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节,贾元春送给贾府一份大礼,其心意,却被贾政彻底辜负

 

去年乔迁新居,我定了个入户开火的日子。母亲说不行。我问为什么,母亲答曰:“五月是恶月。”日子自然就只能延期到六月。

今日突然想起此事,一方面是因为端午节临近,另一方面却是因为我的心底里,突然隐隐的为母亲感到一丝遗憾。为什么?

因为爱好红楼梦的缘故,端午节临近,习惯上,我又去翻开了红楼梦,找到那些关于端午节的章节,仔细的品味一番,感受一下红楼文化与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

故事在第二十八会开始。

那时,还没有到五月初一,元春就早早地给贾府送来银子,120两。作什么用?

 

我国古民俗认为:农历五月为毒月,恶月,此月万事均难吉利;每年的五月五日,更是不祥之日,许多于此日出生的孩子,受民俗影响的父母们,恐怕其给家庭带来不灾害,都会将其害死。其中,战国时期的孟尝君,就差点为此丢了小命。

如此,不比人间四月天,五月不祥,元春当然也甚是懂得,甚是知道应当做点什么。

让贾府的爷儿们领着娘儿去在初一到初三日,去清虚观大蘸。为贾母祈福,更为为贾府祈福,就是她的重要目的了。

120两银子,隐含着一年的十二个月,贾府里四季平安,向来都是元妃最大的心愿。省亲时,她就曾对贾政说过:“田舍之家,虽齑盐布帛,终能聚天伦之乐;今虽富贵已极,骨肉各方,然终无意思。”

一家人能够享受到团圆,才是人生最幸福的事情。元春想得深远,真诚的为父母着想,当就是红楼梦里最孝顺的儿女了。

 

所以,你要感叹中华民族文化的博大精深,这是民俗,如此一转化,就是中国的孝道了。

女儿们过时过节,特别是端午日临近的时候,总会想着娘家人,想着父母们的安康。走进新时代,虽少了为父母祈福的文化活动,女子们领着老公,带着孩子回娘家,吃团圆饭,也给家庭增添了温馨。这也就正是元春的愿望,可惜她在深宫里,这最简单的愿望,对她来说只是奢望。

这就是我上文提到的,我为我的母亲,感到的深深的遗憾了。我的母亲没有女儿,只生了我和哥哥,每逢过节,我们都到外母家去了,家里总是相对冷清。今年的话,父亲又到外地去了,节日那天,更只有母亲一个人在家里。母亲平常总是为我们祈福,这种时候,却很少去关心过她,挂念她,为她祝福。借花献佛,今日,就以此篇文章,表达一下我对于自己母亲安康的祝福吧。同样祝福你们的父母安康吉祥。

 

好了。我们家的里端午节缺少一些氛围,还是继续看看红楼梦里的端午节吧。

元春让他们去清虚观打蘸是什么意思,如何操作?

最热闹的就是唱戏了。我们看贾母王熙凤去清虚观,主要的时间里,主要的排场,也都是看戏。这唱戏不只是热闹,更是为了向神佛献供。意在表达,托他的保佑,大家才得以如此安康快乐。

另外,神佛也一定是要拜的。而且,贾府里领头还是族长贾珍。可见,贾府对这种祈福活动的重视了。大家一起跪香拜佛,这种传统节日的氛围,有一次浓烈了起来。

只是可惜了贾政全然没有明白她女儿元春的这一份心意,整天汲汲于功名利禄,不知道为抽身作安排。元春的这份大礼,也就全然别贾政等辜负,只有贾府的积极迎合,稍微能够元春一些宽慰。

除了为贾府祈福这份大礼,再就是元春送出的一些小礼物,红楼梦也作出了生动记叙。我们下回分解。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