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宝琴从林黛玉处回来说了什么,致使贾母怒火攻心?

因为王熙凤被气哭了,大家正在谈论邢夫人的是非,这个时候,薛宝琴了,大人的烦恼,大人的龌龊不想让孩子知道,大家立马就停止了谈论。

贾母喜欢薛宝琴,对薛宝琴表示关心,就问了一句:“你在哪里来?”

薛宝琴道:“在园里林姐姐的屋里大家说话的。”

薛宝琴的话语本是平常不过,她话语的情景,也应当是平常不过的,园中姐妹们大家在一起说话,也不是一日两日的事情。

可是,听了这话的贾母却突然要替两个小角色撑腰,这两个小角色分别是喜姐儿和四姐儿。

于是贾母就专门叫来了一个老婆子,命令她回去告诉园里各处的女人们,不许嫌贫爱富,大家照顾这姐儿俩,也要经心些。

这是贾母作为一位长辈的温厚与慈爱,我们也应当见怪不怪,可是贾母说着说着,语气却越来越不对劲,重点已经不是温和,似乎变成了愤怒。

就在刚刚,贾母还骂邢夫人平日里心里就没好气在她的生日之际借机发作生事。转瞬之间,贾母似乎也是在挥洒平日的怨愤,向邢夫人学习。

且看贾母说了什么:

我知道,我们家的男男女女,都是“一个富贵心,两只体面眼”,未必把她两个放在眼里。有人小看了她们,我听见可不依。

看看贾母这话,可是在骂人啊,把势利的人们骂得体无完肤。后来鸳鸯传出贾母这话去,该让多少人汗颜啊。

那么贾母内心积蓄已久的这份怨愤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形成呢?

个人认为,是从林黛玉进贾府的时候开始的。林黛玉在贾府虽然倍受贾母疼爱,可是一直以来却都是被欺负的,“一年三百六十日,风霜刀剑严相逼”就是林黛玉心理上及其处境的真实写照。

作者告诉我们一个实事,在贾府里,薛宝钗几乎是处处收到人们的褒扬,林黛玉则被人们挖苦着,讽刺着,说她爱耍小性儿。难道真的是林黛玉不善人际交往,比不上薛宝钗和蔼可亲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真正的答案而是贾母道出的那十个字——一个富贵心,两只体面眼。林黛玉的处境不妙,是大家的势利眼在作祟。

话说大家不都说林黛玉是红楼梦的首富,虽然有点夸张,但是在许多人心目,林黛玉至少也不是个穷光蛋。又怎么说是因为她的苦寒,是因为她比不上薛宝钗富足而遭到大家的冷落呢?

我想说的是,只有一个实事,林黛玉是寒苦的。就如同贾宝玉说的一样,贾府再有钱,它不属于贾宝玉,更不由贾宝玉支配。同样的,林家再有钱,它也不属于林黛玉。就算林黛玉两次进贾府都带了许多金银财宝到了贾府,也不归林黛玉保管。况且,是否带来钱财这种事情,外人(贾府的男男女女们)也并不知情,大家只知道林黛玉是只身来投靠亲戚的。林黛玉父亲在家曾经做再大的官,她林黛玉在贾府也只能像其他人一样,每个人领一份少得可怜的零花钱。这样,大家又怎么会觉得林黛玉富有呢?

大家要的是好处。反观薛宝钗,那可是十足的白富美,家里的生意由她打理,在她手上进出的钱财数不清,能实实在在地支配钱财。这就是薛宝钗在人际交往之中具有的得天独厚的优势了。她家有钱,她自己更有钱,一些势利的富贵眼们怎不会高看她一眼,夸她、赞美她,这是人之常情啊。

毕竟薛家家业大,贾府里的下人门自己或亲戚朋友要找个好工作,巴结好薛宝钗,找到薛宝钗,那个工作也就是一定的了。

回过头来看看贾府里的那些下人门,她们巴结林黛玉,吹嘘林黛玉,求林黛玉有什么用,他们内心里有的只是眼前的利益,有点只是嫉妒林黛玉,不服气林黛玉。贾母对林黛玉的好,成了那些男男女女口中的酸葡萄。

林黛玉就这么被世俗的人们小看着,欺负着,贾母不好因此而骂那些势力的人们,她的心里又怎会不窝火呢?林黛玉是她的外孙女,作为外祖母,她疼爱外孙女一点,还有错吗?薛宝钗再有钱,他们奉承薛宝钗也太厉害了点吧。但是也没必要抬一个,打一个啊。

不过这也不能怪啊,贾府里的庸俗之辈,哪里看得懂林黛玉身上所具有的低调的奢华。

你有没有发现,贾府里,下人门大多都爱薛宝钗,主子们大多都爱林黛玉,这正好说明了薛宝钗是身上散漫了铜臭味的富商,而林黛玉则是贵族。

只是人都免不了俗,薛宝琴提到林黛玉,目下又有两位像林黛玉一样寒苦的姑娘,因之触击了贾母的内心,就在这之前又有邢夫人的作恶,贾母是性情中人,发泄一下,间接为林黛玉撑腰,也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喜欢此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