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开“外衣”看凤姐,她堪得这四个大字,平儿曾一语刺中她的内心

拨开外衣看凤姐,堪得“贤妻良母”四个字

文:雪燕

恨凤姐,骂凤姐,不见凤姐想凤姐。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王熙凤是一位心狠手辣的女强人,其行事为人可与三国时期的曹操并肩。可是,易中天也说,曹操是可爱的奸雄。脂砚斋也把王熙凤称之为奸雄,同为奸雄,王熙凤也应当有着可爱的一面。作为一个女人,或许“奸”更加只是她的外衣可爱才是灵魂,她也有着作为一个女儿的柔弱与可爱。

成也熙凤,败也熙凤,虽然王熙凤的阴狠毒辣,缺少谋略,及其某些行为加速了贾府的灭亡,但是,她更多的只是大环境下的牺牲品。今天的我们更应该拨开她强势的外表,去看看王熙凤内里是一位怎样的女子。赋予她独有的时代意义。

首先,我们知道,王熙凤的性格,按照曹雪芹的意图来看,其实就是“抗争”二字。

王熙凤人物的塑造,是按照古时“泼妇”的形象来进行的,但在现在看来,这个所谓的“泼妇”不过就是为了丈夫能够专一,能够顾家。她们的不符“妇道”的行为,是为了能够争得自己应有的地位;斗争吵闹,事实上是为了挣脱封建制度的束缚。

王熙凤,是一位具有现代解放女性思想的人,认为女子应该独立自强,应该在自己的家庭中与其他的成员尤其是丈夫拥有平等的权利。这种权利不仅仅是在地位上的平等,还应该是婚姻制度的对等,应该是“一夫一妻”而非“一夫多妻”或是“一妻多夫”。

我们看到,王熙凤在无法纵容贾琏有小妾的同时,她自己也是很守妇道的:逼死贾瑞,除了表明她看不惯玩弄女性的男人,也表明王熙凤在骨子里是一位保守的大家出身的小姐,并非水性杨花。她的原则,就是男性与女性在婚姻制度上的平等。

很显然,贾琏并不是这样想的。正是因为贾琏与王熙凤在家庭方面的认知不同,导致了王熙凤死死的管住贾琏的行动和金钱,导致了贾琏对王熙凤渐渐入骨之恨,也导致了他们从恩爱夫妻到婚姻破裂。

那么,王熙凤够资格成为贤妻吗?她爱贾琏吗?

在书中第十四回,贾琏奉命和黛玉一道去打点林如海的后事。期间,昭儿回来禀告王熙凤近期状况。凤姐先是“急忙命唤进来”让他禀告情况,可是对贾琏牵挂极了。回去后,她“细问一路平安信息”,又“连夜打点大毛衣服,和平儿亲自检点包裹”。生恐昭儿不尽心,又说:“在外好生小心伏侍,不要惹你二爷生气,时时劝他少吃酒”,怕贾琏沾花惹草,又嘱咐“别勾引他认得混帐老婆。”赶乱完了,天都快亮了。

凤姐也只胡乱休息了一会儿便又去宁国府操持家务了。除了看见凤姐的要强外,我们还看见一个贤良的妻子,时时刻刻关心丈夫的近况;又不顾身体的劳累,亲自操劳丈夫的衣物,操心丈夫的生活,希望他能够过得舒适安全。

凤姐只有一女。贾琏曾经告诉薛蟠娶尤二姐之事,说等生儿子的意思就是指“凤姐无嗣”。而薛蟠的回答是“都是舍表妹之过”。

如果说当时的社会没有生育男孩的女子是不守妇道的,是被大众唾弃的,那么薛蟠不知就里如此回答尚且情有可原。可提出这个说法的贾琏,就不得不令人寒心了。

原著中第五十五回,凤姐小月了,原来是年事刚过而操劳才如此。而在第六十一回,平儿提到了这次小月:“况且自己又三灾八难的,好容易怀了一个哥儿,到了六七个月还掉了。”可见,凤姐忙乱理家之中,也不曾耽误为贾琏生儿育女。那回,平儿这一语也一下子刺中她柔弱的内心。王熙凤这个主子在听了平儿的这番话后,立马就微笑着表示任随平儿发放诸事。为贾府这个家,王熙凤操劳得也确实有些心力憔悴了。

因此,凤姐对贾琏,对他们那个家的体贴可以说是问心无愧,可是贾琏有半分念及凤姐的辛苦吗?他有体谅凤姐操持的辛劳吗?他有体谅凤姐小月不宜动气,而停止沾花惹草吗?答案是显而易见的。贾琏不过是唯私心是从,谁美、谁新鲜就爱谁、疼谁罢了。

