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羔跪乳,孺子可教,贾政也是可令贾母笑逐颜开的

文:雪燕

对于贾政,很多人对他没有什么好感。因为他迂腐刻板,实在是一个假正派。自己不会教养儿子,只相信棍棒底下出孝子。明明是自己教育无方,偏偏怪儿子妻子不争气,怪别人骄纵了贾宝玉。

不过,我们从中也不难看出,贾政其实是一个很有家族责任感的人。事实上也是这样,他是贾府的顶梁柱,是贾府唯一一个在外担任实职的人。

贾环说有一个丫鬟跳井的时候,他第一个反省的是自己,是整个家族如何对待下人。

而且贾政的确是一个正直的人。作为贵妃之父,既然有能力帮贾雨村谋一个不小的官职,为什么自己不谋的高一点,舒服一点的官呢?偏偏要外放数月这样辛苦?只能说他不明官场之道,同时也不屑于明官场之道。

正因为这样的责任感和正义感,让他面对日渐衰落的家族,不得不为之着急忧虑。恨不得自己和自己的子孙快点成才,力挽狂澜,让家族继续复兴。

但事情怎能一蹴而就?贾府败落容易,可复兴就不那么简单了。这么多的症结,难道说解决就能解决吗?不能。贾政也知道不能,所以他陷入了矛盾之中,这样的情绪,让他更加崇拜读书人,更加仰慕有文化的学者,也更加严格要求儿子尽快步入仕途。

虽说如此,贾政在迂腐为表的同时,内里的真情还是掩藏不住。在对待自己的母亲,对待妹妹和外甥女,甚至对待自己的儿子,贾政都不是不讲情理之人。

贾政对母亲的孝顺是有目共睹的,在猜谜的时候,故意在子女面前放下高大的形象,故意猜错谜题,还自罚了许多东西,只为引得母亲开怀。贾母见大家放不开,有意支开贾政的时候,他也毫无怨言说走就走。贾赦不是也在贾母面前抱怨偏心吗?贾政却不曾抱怨过贾母拂了他的面子。

在第三十三回,贾政暴打宝玉。贾母气冲冲的赶来,贾政见他母亲来了,“又急又痛”,“连忙”迎接出来。

贾政听见母亲来,第一反应是心疼母亲,怕母亲大暑天的身体有什么损害。贾母一动气,贾政便即刻跪下磕头;贾母说要走,贾政便叩头哭道无立足之地。

当时的小辈都在场,贾政也不顾什么家长形象了,在自己的女儿儿子面前对着母亲痛哭,说再也不打儿子了,求母亲不要走。

除了顾忌贾府的脸面,也是顾忌母亲的心情。我们看到,在暴打宝玉之后,贾政再也没有打过儿子,最多也是说了几句重话。看来,母亲的话,他的确是句句听进去并遵从了。

当然,贾政对待家族的态度,对待长辈同辈的态度,和贾母的教导有方分不开。正是因为这样智慧的贾母,才有这样懂得羊羔跪乳,知足感恩的下一代。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