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赦在贾母面前说的一席话,吓得贾政浑身冷飕飕

不知道贾赦是没脑子里了,还是真的豁出去了,那个中秋之夜,贾赦的一番话,无疑是晴天里的一声霹雳。那个月光清寒的夜晚,带给人心理冲击,则有仿佛是雪上加霜。

好戏刚刚上场,贾赦就开始制造不和谐的气氛,——借一个笑话,讽刺贾母偏心。

如果贾母在直言表示不高兴之后,贾赦知错能改,不再作姑妄之词,贾府的那个中秋晚会,总体上还是和谐的,美满的。我们看贾赦,评价贾赦,也可以只用任性、浅薄、不成熟来形容他。

但是,那个月圆之夜,贾赦或许是受到了月亮的影响,他语不惊死人,死不休。最终吓得贾政浑身冷飕飕,贾母因此伤心得泪流满面。

其实,这一切,还要怪贾政,才让贾赦钻了空子。

贾政是贾府里最无事找抽的角儿,总是在不断地制造着不和谐因素,唯恐天下不乱。贾赦的大胆,或许就是深受他这个弟弟的启发吧。

好好的中秋晚会,贾母一心寻乐,一开场就要大家将笑话,贾政如果真的孝敬贾母她老人家,该是一直极力营造欢乐的气氛吧。可是,他略微忍耐之后,还是在贾母面前放肆了起来。

首先是贾宝玉的诗作令他不怎么满意,看着贾母,为怕破坏气氛,他还是勉强赏赐了宝玉东西。后来贾环也作了一首诗,贾政就再也忍不住他的火爆脾气,开骂了。而且,不止是骂贾环,更主要的却似乎是骂贾宝玉。

瞧瞧贾政这胸襟,明明刚刚赏了人家东西,又骂人家不成器,可谓是自己打自己的嘴。贾宝玉当然不理他,他知道自己父亲内心里的狭隘,当然,也不敢理。

不过也没人同情一下他,在贾政面前为他说说好话,反倒是难入众人眼的贾环,有个人为他辩护,这个人就是贾赦。

贾赦是极赞贾环诗歌之高妙啊,称赞贾环有骨气,是大家公子的作派。不得不感叹一句,其二人真是有些臭味相投。

前头贾宝玉写诗,贾政赏了他;贾赦,为了某种平衡,越过贾政,他要大大的赏赐贾环,仿佛贾环就是他亲生儿子一般。不知道贾赦于人前是否也这么抬举过贾琏,更不知道她与赵姨娘之间知否有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来往。

有物质上鼓励,贾赦更是给出了精神上的激励,接下来的话语,当就是贾赦说出来的最震撼人心的话了。

只见贾赦和蔼可亲的拍着贾环的头,笑道:

以后就这么做去,方是咱们的口气,将来这世袭的前程,定跑不了是你袭呢?

说出这话,贾赦真真不怕雷劈,这话不是明显违背封建礼教吗?这是在鼓动贾环夺嫡啊,这也似乎是在暗示贾赦要废嫡立庶啊。但是贾赦他似乎不顾忌。

古代的爵位,向来都是由长子世袭,贾珠没了,法定继承人当然就成了贾宝玉,而贾赦在贾母、王夫人、贾宝玉面前公然鼓动贾环大胆作为(以后就这么做去),去抢贾宝玉的前程。这是红楼梦里查抄大观园后的有一场血雨腥风。

这贾赦也确实够大胆啊,刚才讲笑话就惹贾母生气,接着又变本加厉,出这这样的没有人性的话,他真是是想在这个中秋之夜气死贾母吗?贾府最终祸起萧墙,一定少不了贾赦作恶的因素。

贾政则比较虚伪,对长辈的不尊重容易放在心底,因此,贾赦说出这话,窥探了他的心思,贾政吃惊不小,倒吸一口凉气,连忙就劝住了贾赦,说道:

不过他胡诌如此,哪里就论到后事了。

贾政的语气很重,很生硬,他明显是生气了,责怪贾赦不该在众人面前捅出这“好话”来。贾赦立马就不敢言语。

关键是,贾母王夫人听见了,这让贾政往后怎么设置自己的处境,她该怎么去向贾母、王夫人交代解释。何况他贾政暂时的势力还是那么渺小,贾母还有这绝对的权威,王夫人娘家人的势力也不可小觑啊。因此,听了贾赦的话,贾政浑身冷飕飕的,就在所难免了。

但是贾政也是倔强的,只说“论不到后事”,实则是暗示一切皆有可能。而现实的情况是,由于赵姨娘的关系,贾政对贾环是有所偏爱的,这无疑也是令贾母伤心的。

随后,这中秋晚会的气氛,立马就糟得一塌糊涂,贾母在悲凉的箫声中,也暗暗地滴下来伤心的泪水。贾赦那晚摔断了腿,也真是上天对他的惩罚了。喜欢此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欢迎多多点赞、分享、评论。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