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雪芹因何不敢写出紫鹃的判词?

亦母亦姐亦知己,林黛玉的好闺蜜紫鹃

作者:林书凡

阅读《红楼梦》,我们看着大观园中众多的姑娘们,我们感受着每个姑娘们的性格、情感纠葛和命运安排,我们会时而开心大笑不已,时而又悲伤哭泣,时而又觉得愤慨和无奈。

可很多时候,我们却很少想到那些丫鬟们,为他们去思考,他们的内心究竟是怎样的,他们有着怎样的思想。其实,或许他们和姑娘们一样。有着丰富的感情,有着对未来的憧憬和渴望。

有时候感觉很疑惑,为何在金陵又副册中,曹雪芹先生写到了晴雯,袭人,香菱,却没有提到紫鹃呢?而且与他同命相连的黛玉的判词也非常的简洁,只是道出了黛玉的才华,至于命运际遇怎么样,作者留给我们的除了空白就是谜语。

紫鹃的命运与黛玉的命运息息相关,作者似乎是故意没有写出紫鹃的判词,因此在她身上也没有透露一点消息。对于这一切,作者只是让我们去看故事。或许了解了下面的故事,我们会有所发现。

紫鹃本是贾母的丫鬟,贾母因见初来贾府的林黛玉身边无得力丫头,便将他与了林黛玉。本名原叫鹦哥,后林黛玉为她改名为紫鹃。

其实说紫鹃是照顾小姐林黛玉,不如说紫鹃是林黛玉的姐妹。她是林黛玉的姐姐,照顾着多病的林妹妹。林黛玉也视她为姐妹,而不是小姐与丫鬟的身份。

细读红楼,我们可以从多处看出二人感情深厚,同时,在林黛玉的影响下,紫鹃也有了抗拒世俗的思想,他们背离世俗,彼此惺惺相惜,互为知己。

在贾府中,虽然有贾母的深切疼爱和关怀,但是很多时候,寄人篱下之时,真正需要的是心灵的安慰和寄托,希望有一个体贴关心,情真意切的姐妹去倾诉,去述说心事。

而紫鹃,正是这样的一个女子,她心底善良,勇敢,敢于追求。她也深知黛玉的不易,明白黛玉的为人,纯真善良,待人真诚,无主仆分明之界限。紫鹃也真心实意的去照顾黛玉。二人互诉衷肠,视彼此互为姐妹。

在第29回,因宝玉和黛玉俩人都有些痴病,二人都每用假情试探,最后俩人本是一个心,但都多生了枝叶,反弄成俩个心了。俩人大闹错会其意。一个气的砸玉,一个大哭大吐。最后贾母来了方才平息。

在俩人分开后,都自悔太过鲁莽,一个在潇湘馆临风洒泪,一个在怡红院对月长吁。紫鹃可以委婉大胆的说道:“是姑娘太浮躁了些,纵是宝玉有三分的错,姑娘也有七分的不是。正说话间,宝玉来了,林黛玉听了道:“若是宝玉,不许开门!”紫鹃道:“姑娘又不是了。这么热天毒日头下,晒坏了,人家怎么样呢!”口里说着,便出去开门了。

足可看出紫鹃在林黛玉心中的分量。她知道林黛玉的心思,但她也可以直率,坦诚的说出黛玉的不该,而不像那些丫鬟般畏畏缩缩,不敢言语。只因她视林黛玉为姐妹。有什么差错不当的地方,她会真诚的告诉林黛玉。而林黛玉也视她为姐妹,听从她的教导,追逐自己的心。

在宝玉挨打之后,黛玉自立于花阴之下,看到众人都去看宝玉,使自己忍不住想起了自己的身世,父母早亡,自己寄居在祖母家,不禁泪珠满面。忽见紫鹃从背后走来说:“小姐,赶快吃药去吧,开水又冷了。而且大早上雨水深,”黛玉说:“你到底要怎样?只是催,我吃不吃,管你什么相干!”

紫鹃笑道:“咳嗽才好些,况且在这个潮地方站了半日,也该回去歇息歇息了。”

紫鹃此话一出,黛玉才从缠绵的心思中惊醒过来,觉得有点腿酸,呆了半日,方慢慢的扶着紫鹃回去。

这足可以看出紫鹃的体贴真诚,她不在乎黛玉的拒绝和脾气,而是笑着和劝她。她视林黛玉为孩子为姐妹般的来照顾。也知道林黛玉的话只是心里边难过,自己情愿当林黛玉的知己。抚慰她受伤的心灵,让她幸福快乐!

在第57回,慧紫鹃情痴试莽玉,她背着林黛玉探试贾宝玉对林黛玉的感情,不无用心,哪怕是遭受主人的打骂甚至是更严重的事情——死亡,她都毫无畏惧。

和林黛玉相处的日子久了,她也有了叛逆精神,她意识到每个人都应该追求自己的幸福。在她的意识中,她知道宝黛二人他们有着共同的思想追求,彼此互相尊重,早已视对方为自己的生命。这使紫鹃不得不为林黛玉考虑婚姻大事。

紫鹃深知贾宝玉和林黛玉彼此的心事,他们彼此有情,无奈当时的社会里,感情都是父母之命。宝黛爱情再成熟,也要人牵线搭桥。

因此,薛姨妈后来提到宝玉的亲事,还说道不如将林妹妹定于宝玉“岂不四角俱全”,紫鹃听了便忙的跑过来,希望薛姨妈尽早向贾母提出,将二人之事定下来,自己也就放心了。

但这只是黑色幽默,紫鹃的善意的话语却遭到了薛姨妈的刻意调侃,薛姨妈说是紫鹃是自己急着寻找归宿。或许这只是薛姨妈的一条计策吧,却给了紫鹃和林黛玉一个泡沫般遐想的美梦!

在林黛玉临死之际,想到的也是紫鹃,而不是和自己一块来到北方的雪雁。黛玉攥这紫鹃的手使劲说到:“我是个不中用的人了。你服侍我几年,我原指望咱们俩个总在一处。不想我——”说着,又闭了眼喘息。半天,又说道:“妹妹,我这里并没有亲人。我的身子是干净的,你好歹叫他们送我回去。”

黛玉希望她死之后大家能把她带回到南方去,带回自己父母的身边。

紫鹃听了,更是哭得死去活来。

林黛玉的临终遗言,喊她叫紫鹃妹妹,可是黛玉却又说在这里没有亲人,这是黛玉百分之百的肯定紫鹃在她心里的位置。临死之际,没有亲人,她把紫鹃当作了在贾府中唯一的亲人,唯一的依靠!其情可真,可贵,也甚是悲凉。

黛玉的死,使得紫鹃的反抗更彻底,当林之孝家的此刻来叫紫鹃去听使唤。她却毅然决然的抗拒了这一命令。她不想屈从于冷血的人们,她开始憎恶贾府的残酷与冷漠。她只是想送姐妹最后一程,让她可以安心幸福的离去。

或许紫鹃没有贾宝玉和林黛玉他们那样勇敢、执着、大胆的反抗精神。但是紫鹃勇敢对自己的姑娘进行劝告和为自己的姑娘争取幸福,就已经十分了不起了。“万两黄金容易得,知心一人却难求!”紫鹃跟林黛玉的感情比金子更可贵。

只是她俩的命运都太过悲苦,她俩的苦难作者不敢用判词直言而详尽的形容,只想留下空白,让自己少一份悲痛。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