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透视小厨房事件,看底层人的生活圈

 

作者:樵髯

司琪为了碗鸡蛋羹,跑到小厨房,“乱翻乱掷”,声称“只管丢出去喂狗,大家赚不成”。我们觉得动静不小,其实是上帝视角的原因。

如果有朋友圈可发,莲花儿或许会配图写,“今天真爽,那个马屁精也有哭的时候”;厨房里媳妇们会写,“都是副小姐啊,真真得罪不起”。小厨房事件或许会在她们那个小圈子里形成一波热点,但热点天天有,传那么一两天也就过去了,所谓“拿别人的故事下饭”。

没有谁会无聊到艾特凤姐,再说,想艾特也艾特不了,根本就要不到凤姐的微信啊,所以,凤姐不会知道司琪在小厨房打砸摔的事,怎么管这件事?就算听说了,她也不会管。一则凤姐再爱多事,也不会主动出头管这种事,要她管,得具备两点,要么有利可图,要么有名可图,啥都没有,她才不费这个劲儿;二则这事太小了,小厨房是凤姐管辖下的很多部门里的一个小部门,小部门里发生了一点纠纷,就让总经理出面,那总经理还是总经理吗?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双方当事人都没上报,都没大喊委屈,所谓民不举官不究嘛。

司琪肯定不上报,因为她就是肇事一方。她是肇事一方,也是胜利的一方。她不仅当面教训了柳家的,而且事后还把柳家蒸的一碗鸡蛋羹泼在了地上,潜意识里应该是泼向柳家的,这样气也就撒得差不多了。如果闹到凤姐那里,虽然她有王善保家的这个姥姥和二小姐当靠山,但毕竟她姥姥在大老爷那边,迎春一定不肯多事,既然柳家的已经服软,她也捞回了面子,那么她有什么理由再上报呢?

 

关键是柳家的为什么不上报?她明明遭受了损失,先不说鸡蛋菜蔬被扔得满地是,面子上也说不过去呀,从长远来说,如果此类事件不杜绝,谁都可以来厨房大闹,那么她这个部门主管今后还怎么开展工作?

那么只有一点,柳家的拿不准上报的结果一定会好过现在妥协的局面。

首先,她理亏。尽管她嘴硬,但她确实没有一视同仁,她对怡红院的巴结显而易见,利用工作便利给女儿找工作搞门路是不争的事实,大观园二门上的小厮都知道这个消息,再说厨房账上还有若干亏空,这可不是小事,最起码说明你不善经营,更可能认为你中饱私囊。一旦上报,凤姐来查,这些上不了台面的东西极有可能会暴露,柳家的苦心经营就会付之东流,这么干,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其次,她怕问责。就算查不出这些东西,厨房出现打砸摔的引人注目的事件,她作为部门主管也要负责任,这是贾府惯有的问责制。宝玉被贾环烫着了脸,王夫人首先想到的是第二天怎么向贾母交代;袭人之所以喜欢息事宁人,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不想把怡红院的动向传出去,以免有人质疑她的领导能力。柳家的当然也有这方面的顾虑。

 

第三,她珍惜这个位子。柳家的到小厨房主持工作之前,是梨香院里的差役,是贾府最下层的人群,看看春燕娘想在芳官身上捞取的蝇头小利,就知道这些人的日子有多苦。她得了玫瑰露,为什么想着给外甥送点去,对外甥好当然是主要原因,但大约也有之前哥哥嫂子只给她送东西,她地位低下,平日捞不着好东西,没什么可送,现如今她也有了,不一定就是显摆,但一定有我也熬出头了的心理在其中。她已经开始享受这个位子了,怎么可能把它给折腾没了呢?

