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尼僧道,谁又在真正修行

          红楼尼僧道:谁在真的修行?

                  作者:黛袭

粗略统计一下,红楼梦里有十二钗,主要尼僧道的数量之和,也是十二位,作者写得也是气象万千。

稍微读点红楼梦,都知道红楼梦中的这些和尚、尼姑、道士、道姑,绝大多数都不是真的在修行,和那些“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芸芸众生也没有什么区别,甚而更坏一点。身在佛门,心在红尘,自然也就是好戏连连了。

馒头庵中的主持静虚就是个拉皮条的,为了挣得钱财,管你什么儿女真情,只要给了银子,什么事都干得出。

张金哥和她的夫婿就是她的牺牲品,像这样的牺牲品应该不止这两个。这些沾满了鲜血的灰色收入,应该都收到静虚这个老妖婆的个人腰包里了。

小尼姑的来源,有时是大户人家遣发出来的小戏子,有时是智能这样的父母不理的孤女,都是白干活的丫头,当然又省了一批开销;

另外,尼姑庵里还做着光明正大的副业,卖馒头。可以说,馒头庵就是一个吃人的“牢坑”,和佛家的超脱众生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再看看恶毒的马道婆,本事也还算有两下子,略施了点技法,就差点要了凤姐和宝玉的命。

她这么做,完全就是为了赵姨娘平日里攒的一点梯己,活生生一个贪财鬼。

这样的人心如蛇蝎,可笑还要和贾母坐在那里大谈经典佛法。当然这也是要诳老太太点钱花花,幸亏贾母不上她的当。

水仙庵的老姑子看见宝玉去了,竟觉得是天上掉下了个活龙一般,一会功夫,就把香供纸马都预备好了,一副献媚之态,可惜宝玉看也不看。

水月庵的智通(水月庵即是馒头庵,这个时候大约静虚那个老妖婆已经死了)和地藏庵的圆心,听见干娘们诉说芳官一干人等的厉害,就想着拐两个女孩去做活使唤,嘴上却是一片善念,伪装的极其有爱,使本来不想如此的王夫人立马改变了主意。

荣国公贾源的替身张道士,人人见了都称呼一声老神仙,他能做到这样一个显耀位置,完全是性格上八面玲珑的缘故。

不用说他和贾母热络交谈的世故,也不用说他用为宝玉说亲来拉拢关系的精明,单是让宝玉解下玉来,端出去,让自己的粉丝看看,并凭借此搜寻来好多见面礼,再端回来,就足以看出他为人处事的本事:

其一、巴结了贾府;

其二、显出自己的面子;

其三、也让下面那些小道人们觉得有希望搭上豪门贵族。、

真是不简单,一举三得呀。

另有一个王道士,常在贾府行走,和贾府大小人都很熟,仗的就是一膏药,号称王一贴。专意在江湖卖药,丸散膏丹,色色俱备。最终被宝玉轻易戳穿了他的假面。

试看这些人,都是披着佛道两家的衣服,干的却是见不得人的勾当。

当然,也有真的修行的老僧,比如贾雨村在京郊外见到的那个煮粥老僧。外表上既聋且昏,齿落舌钝,内里却是个翻过跟头的人。

证明有三:一,寺庙的环境在那山环水旋、茂林深竹之处;二、门上的对联大有深意,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三、并无其他小和尚前呼后拥,也没吆喝着卖馒头,卖药膏。这个老僧是真的勘破世情,独自修行。

在太虚幻境的那两个和尚道士就不说了。干着跑腿的工作,不过是要点业绩,评个职称,好更快的上升而已。他们两个就是拿工资吃饭的人,和我们这些上班族也没有区别。更何况,和尚基本就是粗鲁蛮横,没有工作技巧,直接从甄士隐怀里抢夺英莲就是一例;道士倒是较为文雅,可是做事不欠考虑,连贾瑞那样的也被他认为是俊雅的王孙公子,送去风月宝鉴,结果反而加速了贾瑞的死亡,风月宝鉴这个宝物也差点被烧了。

另有两个女孩。

一个是身在空门心系红尘的妙玉,妙玉在中秋夜和黛玉湘云联诗时自云“不可失了咱们的闺阁面目”,这说明她自始至终内心都不肯承认已是佛家中人。

她做尼姑,一半为了避灾,一半为了躲祸。她种梅花,收雪水,把玩世所罕见古董,阅读晦涩难懂的诗歌,甚而在宝玉生日时,写一个粉红帖子,表达祝贺。她满头黑发,青春妙龄,玩得就是这种行为艺术。

不过,她也付出了惨重代价。脂砚斋透露她的结局,瓜洲渡口,红颜固不能不屈从枯骨。对她只能一声叹息。

另一个女孩是智能。这也是个可怜的女孩。或者因为穷、或者遭遇天灾,父母或者其他什么人把她送往寺庙再也不管。她渴望通过爱情改变自己的命运,但这基本是个笑话。她的情人连自己都顾不上,又怎么顾得了她?被秦业一顿板子撵出来的智能,不知道最终流落在何方?

真正有点出世风采的却是邢岫烟,贫困之内,倒也超然。她的诗句“浓淡由他冰雪中”正符合庄子的“与自己安,与别人化,与自然乐,与大道游”的逍遥思想。只是这是另外的话题了。喜欢此文,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