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对朝廷牢骚最隐晦的一首词

 南乡子  自述
凉簟碧纱厨。一枕清风昼睡馀。睡听晚衙无一事,徐徐。读尽床头几卷书。
搔首赋归欤。自觉功名懒更疏。若问使君才与术,何如。占得人间一味愚。
 
 
据台湾一所大学的某位教授研究,苏轼从小到大都不缺少女人的呵护,无论是与他的母亲,还是与他的妻妾,厮守在一起的时光,双方都很满意。因此,和谐而宁静的生活,使得他很少去注重女人们的一些情感体验。经世治国,文章才华,才是他的注意点。
 
理想总是美好的,现实总是无奈的。少就自负有陆机一样才华的他,面对王安石的变法,其美好的理想就第一次碰了一鼻子灰。因此而被贬谪去了杭州,后来又转任徐州知州。身如浮萍的他也就避免不了和普通文人一样牢骚满腹了。
 
一般来说,古代文人又不好直接发牢骚,说自己才华满腹,不被朝廷所用,皇帝真是瞎了眼。于是许多文人士大夫们,也就都开始模拟起了女人的心态,闺怨诗也就应运而生。
 
但是台湾的那位教授研究过,苏轼是幸福的,苏轼身边的女人更是幸福的,因此,苏轼对于女人的愁绪也就缺少感知与积累。闺怨诗自然也就成不了苏轼的强项,苏轼又是人们定格的豪放派的词人,或许苏轼从本质上也就不屑于这些儿女情长吧。那么苏轼又是怎么来表达其对于朝廷的牢骚与埋怨呢?
 
上文说,苏轼最自负的就是自己的才华了。因此其词作也少不了盛赞自己的才华,以表自己大材被小用。愤懑地表达出了朝廷的有眼无珠。
 
“凉簟碧纱厨。一枕清风昼睡馀。”好不惬意,在这清风徐徐的夏日又睡了个好觉。苏轼伸着懒腰,回味着梦中当时金榜题名的潇洒。自己一心忠贞报国,心忧黎元,想勤勉为政,显出自己的一点微薄之力。奈何,近日却落得我如此清闲。
 
“睡听晚衙无个事,徐徐。”侧耳倾听,都傍晚了,衙门里还是没有什么事情,也真是乐得我清闲啊。估计那朝廷里还是闹得不可开交吧。唉,我这大好的年富力强的时光,真是又这么匆匆地溜去了一日。我还是继续做我的春秋大梦吧。
 
“读尽床头几卷书。”何以解忧,唯有书籍,人生苦短,还是起来读读书是正道。想当初,母亲让我熟读经史子集,为的是有朝一日报销朝廷,为黎民造福。如今虽曰也算为黎民造福不少,也做到了政简刑清,如今却只能一直在衙门里睡觉,自己俨然已经只是一只禄蠹、书蠹。
 
孔子博古通今,饱学多才又有什么用呢?还不是被季恒子挤压,还不是在陈蔡之间发出了归欤之音。“搔首赋归欤。自觉功名懒更疏。”这功名也到头是一场空,还不如我就此归隐江湖,也乐得做个潇洒自在的仙人逸士。我为什么还要苦苦地等待时机,汲汲于功名利禄呢?我又在等待着什么时机呢?
 
“若问使君才与术,何如。占得人间一味愚。”假如要问我真有什么能耐,或许我只有那一味的愚蠢吧。
 
归来吧 归来哟,浪迹天涯的游子
归来吧 归来哟,别再四处飘泊
归来吧 归来哟,浪迹天涯的游子
归来吧 归来哟,我已厌倦飘泊
 
呵呵,有些穿越了。对苏轼心理的揣摩的就到此为止吧。
 
此首《南乡子  自述》是苏轼近中期作品,里面自然就有这某种激愤激愤,其描写自己整天优哉游哉的睡觉、读书时光,难道就是为了表现自己的懒散吗?恐怕苏轼是用一种无奈来表达自己的激愤。最后嘲笑自己的痴傻,在我看来,他好似更是在嘲笑自己的不识时务,这难道不是从反面讽刺朝廷的那种政治选边站的乱象?
 
“用舍由时,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闲处看。”苏轼是积极的,苏轼又是消极的。叹息肠内热,庝呼出世之外,苏轼更有着一个炽热的入世之心。除此首词外,其词作《念奴娇  赤壁怀古》,散文《前赤壁赋》、《后赤壁赋》也是其这种精神的最好写照。那些消极的言论,只是苏轼美好的理想遭遇冷冰冰的现实后产生的那份难以摆脱的心酸的酝集之物。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