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宝玉:红楼梦里最忙的人

 

大观园里起诗社,黛玉提议大家都要给自己定好名号,不要姐妹叔嫂之类的称呼。大家谈到贾宝玉,薛宝钗连忙开了尊口,说贾宝玉就是无事忙。可见,红楼梦里这最忙的一个人当是贾宝玉了。

身处闺阁之中,他忙的自是一些姐姐妹妹们的事。每天是那么样的不可开交,常常气得贾政吹胡子瞪眼。

就说端午节的时候吧,元春送了礼来,因为他和黛玉的不一样,反和宝钗的一样,她怕黛玉心里不受用,忙着将自己的礼物让人都送到黛玉那里去,让黛玉挑选。

碰见了黛玉,她又忙着解释,信誓旦旦地说黛玉才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子,什么薛宝钗只不过是外四路的。黛玉当然不会听她胡扯,说知道他她心里有妹妹,只是见了姐姐就忘了妹妹。

果不其然,宝玉见了宝钗,说要看红麝串,却又混混沌沌地欣赏起了薛宝钗的臂膀,立马就成了一直呆雁。一时半刻,薛宝钗也被她盯得满脸通红,不好意思了。

 

且说,大家去清虚观打蘸,那里张道士的徒弟们也格外殷勤,都拿着自己的宝贝出来,想送给贾宝玉。贾宝玉本不想取,说去送给那些穷人。可是,当贾母提及那金麒麟,薛宝钗又说史湘云有一个,贾宝玉就又开始忙了起来。众人专心看戏,他偷偷地想着把那金麒麟藏起来。可见,他对史湘云也有一片痴心傻意。黛玉看了,也不禁生出赞叹之意。

清虚观打蘸回来,贾宝玉更忙了。他先是找上黛玉,要让黛玉明白他心里的委屈。黛玉说让他去看戏,他就受委屈了,怪黛玉不懂他的心。其实,他生张道士的气,何必在黛玉身上撒野。人家因此还怪黛玉爱哭小气。其实是宝玉不会体贴人。

吵架了,贾母很是生气,骂他们说:“不是冤家不聚头。”贾宝玉听了心有所思,也像参禅一般。这不,又要去哄黛玉了。二人对贾母的话早已心领神会,彼此哭哭啼啼一会儿就好了。

到了贾母那里,谁知贾宝玉又跟薛宝钗讲究起了一些虚伪的客套。薛宝钗看着宝黛吵吵闹闹,很是热闹,她孤家寡人一个人,哪里会领下贾宝玉的一番虚情。

 

贾宝玉见无趣,只得故意逗薛宝钗,想让她配合一下,开心一点。谁知他的玩笑却又惹得薛宝钗勃然大怒。薛宝钗也不给她的面子,在贾母面前讽刺宝黛二人吵架的行为是宋江骂李逵之类的事情。弄得当时的气氛火辣辣的。

此后的一段时间,贾宝玉当会又想着如何让宝钗开心了。可是,薛宝钗倔强得很,哪里有黛玉好哄。王夫人准备的端午家宴上,薛宝钗就甚是不配合。弄得不欢而散。

中间,他又想到了金钏儿,专门跑到王夫人房间里去逗金钏儿开心。那天,金钏儿也是倒了八辈子霉。就是因为贾宝玉,她那天才被王夫人撵走的。而王夫人骂金钏儿的时候,他却一走了之。忙来忙去,结果都害了人家的性命。

这里丢下金钏儿不管,走到半路,他却又笑人家女孩子可能是东施效颦,模仿黛玉葬花。一旦发现不是,她又关心起了人家,想着人家的心思,提醒人家下雨了。丢下金钏儿,是那么样的无情。这时候却又这么多情。大家也真该为贾宝玉情商捉急了吧。他自己还淋着雨呢。

 

好笑的是,刚刚还那么多情,回到了自己的怡红院门前,他却又像是变成了魔鬼。半天没人开门,她就想着一脚把那些丫头给踹死。可惜,他却踹到了他有些喜欢的袭人。这就是上天对他的惩罚吧。

端午家宴上, 他受了薛宝钗的气,回到家,又找上了晴雯的麻烦,斥责晴雯没有当家立事的本领。晴雯的火爆脾气哪里容得下贾宝玉无理取闹。这样,贾宝玉又忙了一场好的。先是忙着要赶走晴雯,后来又忙着哄晴雯开心,让晴雯撕扇子。袭人要是不那么样用管着他,要哄他开心,一定会在背后摆头了。

谁知,他忙得把个金麒麟也掉了。幸亏史湘云拾得,若是多事的人拾得,说不定又会闹出一场风波。古代男女用一些小物件定终身。贾宝玉有玉,薛宝钗就搞个金锁来配。此关情事,长辈们知道了,自然会查个究竟。

 

最后,就是忙着跟史湘云吵架,忙着跟林黛玉表白了。史湘云那些懂仕途经济学问的实在是让贾宝玉生气。他想想只有林黛玉不说那些混账话。远远地见着黛玉,看黛玉似乎又是哭了一场,他内心顿时激情澎湃,拦住黛玉,一连向黛玉说了好几个放心。黛玉似乎是听懂了她的意思,虽有惊喜,也甚是受惊了,转身就跑掉了。

但是,贾宝玉却还是像在梦境中一。袭人来了,她以为是黛玉。她就那么样拉着袭人的手,又表白了一番。作者说,他把个袭人也吓得是魂飞魄散。更主要是,他的表白也为黛玉埋下了祸根吧。因为袭人听了此话,就打算拆散宝黛。

百无一用是宝玉,他真的就是那块无才去补苍天的顽石了。他所有的忙碌,害人又害自己。他最后出家做和尚,也是难得抵消他一生的罪孽吧。他躲进佛门,只不过是一种懦弱的逃避。我们要主宰命运,不能被命运所主宰,更不可游戏人生吧。

期待您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