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已作了伪君子?薛宝钗用诗歌早已说明一切

文:姑墨王子

我还是喜欢从一个人的文字去分析她的内心,“大观园试才题对额,荣国府归省庆元宵”中宝钗的诗可以说是华丽端庄,规规矩矩的一首颂圣诗,乃初试牛刀。

芳园筑向帝城西,华日祥云笼罩奇。

高柳喜迁莺出谷,修篁时待凤来仪。

文风已著宸游夕,孝化应隆归省时。

睿藻仙才盈彩笔,自惭何敢再为辞。

这首诗给人最鲜明的感觉是,有点试探这个环境,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自己的才华的意思。透露的是,她早已知道这个世界对女子才华的容纳量,而不敢轻易露才。没敢想着像黛玉安心大展奇才,果真有些藏愚守拙。只是在贾府这盛世里,宝钗过于保守了些,没有把握好度这个问题。最后黛玉的诗作大受赞扬,说明了女子的才华,特别是诗作才情方面的才华,还是在一定的程度上得到社会的包容的。

看看,她的《海棠诗》

珍重芳姿昼掩门,自携手瓮灌苔盆。

胭脂洗出秋阶影,冰雪招来露砌魂。

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

欲偿白帝凭清洁,不语婷婷日又昏。

海棠诗中她算是隐蔽的提出了自己的为人处世的观点“淡极始知花更艳”,算是解释了她不爱花儿粉儿的理由。告诉人们的是物极必反的原理,也等于告诉众人,她的内心还是希望人们了解花的艳,而且还是一种与众不同的美丽,也就是更艳了。她似乎也是要人们了解她并不是一个冷到骨子里的人,什么都不在乎。她只是装作什么都不在乎,这是她的生存之道,她是一个用低调高歌的人。

而后,就是大观园诗的盛宴,是菊花咏绽放和螃蟹诗横行的时刻。蘅芜君在菊花诗中没敌得过潇湘子,但随后的螃蟹诗,蘅芜君却也是妙语如珠,语意也甚是辛辣,也更深一层的反应出了她的性格。先看《忆菊》

忆菊

怅望西风抱闷思,蓼红苇白断肠时。

空篱旧圃秋无迹,瘦月清霜梦有知。

念念心随归雁远,寥寥坐听晚砧迟。

谁怜我为黄花瘦,慰语重阳会有期。

如果说黛玉的洒脱有诗仙李白的影子,那么宝钗的工整自重倒有点诗圣杜甫的意思。而这首诗的意境也就仅仅生于“断肠“”二字。

虽说名为蘅芜君,也逃不过一般小儿女的情怀。多少女君子的诞生,都是因为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才不得不君子。为家,为父母,为哥哥,

。这辛酸,很多时候是不得已的虚伪。

红楼女儿诗多多少少或谶命运或伏性格,而宝钗这首诗描绘的很显然就是念人人不归的画面。后来嫁给了宝玉,以宝钗的智商、情商,她也肯定明白自己的枕边人宝玉心里永远只是住了一个林妹妹。而她却要听任命运的安排。这世上最断肠的事,不就是等一个永远不可能的人么?守着一个人,囚禁一颗心。年年岁岁,岁岁年年,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画菊》这首诗交于宝卿之手,大概也暗伏宝钗对绘画的了解吧。

画菊

诗余戏笔不知狂,岂是丹青费较量?

聚叶泼成千点墨,攒花染出几痕霜。

淡浓神会风前影,跳脱秋生腕底香。

莫认东篱闲采掇,黏屏聊以慰重阳。

这首诗的狂放跳脱还是让人吃惊不小的。此是大观园里的螃蟹宴,虽以湘云为名,但谁都知道是宝钗一手办起来的,得以的她,不免有点豪情万丈,有点即刻就想着挥毫泼墨的意思。但宝钗终究是宝钗,尾联还是收敛了一身狂热的气息。也许她也只能给自己这么一点放纵的时间吧,放纵过后,还是要人前人后周全。冷香丸时时刻刻提想着她。

宝钗的绝唱莫过于那道菊花诗盛宴过后的甜点——螃蟹诗。

桂霭桐荫坐举觞,长安涎口盼重阳

眼前道路无经纬,皮里春秋空黑黄

酒未敌腥还用菊,性防积冷定须姜

于今落釜成何益,月浦空余禾黍香

宝钗是没有林妹妹的豪情万丈,说宝玉这样的诗一百首也容易,但宝钗的语言却是辣眼睛,毒辣的毫不留情。“眼前道路无经纬,皮里春秋空黑黄”一句,似乎就把宝玉讽刺得无地自容了。

也就只有宝钗能写出这样的诗,毕竟全家靠她周全。薛蟠的作为大家都看到了,一个“呆”字足矣。家大业大的薛家竟全靠一个宝钗在苦苦支撑。因此,她满心眼里都希望男人有才干,可是宝玉始终都只愿做一只菜鸟。她当然就看不惯了。

宝钗,可以说是这些小姐里对人世冷暖了解的最为清楚的一个,选秀失利,她觉得不是自己不够好,是因为没有一个安禄山这样的好兄弟。对于贾府外的游戏规则,她也一件件亲历过,愤懑过,失望过。看到柳絮,显然,她的心也是惆怅的。

最后也是最出名的一首《临江仙》,是很提神儿的一阙词。

白玉堂前春解舞,

东风卷得均匀。

蜂团蝶阵乱纷纷。

几曾随逝水,岂必委芳尘。

万缕千丝终不改,任他随聚随分。

韶华休笑本无根,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不说别的,这首词单就信口读来,干脆利落,韧性十足,有种“老子就是不服”的感觉,相信宝钗写了心里也必然长吁一口气。

这阙词在红楼女儿诗中可谓是一声惊雷。这一声与探春抽王善保家的那一耳刮子有同样的震撼力。探春抽的那一巴掌是看不惯自家人的一些做派,而宝钗的这阙词刷新的却是整个闺阁风气。

以黛玉神来之笔,也只是风流婉转,词句只应天上有;以湘云之天真豪爽也只能做到情致妩媚。其他人也总脱不开闺阁伤春悲秋之语,像这样的语气心思确实是无人能及的,有种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沧桑,有种看透了人生却无法脱离苦海的无奈,有种一往无前的悲壮。

宝钗的人生也确实是悲壮,本是闺中女儿,命运捉弄,却要去做君子,在虚伪中煎熬。家庭的压力,也无时无刻不纠缠着她。同林黛玉一样,她也是被命运之手束缚着,有时候甚至喘不过气来。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是无奈中的呐喊,更她心中梦想的有朝一日对现实的超脱。

喜欢此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欢迎多多点赞、分享、评论。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