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花吟里三句诗,早已撕开王夫人的画皮

最狠王夫人

文/中医张

曹公在巜红楼梦》里,对宝玉母亲王夫人虽然字里行间把她描写成貌似一个与世无争,吃斋念佛,心地善良,乐善好施,上敬公婆下育儿女,睦对妯娌的一位诰命夫人,但实际上,她与那道貌岸然的丈夫贾政一样,都是假的正人君子。

相反王夫人是一个非常自私,心狠,谎话连篇,上蒙尊长,下欺弱小,苛对丫頭的假慈悲之人。黛玉在“葬花吟”里写到"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王夫人就是这风刀霜剑的领军人物!下面让笔者慢慢地剥下王夫人的画皮。

王夫人的自私估计不用多说,看过《红楼梦》的人都知道,金玉良缘就是她和她妹妹薛姨妈一起策划,借助她当了贵妃的大女儿元春的外力一手促成的。

可恨高鹗却让贾母和王熙凤一起,用掉包记背了个促成金玉良缘的黑锅。

同时,看书里描写她对丈夫姨太太所生的两个儿女,以及对她唯一孙子贾兰的态度就看得出,她的慈爱是只给她的宝贝儿子宝玉的,谁要是危及了她和她认为的宝玉的利益,王夫人都会毫不留情地将其去之而后快。

也许有人说她对探春不错呀。

要知道探春是个姑娘,总有一天会出阁的,对她和宝玉构不成利益竞争,相反她对探春好,对她的贤良,大度有利无害,她的策略是扬探抑环,把探春捧得越高,越衬托她弟弟贾环的猥琐,她从来就没有信任过探春。

当她即使不得己用非亲生的探春和媳妇李纨管家时,也要把她信得过的,与她利益一体的宝钗不伦不类地塞进去,协理事务的。

所以每当读到贾环在《红楼梦》第二十五回"魇魔法叔嫂逢五鬼,通灵玉蒙蔽遇双真"里将油汪汪的蜡烛往宝玉脸上推的时候,我对贾环的厌恶远少于对王夫人的,反而心生对贾环的怜惜和同情。

好好的一個孩子就这样被压抑摧残了。

看看书中的描写吧:"且说王夫人见贾环下了学,便命他来抄个《金刚咒》唪诵”,大家想想,贾环还是个孩子,刚从学堂受拘束出来,还没休息,也没机会到他母亲赵姨娘跟前撒撒娇,就被王夫人拘着抄《金刚咒》,并且是"命"他做,意味着没有回旋的余地,王夫人这是故意地对贾环施精神虐待。

不光是她,在她的默许或暗自怂勇下,她身旁的丫头们一起对还是小孩的贾环施虐,所以身为贾三爷的他,支使丫头们时,也没有丫头理他。

曹公文中说:"众丫头们素日厌恶他,都不答理。”

看看这就是贾环平时在王夫人屋里的处境,比个有脸的奴才都不如!

曹公用了个鲜明对比的方法,描述了当宝玉在同一场境出现时王夫人的表现:

"宝玉也来了,进门见了王夫人,不过规规矩矩说了几句话,便命人除去抹额,脱了袍服,拉了靴子,一头滚在王夫人怀内。王夫人便用手满身满脸摩挲抚弄他,宝玉也搬着王夫人的脖子说长道短的。

王夫人道:“我的儿,你又吃多了酒,脸上滚热。你还只是揉搓,一会闹上酒来。还不在那里静静的倒一会子呢。”

这是一副典型的慈母娇儿的场面,如果设身处地想想,当时贾环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态?他在王夫人屋里,孤单单,没人疼没人爱的,长期地生活在这样一种扭曲的环境下,怎么不由嫉生恨?所以这油灯泼在宝玉脸上的始作蛹者,实为王夫人也。贾环这种小孩子下意识的举动,正好给王夫人以口实,可怜的贾环从此背了个不长进的,心黑的下流胚子名声,还带累了他的母亲随时与他一起挨骂。

再看王夫人对贴身丫鬟金钏儿的态度,就因为她与宝玉的一句玩笑话,触碰到了她内心深处的痛,翻身一把掌,不顾金训儿多年相处,尽心服侍的情面,也无论她如何苦苦哀求,心硬如石地逼她回家,生生地把一条命逼得跳了井。

事后王夫人居然点头叹道:“你可知道一件奇事?金钏儿忽然投井死了!”

