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去的金钏儿化作了薛宝钗?

有人说薛宝钗是“鬼”,其实,作者也有暗示吧。那就是金钏儿之死了。只要仔细探究一番,我们就不难发现,死去的不只有金钏儿,还有薛宝钗。在一定的时空里,她俩其实就是一个人。

首先,我们看她俩的名字,就大有玄机。金钏儿,本性白,而薛宝钗姓薛,雪也。雪为白色,这就暗示了她俩在姓氏上的一致。再看金钏儿,可不就是宝钗儿,都是珍贵的饰品。

其次,宝钗的判词“金簪雪里埋”跟金钏儿道出的半句歇后语——金簪子掉到井里头,都有金簪一词。可见其二人实为一体,都是金簪子。这是作者给出的重要暗示。

再次,金钏儿死后,宝钗为了讨好王夫人,说自己的衣服愿意给金钏儿穿着入殓,因为金钏儿生前经常穿宝钗的衣服。宝钗在丫头们面前,一向高人一等,她与金钏儿却有着如此特殊的关系,比她和史湘云的关系都要好,其中必然大有文章。唯一的解释,那个金钏儿或许就是薛宝钗的分身,作者用了幻笔,把一个人分成两个人写了。许多人认为宝钗黛玉也是一个人,被曹雪芹分成了两个人来写,也是如此。

还有,王夫人平常对金钏儿的疼爱,也表明金钏儿的地位在贾府非同一般。王夫人那么个少有热血的人,却把金钏儿当作女儿来养,对金钏儿万分宠爱。前面我们就说过,王夫人自己不去清虚观打蘸,却让金钏儿跟着去玩,就可见她对金钏儿的喜欢。

而薛宝钗在王夫人那里,又何尝不等于是王夫人的女儿。金钏儿和薛宝钗都是王夫人的女儿了,再加上其它的相似性,其二人实为一体,似乎就没什么值得怀疑的了。

第五,二人的性格也甚是相似。薛宝钗虽然老练狡猾世故,但是那一切都只是她吃冷香丸造成的结果。她的天性,在她完全放松之后,也会表现出一二。

她跟金钏儿一样,同样喜欢贾宝玉。金钏儿是早已认定自己就是宝玉的人了。而薛宝钗在宝玉挨打后,规劝宝玉,不小心流露出真情,也十分的羞涩。薛宝钗因为有王夫人支撑着,她一直都不外嫁,说不定她心底也会认为她早已是贾宝玉的人了。

花朝节,薛宝钗去找黛玉,转身离开后,她一个人步入大自然,也不禁表现出了她活泼的天性,去追那对白色的蝴蝶。古诗有云“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写的是儿童的天真烂漫,那个时候的薛宝钗也当是如此。

金钏儿身上的热烈,薛宝钗也有。元春送她红麝串,所有的礼物跟宝玉的一样,她觉得没有意思。可是,她还是情不自禁地笼上了那红麝串到宝玉及大家面前转悠一下。这是因为她内心有着同金钏儿一样的热烈。她只是没有拉着宝玉吃自己嘴巴上胭脂罢了。但是,宝玉午睡的时候,她为宝玉绣肚兜,也是十分热烈的啊。

第六,死去的金钏儿化作了薛宝钗。因为生前深深地受过伤,她终于知道自己那样的性格不可能被封建家长包容。她也就不得不服用冷香丸,压制自己的天性,根除自己的真性情,不再做金钏儿,化身为藏愚守拙的薛宝钗。这也是一个人由天真走向成熟的过程。

说好听一点,死去的金钏儿,也就是薛宝钗逝去的青春。只是物极必反,薛宝钗的冷与无情,又有些过头了。以致许多人认为她是鬼一样的存在,让人感到可怖。除了冷血,还有蘅芜苑的阴森与她经常性地神出鬼没(很多时候,她的出现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她总是会冷不丁地来到他人的身后或面前),都让人不可能不这样想。因此,红楼梦里也就只有史湘云像中了邪一样去蘅芜苑,跟薛宝钗去住了一段时日,其他人要玩都只是去潇湘馆找林黛玉玩,他们都都难得踏入蘅芜苑半步。贾母去了蘅芜苑,都觉得不吉祥,可怖得佷。

期待您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