凤姐生日,他竟和只有一面之缘的鲍二家的一起想象筹谋凤姐死去的安排。后来遇到尤二姐,贾琏停妻再娶,这与休了王熙凤有何区别?这也难怪凤姐会愤怒了,愤怒到大闹宁国府,愤怒到杀死尤二姐,愤怒到状告贾琏。

其实,凤姐严格控制贾琏在外沾花惹草,除了坚持自己的原则之外,还可以有另一层原因可以解释。

贾琏是荣国府长房长子,是将来“荣国公”这一爵位的第一继承人。他在外沾花惹草,对自身的名誉有什么好处呢?

贾母在教训贾琏的时候说:“成日家偷鸡摸狗,腥的臭的,都拉了你屋里去!为这起娼妇打老婆,又打屋里的人,你还亏是大家子的公子出身,活打了嘴了。”

贾府的主子,是十分重视自己的“德誉”的,这才有了贾元春这位“贤德妃”的出生。贾赦这一代罢了,如果将来的荣国公再是个“成日里偷鸡摸狗”的败家子,对于贾府的名誉没有任何好处。

而管住丈夫的口袋,事实上也是为了这个家庭。贾琏拿了钱,也只能去花天酒地而甚少拿来贴补家用。而真正要用钱之际,贾琏又只会问王熙凤要钱。而王熙凤虽然时刻不忘敛财,却不见她用于为自己身上,更多的应当是为家庭留后路,及其贴补贾府的额外开支。

这不,当太监来勒索时,凤姐不是还拿了自己陪嫁金项圈去当钱吗?当袭人回家探母时,不是拿凤姐的衣服来送给她以不失贾府脸面吗?

那么,王熙凤又能当得上良母吗?

书中虽然很少写王熙凤对巧姐的照顾,可是曹雪芹还是点到了。第四十二回,刘姥姥向王熙凤告辞。凤姐儿笑道:“你别喜欢。都是为你。我们大姐儿也着了凉,在那里发热呢”。

正如书中表示,巧姐正是睡在王熙凤的旁边的。此时,凤姐正在亲自照顾生病的女儿。或许如此看来这不算什么。

可是如果把这对比于宝玉被打得奄奄一息后,王夫人却远在自己的房间,只嘱咐宝玉贴身丫鬟好好照顾宝玉,不要让他和别人作怪的之事;还有宝玉差点被打死,可王夫人第一个念头是将来会没有依靠之事。凤姐可算是十分无私的爱女儿了。

除了亲自照顾,还不忘问刘姥姥取个名字,这个名字,没有希望靠女儿为自己带来什么尊荣地位、金钱财富,也不希望女儿多么有才有能、超过自己,只期望能让女儿未来能够长命百岁、逢凶化吉,能平平安安了此一生就好。这是一位母亲对于孩子最诚挚而单纯的愿望了。

在第二十一回,巧姐出痘。凤姐让大夫诊脉后,忙遣人问:“可好不好?”大夫说出方子后,凤姐听了,登时忙将起来:一面打扫房屋供奉痘疹娘娘,一面传与家人忌煎炒等物,一面命平儿打点铺盖衣服与贾琏隔房,一面又拿大红尺头与奶子丫头亲近人等裁衣。外面又打扫净室,款留两个医生,轮流斟酌诊脉下药,十二日不放家去。

一连串的准备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拉。要知道那时候的王熙凤尚有生育能力,与贾琏夫妻和睦,是很有可能再生一个儿子的。可她没有因为巧姐是一个女娃而轻视她,依然是希望巧姐赶紧好起来,尽一个母亲的职责。再看看巧姐的父亲贾琏,在女儿出痘时他在做什么呢?

王熙凤坚硬的外壳背后,事实上是柔软的心肠。面对丈夫女儿、面对这个小家庭,她所作所为问心无愧。她在坚持之中加以关爱,在原则背后加以感情。

只可惜,时代不容这样一位女子的存在,凤姐即使做的再好,她的原则终究是与传统背道而驰,时代赋予她的悲剧也无可避免。越抗争,便越是走进深渊。那个时代对她是否定的,而我们的时代却是可以肯定她的。

不可否认,王熙凤是位末世奸雄,她的恶行的确加重了贾府呼啦啦似大厦倾的悲剧;但在同时,她更是是一位不能多遇的贤妻良母。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