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宝钗在贾府赖着不走,贾母终于下了逐客令

不是孤儿寡母,也是孤儿寡母了,薛宝钗进京选秀,确实就是一个悲凉的举措。

钱财再多又怎么样,家里的顶梁柱塌了,薛家江河日下,也就成了一种必然。

薛姨妈丈夫能干,薛家家大业大,锦衣玉食,薛姨妈应当是过惯了依赖性的生活,一瞬间天塌下来,唯有年幼的女儿宝钗知书达理,懂得一点经济学问,薛蟠又是一个任性的小孩,一切都在失去,这叫薛姨妈怎么办。

思变图强,立马就变成了薛家的战略问题。让薛宝钗进京待选,就成了薛家中兴之路上的一个重要抉择。

可是,这薛宝钗并不够优秀,似乎是选秀还没正式开始,她就铩羽而归了。

首先,薛宝钗这容貌上应当不十分出众,胖胖的不符合清朝的审美标准,而且薛宝钗也不注重一个女孩子应该有的涵养与女性美。

什么花儿粉儿她都不爱,穿着又过于素净,其容貌又不是像林黛玉一样清水出芙蓉,没有女人味的她,自然也不符合皇家的审美观。

再则,宝钗已经接手家中经济事务,选秀之中,她未免要突出她这方面的才干,以作为胜选的筹码。殊不知,皇帝选的是妃子,而非臣子,仪态与娴雅才是最重压的,而不是这方面的才干。

读了后文,我们得知,薛宝钗一直爱显摆学问与能力,爱逞才干,爱插手人家的事务,如果她把她的这方面的个性表现在选秀中,就真的有些本末倒置了。

因为想进宫,薛家也准备了宫花,后来周瑞家的散宫花,则说明了薛宝钗参加选秀的事情正式败北。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薛家的挫败,贾府应当有着深深的同情,何况宝钗选秀财大势大的贾府又没有帮上什么忙,继续挽留薛家一家三口寄居在贾府,就成了贾府必然要施出的一种人情关怀。

可是,薛家一住就是好几年,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但是,你总不能赶人家走吧。最主要的是,还有个王夫人挽留着。

住就住着吧,因为王夫人的关系,却又闹起来八卦来,什么癞头和尚话,什么金玉良缘,这个股歪风突然在荣国府里肆意地吹了起来。

首先受到冲击的当然是木石前盟,宝玉黛玉争吵不断。本来两小无猜,和和美美的生活,因为这股歪风失去了岁月静好的局面,动不动就吵,怎么叫贾母不烦心。因此,第二个受到冲击的是贾母。

贾母也怜惜人家,但是这亲与疏的问题总不能不顾吧。更何况,薛家也太不自信,太不大气,搞一些小动作,也着实令人反感。既然如此,贾母又怎会继续纵容薛家人呢?给他们下逐客令也就成了必然。

像秦朝皇帝一样,明显着赶人家走的事情,贾母当然不会做,聪明的贾母采用的是旁敲侧击,转嫁的方法,想让薛宝钗离开贾府。而且这方法,表面看来却是一种十分大的恩宠,薛宝钗也应当是感到十分的受宠若惊。

这也就是贾母专门嘱咐王熙凤为薛宝钗过生日的事件了。

贾母很少专门给人过生日,但是却给宝钗过生日了,真的是非同一般啊。难道贾母真的是感激宝钗的曲意逢迎巴结讨好吗?

贾母的心早已沧桑,薛宝钗的这点油盐又怎么会令他真正动心,要为薛宝钗去做点什么呢?

所以,我们关注的重点,应当是薛宝钗过这个生日时的年龄——将笄之年。

什么是将笄之年,在古代,也就是女孩子开始正式谈婚论嫁的年龄了。这样想想一想,贾母的意思是不是很明显,薛宝钗该嫁人了。当然不是嫁给宝玉,贾母心中宝玉还小呢。

贾母又故意把声势搞大,大家都知道了,必然会引来一些求婚的人士,薛宝钗嫁人就是眼前的事情了。如此轻易就能够打法了薛宝钗,贾母也真是高明啊。对于自己讨厌的人,贾母如此做,也算是给了薛家极大的体面了,也算是有仁善之心了。

只是王夫人铁了心支持金玉良缘,一直把持着薛宝钗的婚事,使得外人在王夫人的刻意作为下,而望而却步,贾母的计划虽完美,有王夫人的干预,她的逐客令还是泡汤了。喜欢此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欢迎多多点赞分享评论。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