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衅宝玉,耻笑袭人偷试云雨情,贾母也只好感叹一声:这丫头变了

文:王芳

初读《红楼梦》,特别喜欢晴雯这个角色,觉得她是一个具有高贵人格的小丫头,不仅长得美,而且聪明伶俐。

在“勇晴雯病补雀毛裘”一节中,更是大大的展现了她的女工,堪称完美。她率真,又具有极强的反叛精神。

霁月难逢,彩云易散。

心比天高,身为下贱。

风流灵巧招人怨,

寿夭多因诽谤生。

多情公子空牵念。

这是宝玉神游太虚幻境看到晴雯的判词,仔细思索,慢慢地觉得她被撵出大观园是必然。

首先从她的身世说起,晴雯是赖大买来役使的奴仆,而赖大又是贾府奴仆,因为赖嬷嬷常带去贾府,见贾母喜欢就被赖嬷嬷当做“礼物”送给贾母。所谓奴仆的奴仆,从这个角度讲晴雯的身份是极其卑微的。

但晴雯是个心高气傲的姑娘,她无视世俗的规矩礼教,这就注定了她处理不好上上下下的关系,为后来被赶出大观园增添了悲剧色彩。

在胡庸医乱用虎狼药一节中,曹公写到“那太医见这只手有两根指甲,足有二三寸长”,可见平日里,身为奴仆的她是不做粗活重活的。

因此遭到麝月抱怨:“你今个儿别装小姐了,我劝你也动一动儿”,而晴雯却答道:“你们都去尽了,我再动不迟。有你们一日,我且受用一日。”

显然她的这句话是十分不符合自己的身份特征,典型的“小姐心,丫头命”,无意中就惹得其他人不高兴。

她不但不懂得收敛,反而是越发的骄纵,连宝玉都无可奈何,因而才有了《撕扇子做千金一笑》这一章回。

端阳节,宝玉因与宝钗、黛玉发生不快而闷闷不乐,偏巧碰到晴雯不小心将扇子掉在地上,将骨子跌折,宝玉因此叹道:

“蠢才蠢才,将来怎么样?明日你当家理事,难道也是这么顾前不顾后?”

这件事换做是袭人,肯定是拾起扇子向宝玉赔不是,一场风波就此平息。

但我们的晴雯却冷笑道:“二爷近来气大的很,行动就给脸子瞧。前儿连袭人都打了,今儿又来寻我们的不是。要踢要打凭爷去。就是跌了扇子,也是平常的事。先时连那么样的玻璃缸,玛瑙碗不知弄坏了多少,也没见个大气儿,这会子一把扇子就这么着了。何苦来!要嫌我们就打发我们,再挑好的使。好离好散的,倒不好”。

好一副伶牙俐齿,想必在说这话的时候她已经完全忘记自己的身份,也许就是遇到宝玉这样的好欺负的领导,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面对前来劝架的袭人,晴雯犀利的说到:“我倒不知道你们是谁,别叫我替你们害臊了!便是你们鬼鬼祟祟干的那些事儿,也瞒不过我去,哪里就称起我们来了,明公正道,连个姑娘还没争上去呢,哪里就称上我们了”。

这几句话,可谓是火药味十足,不领情就算了,还这样冷嘲热讽,大胆讥讽袭人偷试云雨,揭露了袭人的隐私,这种难以启齿的事情都说得出口,如此毫无顾忌地戳痛别人的内心,难怪她处理不好和同事的关系。

除此之外,她也没有和贾母、王夫人等上层领导搞好关系。

像晴雯这样锋芒毕露,不计后果的任性而为之,真的是有点“作”。还有,在处理事情上,她也拿捏不好这个“度”。

在《俏平儿情掩虾须镯》一回中,在得知是怡红院的坠儿偷走之后,平儿特意背着晴雯告诉麝月要提防坠儿,借机打发走她,这样低调处理是因为怕伤了宝玉的脸面,二是引起贾母、王夫人的不满。

不告诉晴雯的原因是知道她的性子定会弄的满城风雨,结果弄得大家都过意不去。

且看晴雯宝玉一五一十的告诉她事情的整个经过是如何处理的:晴雯听了,果然气的蛾眉倒竖,凤眼圆瞪,及时就叫坠儿,幸而被宝玉拦下。

之后见到坠儿的表现:晴雯便冷不防欠身一把将她抓住,向枕边取了一丈青,向他手上乱戳。

又大骂道:“要这爪子做什么,拿不动线,只会偷嘴吃,眼皮子又浅,爪子又轻,打嘴现世的,不如戳烂了。”

近而命人将坠儿打发出去。坠儿有错在先不假,晴雯等大丫头也有责任管好这些小丫头,但凡事都有个度,晴雯在没有请示宝玉的情况下就自作主张撵走坠儿是十分不妥的,她不是怡红院的主人,因此也没有此等生杀大权。嫉恶如仇本身没有错,但方式方法很重要。

晴雯最终在王善保家的谗言下被王夫人赶出大观园,不得不说她是冤枉的,但却是她自己一手造成的。“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从晴雯的悲剧中我们可以吸取这样的教训:做人要懂得适时的收敛自己的锋芒,否则也不会成全袭人姨娘的地位。贾母也终究只好惋惜地感叹一声:这丫头变了。喜欢此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