宝钗见说,道:“怎么好好儿的投井?这也奇了。”

王夫人道:“原是前日他把我一件东西弄坏了,我一时生气,打了他两下子,撵了下去。我只说气他几天,还叫他上来,谁知他这么气性大,就投井死了。岂不是我的罪过!”

王夫人不只公然撒谎,掩盖她致人投井的罪恶,还假惺惺地说只是吓吓,气气金钏儿,把金钏儿的死归咎于她的气性大,言下之意是死了活该。

试想想,金钏儿是王夫人的贴身丫鬟,她应该是对主子的为人和心思最了解的人。所以她不顾一切地求道:“我再不敢了!太太要打要骂,只管发落,别叫我出去,就是天恩了。我跟了太太十来年,这会子撵出去,我还见人不见人呢!”。

其实估计金钏儿知道,如果太太不留她,也就是不饶她,如果她主子不饶的人,活着比死了还难受,与其生不如死,还不如一死了知,所以她投井了。

王夫人不只是对下一辈的人撒谎,她对宝钗说金钏儿是因为弄坏了东西,她打了两下,金钏儿负气投井的。她对她的婆婆贾母也是谎言一片,王夫人明明是抄拣大观园,撵走晴雯,她明知晴雯是老太太看好给宝玉的人,但由于她长得眉眼有些像林妹妹,犯了她心头大忌,故她不顾打狗要看主人的脸面,先发制人,将心比天高,身为下贱的晴雯赶出府去,而对老太太却撒谎说:晴雯是患女儿痨死的。

媳妇敢对长一辈的贾母撒谎,这在古时,可是大孝不敬的,但她敢无顾忌地欺上瞒下,你说王夫人狠不狠?

不知道诸位有没有好好地读一读二十八回,每读到这回"蒋玉函情赠茜香罗,薛宝钗羞笼红麝串"我都不由为孤助无依的黛玉落下同情的眼泪。深深地体会到黛玉所写的《葬花吟》的凄苦景像:"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处诉""三月香巢己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对她的处境感同身受。

曹公二十七回用黛玉的巜葬花吟》结尾,紧接着在二十八回用白描的手法描述了宝玉向王夫人要360两银子为黛玉配药玩笑的生活场景,人物不多,就王夫人,黛玉,宝玉,宝钗,王熙凤,笔墨也不多,但非常生动和伤心。

当宝玉说:"这些都不中用的。太太给我三百六十两银子,我替妹妹配一料丸药,包管一料不完就好了。”

王夫人的反应是非常反感和强烈的,她居然很不雅地回击道:“放屁!什么药就这么贵?”这就是王夫人一个贵族夫人的口气,对儿子的善意竟然如此的评价。

然后宝玉戏说到这药有多么地难配和奇特,想引起王夫人对黛玉更对的关注,末了,还拉着宝钗帮他圆谎,宝钗不想搅进去,故她笑着摇手儿说:“我不知道,也没听见。你别叫姨娘问我。”

王夫人听后,曹公用的是王夫人笑道:“到底是宝丫头,好孩子,不撒谎。”

对宝钗慈爱赞赏有佳,宝玉站在当地,听见如此说,一回身把手一拍,说道:“我说的倒是真话呢,倒说我撒谎。”口里说着,忽一回身,只见林黛玉坐在宝钗身后抿着嘴笑,用手指头在脸上画着羞他。

宝玉向林黛玉说道:“你听见了没有,难道二姐姐也跟着我撒谎不成?”脸望着黛玉说话,却拿眼睛瞟着宝钗。黛玉便拉王夫人道:“舅母听听,宝姐姐不替他圆谎,他支吾着我。”

可以想象当时黛玉小女儿模样拉着王夫人撒娇的姿态和语气,但王夫人连笑也没笑,曹公写的是:王夫人也道:“宝玉很会欺负你妹妹。”淡淡的一句话,比一比她先前对宝钗说话的神态和语气吧。

宝玉费了那么大劲想拉他的母亲对黛玉表示一下不一样的关心,最后以失败告终。

看看王夫人对林妹妹及其他人的态度,你就不难体会她为什么会有"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感叹了。

《红楼梦》里的王夫人就是满嘴里的仁义道德,但一肚子的自私凶狠,无情,让大观园里的弱女子们防不胜防,所以我说最狠王夫人。喜欢此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