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政一错再错,惨遭贾母架空,王夫人更是启用薛宝钗示威

子不教,父之过,说的是身为人父的责任,同时也指出了儿子应当归父亲教育。古代之所以有岳母等名母,实则是岳飞等年少之时就没了父亲。

可是,在红楼梦的贾府里,却反其道而性,教育贾宝玉的人,反而多是贾母和王夫人,贾政也就是打打酱油,时不时发一次威,就是这样,他还被贾母骂得狗血淋头。可以说,贾政在宝玉面前已经完全丧失了他作为一个父亲的教育权利。因为其心理不平,也就只能经常在公共场合酸酸地挖苦贾宝玉几句,也真是窝囊十足了。

但是这又怪得了谁呢?还不是要怪他贾政自己,教子无方,福分薄。贾珠英年早逝,作者没有说死因,估计也不是什么正常的死亡。

既然不是正常死亡,贾府又是富足的贵族之家,贾珠的死,自然就与贾政的教育有着莫大的关系。因为贾珠是结婚后身亡的,虽不能说他是被贾政打死的,但是也应当是贾政给了他巨大的压力,粗暴地逼迫其干些不愿意干的事情,从而导致了贾珠英年早逝。

而且,贾政差点打死宝玉的时候,从王夫人一句指责贾政有意绝她的哭诉之中,从有意二字,也应当感受到贾珠的死与贾政有着莫大的关系。贾政当时也泪如余下,却也并不全是惋惜于贾珠的优秀,而生了贾宝玉这么个孽障,而应当是王夫人与贾政同时想到了贾珠优秀背后的苍凉。如此优秀的孩子却英年早逝,难道不值得反思吗?如今宝玉挨打了,闹成这样,或许才勾其了贾政内心里的自责之情。

教育宝玉也是。贾政堂堂儒生,却笃信抓周之说,对一个刚满周岁的孩子,就存下偏见,从此不再喜欢宝玉,甚至是厌恶宝玉。贾政也真是枉为儒生,白白经历了人生。古人讲,三岁看小,七岁看老。这个他不理会,却非要去相信最为迷信的抓周之说,实则愚昧至极啊。

偏见是可以杀人的啊,贾宝玉后来的不优秀,不长进,可能也与贾政这个可恶的儒生形象有着莫大的关系。与其学习仕途经济变成父亲这样的冷酷之人,不如干脆活出自己的率真,贾宝玉与贾政的隔阂也就越来越深了。

再说,治家的权力,荣国府的事情也是被贾母和王夫人所把持。虽说男主外,女主内,但是无论是什么朝代,家里的大的原则问题,从历史习惯看,一般都是由着男人作主,民主一点也是夫妻双方共同商量。可是,王夫人却一手遮天啊。冷落李纨,让王熙凤过来当政,还有后来的启用探春与外人薛宝钗主持日常事物,都是王夫人一手安排。特别是宝钗,名不正言不顺的被王夫人赋予权力,更是王夫人的一种自傲与示威了。甚至是宝玉的婚姻大事,王夫人也私自作主锁定金玉良缘与袭人。

在这些重大的问题上,王夫人均视贾政如空气,如此跟贾母一起一步步将贾政架空。贾政感知焉能不觉得窝囊?

王熙凤是贾赦那边的人,又是王熙凤娘家的人,说什么也轮不到王熙凤来当家,而应当是李纨运筹贾政这边事情才适合。

彼时贾政与贾赦各自有家庭,彼此独立了不说,李纨就算是寡妇,不让他治家当一把手,也是说不过去的。古代皇帝母亲都可垂帘听政,民间的一个寡妇当家也应当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若说李纨治家不及王熙凤狠辣,她为人过于随和,不适合当领导者,就更不是理由了。贾母很多时候不正是十分的大方随和吗?贾母也一点都不恨辣啊。王熙凤揍那小道士,贾母就很是不舍的样子。贾府也向来主张仁慈以待下人。李纨就算不仁慈,但是也不狠毒,懂得中庸之道。

李纨作为一个寡妇能够独立的生存好,培养好贾兰,可见其有着独立能力,有着自己的主见,深谋远虑,善于办事。

她也只是善于明哲保身,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罢了。我们也就不能因此断然否认李纨没有治家的能力,只是个老好人啊。因此,不启用李纨,而任用凤姐,完全是王夫人的私心在作祟,为的是更加进一步的巩固自己的地位。另外,李纨当家的话,王夫人还不一定那么好管束,王熙凤毕竟是外来的,管束起来容易。

王夫人如此什么都先斩后奏,背后又有着王家的势力,贾母也不太觉得贾政成器,又溺爱宝玉,贾政也就只好忍气吞声,不敢对王夫人怎么样了。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