第四,她知道很多人觊觎这个位子。这个位子不大,但油水要捞起来,也足以馋坏秦显家的那帮人。原本是几筐菜蔬和几个鸡蛋的事,假若她吃不了这个亏,巴巴地当一件大事去上报,一定会惹烦了凤姐。因为没有一个领导喜欢不自己处理事、动辄就上报的下属,也不会喜欢一个不懂单位领导强调“跟姑娘的丫头原比别的娇贵些”的意图所在的下属。而她这个位置随时有被换掉的可能,林之孝家的,一个管家就可以决定这件事,平儿、凤姐更是一句话就可以决定她的命运,她必须胳膊折了藏放在袖子里,以免引起更大的损失。

但说一千道一万,就是什么都不为,柳家的也不敢上报,地位在那摆着呢。“柳嫂子有八个头,也不敢得罪姑娘”,这是厨房里的媳妇解劝时说的话。说白了,柳家的是做粗活的,司琪是做细活的。虽然同为主子服务,做粗活的赶不上做细活的,这是一条无形的界线,把底层人也分成了三六九等。

也不光是柳家的不上报,贾府里发生的好多事都没有人去上报。

 

多姑娘在“满宅内延揽英雄,收纳材俊,上上下下竟有一半是她考试过的”,这在贾府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但没人举报多姑娘道德败坏。这多少有点让人不解。细究其原因,或许是贾府低层的男人们联合起来封锁了消息,毕竟他们有利可图;而被偶然发现的那缕头发,恰好握在平儿手中,平儿又恰好是个不肯多事的人,不肯多事才会不得罪人,不得罪人才会有好人缘。

袭人和宝玉的事也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她的“越礼”行为明明触犯了王夫人的底线,但很奇怪,没人举报袭人把宝玉带坏了,不仅如此,大家好像还十分认可她,佳蕙的话可以代表小丫头们的心声,“袭人哪怕得十分,也不恼她,原该的,说良心话,谁还敢比她呢”。其原因或许是,袭人是她们的直接领导,为人十分和善,所以丫头们犯不着拆袭人的台,况且再来一个新领导,不见得比袭人好相处。

所以,我们看,贾府上层以“诗礼之家”自傲,低层却不愿搭理这一套,他们遵循的是自己的需求;贾府上层有明确的政策指导精神,但底层却以自己的舒适为主。可见,一个单位,上层再怎么精细管理,也有手伸不到的地方,低层自有低层生活的逻辑与处世的方式。

 

小厨房事件,就这样无声无息淹没于贾府的众多事件当中。但它远没有结束。它造成的影响留在当事人的心中。尽管莲花儿等小丫头打砸摔了柳家的东西,但对柳家的没有关照自己,还是心存芥蒂,遇到上层追查某事的时候,顺口添一句闲话,就把柳家的女儿五儿送进了大观园的下房,关了一整夜,正是这一夜让五儿受到惊吓,本来就弱的身子又添了病症,不到一年,就死了。十分爱女儿的柳家的,或许想不到,最终是这么个结果,而柳家依赖的芳官等人也是说倒就倒。她不想厨房事件因小失大,可苦心经营的大厦还是瞬间崩塌。

肇事者司琪,或许因打砸摔事件让她的胆子变得更大,更加肆无忌惮,因此,有一天竟然把男朋友拉进了大观园。最初是遇到了鸳鸯,鸳鸯想的是,告发了司琪,也没有什么好处,又何必多此一举?所以司琪安全了一阵子。但很不幸,邢夫人捡到了绣春囊,并以此叫板王夫人,王夫人急怒攻心,冲动之下下令抄检大观园,司琪裹挟其中,被逐出大观园。所以,多姑娘也好,袭人也好,她们之所以安全,一方面是和低层形成一个共赢的生态圈,另一方面也是没有卷进上层的争斗中,夹缝中找到了生存之地,这是她们幸运的地方。

至此,小厨房事件的当事人,她们躲过了凤姐的严厉,却都没有躲过命运的惩罚。这或许正是低层不自知的无处可诉的喧哗与悲苦之处。

期待您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