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附与背叛,贾探春与王夫人的恩怨情仇

探春,不惧

《红楼梦》中的女儿,皆是钟灵毓秀,宛如神作。尤其是林黛玉和薛宝钗二人,她们在书中颇得作者喜爱,甚迎读者眼缘。

薛林之才,薛林之貌,薛林之质闻名于贾府内外,着实让上上下下口服心服。

然而,十二金钗之中,唯一的人虽难与薛林争衡,然出于姊妹之上。除了薛林外,最受人喜爱的红楼女儿是她,最受人赞叹的红楼女儿亦是她,而作者最是赋予敢于正面对立恶势力个性的人物还是她。她便是贾府中最香最为耀眼的“玫瑰花”,贾探春。

按照王熙凤的话来说,探春是位“先天不足,后天补足”贾府小姐。

作为荣国府二房贾政的庶女,在嫡庶严明的封建社会中,对于才高精明的探春而言无疑是一个最为重大且伴随她一生的不利因素,可是探春没有因此而退缩畏惧。

她明白自己的身份,人贵己者自贵,人贱己者自轻。虽为庶出,但探春终究是贾府的正牌小姐,举手投足之间器宇不凡。即使是面对贾府众人的闲话,她也丝毫不会减少自己作为贾氏小姐的骄傲,也丝毫不会畏惧这些闲言碎语。

探春的生母,是低俗嚣张的赵姨娘;探春的亲弟,是形容猥琐的贾环。

贾环承袭了赵姨娘的脾气,是个“撩了毛的小冻猫子”,不被众人看好,亦没有大的成就,这也就意味着贾环没有好的未来。

而赵姨娘却又是那样的品德性格,张狂无礼,想要地位却又在自损形象,可以说这两位探春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没有为探春带来丝毫的益处。

因而,探春想要生存,只能够依附于贾府上层的实权者王夫人,以图扬眉吐气。

在《红楼梦》第四十六回中,鸳鸯女誓绝鸳鸯偶,贾母因为大儿媳邢夫人欲强要鸳鸯,“一味怕老爷,婆婆跟前不过应景儿”而动怒,却因大儿媳不在跟前而迁怒于二儿媳。

此时,由于贾母是贾府的最高统治者,在场者无一人敢发声。然此时探春却勇于站出来为王夫人说话,因此事深得王夫人的欢心。探春因此得到了王夫人的青睐,也为自己能够一展抱负奠定了基础。

很快,凤姐病倒,王夫人便予以探春重任。而探春只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姐,哪里能比的上“办事办老了的”贾府执事一样经验丰富。贾府的奴才是出名的恶毒,刁难在所难免,这一点冷眼旁观许久的探春恐怕早已料到。

然而探春并没有退缩,而是在小心翼翼之中迎难而上,怒斥吴新登家的,怨诉赵姨娘,兴利除宿弊,将贾府上下打理的井井有条。这一功,王夫人记在探春和宝钗的身上;而贾母,书中虽是留白,我想以她慧眼,必定是将这一功记在探春身上。

如果探春一直都是依附王夫人,那么她也就不值得古今读者浓墨重彩的去分析和夸赞,曹公亦不会把她摆在仅次于薛林和贾府支柱元春之后的位置。

她知道什么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亦懂得 “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

在抄检大观园中,探春的一巴掌响彻千古,她不仅仅是狠狠的打在王善保家的脸上,更是打在长辈邢夫人的脸上,亦是拂去了一直依附着的王夫人的面子。

在这一环节之后,探春就将失去了王夫人的信任。可是探春始终是表里如一,没有丝毫的畏惧。

可以毫无保留的说,贾府之中的男儿,哪怕是四大家族中的男儿,都不及一位贾探春。而探春所怀有的嫉恶如仇的侠义气概,《红楼梦》中更是无人能及。她不惧,不惧怕自己因为心中执着的正义而丧失前途,不惧怕掣肘云天志气的嫡庶等级,她是十二金钗中唯一一位不像女子的女子,是整部书中最具英魄的女儿。

贾探春,她心系贾府,志气高昂;身为女儿,依旧想拯救整个濒临绝境的大家族。同时,在他人触及自己心中正义的底线时,在有人想打扰大观园这个美丽的“伊甸园”时,她勇敢的站出来,勇敢的维护姊妹们平静的生活。

这就是贾探春,不卑不亢,不屈不惧。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