地位很低,号称“苦瓠子”,但娘家人因此沾了赵姨娘的光也是不可否认的。

比如赵姨娘的兄弟赵国基平日做着一份体面又悠闲的工作——跟贾环上学,死了,别的丫头比如晴雯最多赏十两,但赵国基因为是赵姨娘的兄弟,所以裳了二十两,饶是这样,赵姨娘还嫌少了一半,和管家的女儿大闹一场。这样看来,钱家作为赵姨娘的亲戚,他家不有势谁家有势?

钱槐生在这样一个家庭,吃喝穿戴肯定比一般小厮要强很多,这且不说;

就说钱槐的工作岗位,得来也是轻而易举,一般小厮要经过严格挑选才能跟少爷们上学,不机灵的肯定派不上,只能干体力活,比如扫院子,挑水。但钱槐因为是赵姨娘的内侄,直接就做了贾环的小厮,将来贾环自立门户,这就是有功之臣了,得到重用的机会远远大于其他小厮,这也不说;

我们来看钱槐的一个特权,在婚配上,一般小厮只能眼巴巴的等到二十五岁,指望贾府上层配一个老婆。至于这个老婆是琥珀那样能干的还是傻大姐那样憨傻的抑或是多姑娘那样风流的,除了听天由命什么也做不了。如果私自和谁好,被上层知道了,要么和潘又安一样赶快逃走,要么就等着打死。

但钱槐不必这样,因为家中有钱势,他可以在府中挑选自己可心的丫头(当然老爷公子相中的除外)然后让父母求求主子这事就成了。钱槐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从小到大处处要比别的孩子优越很多。

贾府比较高等的奴才的孩子,除了小红和赖尚荣比较争气外,其他好像都很纨绔。比如来旺家的儿子容颜丑陋,一技不成,比如周瑞家的儿子在凤姐生日时叫他端个馒头都洒了一地,很难想象平时会做什么?

钱槐呢?我想,应该是介于这两者之间:

一方面,为人精明,他不象那些其实没有任何理由可以纨袴的子弟那样没头脑,平日懂得为朋交友,柳家的外甥病了,和一大帮子小厮一起去看,这说明他们平时应该就玩的很好;

一方面,他又自恃钱财,沾花惹草,负面新闻多多,柳湘莲虽然平时也眠花宿柳,但心中有一块圣洁的角落是留给未来老婆的,钱槐或许也是,尽管和别的丫头调笑无度,可是希望自己的老婆是个纯洁的好女孩。

钱槐素日看上的是谁?原来是柳家的女儿柳五儿。柳五儿从小体弱多病,一直没有出来上班,家庭条件明显赶不上钱家,但她和鸳鸯袭人紫鹃一样标致。据我感觉,甚至比这些人还要风流灵巧一些。

钱槐看上五儿,正是看上了五儿的标致。喜欢漂亮的女孩做老婆,大约正好说明钱槐其实是个爱面子的小伙。

柳家父母都愿意,柳家的丈夫不入流,全靠妻子张罗周旋,才把日子过的像个样子,柳家的平日又小意殷勤,他们自然觉得能和钱家这样的人家联姻已经不错了。

但五儿却另有其志,根本看不上貌似“花花公子”的钱槐,尽管钱槐三番五次央中保媒,注意是“三番五次”,可见钱槐决心之大,但五儿就是不愿意。钱槐“又气又愧”,气什么?大约是五儿这丫头眼光竟然如此之高,挑战了他一向高高在上的面子;愧什么?大约是平日没有约束自己的行为,最终自食其果。

我想,最初,钱槐对五儿的感情应该是真的,属于“你的阳光照进我心里”那种,遭到五儿的拒绝后,却不能一笑了之。

钱槐势必要通过父母给柳家压力。所以柳家外甥家里,正好碰到时,柳家的看到钱槐在内,就赶紧推说有事,避免正面接触;为了尽快落实工作,找到靠山,柳家的努力为女儿跑前跑后,这样的信息势必要传到钱槐那里。

柳家的回来的时候,看门的小厮就央求柳家的给他带果子吃,还说已经知道柳五儿正在怡红院找工作的事情。

这样看来,钱槐岂能不恨?眼睁睁看着那个女孩不理自己,自己也无能为力,心气极高的他怎么能咽不下这口气?想要的竟然也有要不到的时候,他会觉得所有的目光都在嘲笑自己,所有的“荣耀”都离自己远去。

这个小伙把自己逼进了死胡同,出不来,很痛苦,他在心中发誓“定要弄成此配”。

爱情的卿卿我我、你侬我侬、天荒地老、永不相负只存在于小说中,现实生活永远是现实生活,你拒绝我了,我没了面子,那么为了面子我也一定要娶到你,否则别人怎么看我?我以后还能“愉快的和别人聊天”吗?

后来,五儿死了,钱槐或者才死心,不然,他怎肯善罢甘休,但是依照他的力量仿佛又不能夺回五儿,所以由爱生恨还不知道怎么挑唆贾环生事呢?

偌大贾府矛盾横生,派系林立,构成一幅社会百态图。这幅图从未消失,里面的故事一直在上演。卑微的人们,有时会把鸡毛蒜皮的事情放大成天的模样,其实这又何必呢?宝玉教训贾环时,说,这里不好,别处去玩,难道在这里哭一阵子,就好了?这些话,其实告诉我们:与其认真计较,不如转身离开。这样,于人于己,都松了绑,自由的呼吸于蓝天下又是多么舒畅。喜欢此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