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母猛然一问,薛宝钗口不择言,林黛玉一句调侃,惊出她一身冷汗

真怀疑那个张道士就是贾母的托儿,贾宝玉的通灵宝玉给他撑了面子,他托出什么来答谢不好,非要弄一个金麒麟出来,结合他刚才说的话,他这不明摆着又是搞“金玉良缘”嘛。

贾母也神气,看着宝玉拿起那金麒麟来把玩,连忙伸手接到自己手上来,故意笑道:“这东西,好像我看见谁家的孩子也戴着这么一个。”

因何说贾母是故意的呢?首先这笑就有问题,说明贾母心中有数,不是那种搜肠刮肚的表情。她是故意说出来,让别人挑明,也就情不自禁的笑了。再说,史湘云打小跟贾母住过,也常被贾母接到贾府来玩,湘云身上有什么饰品,贾母会不清楚?再有,那么精明的贾母,也不至于那么健忘,不记得是史湘云有这么一个玩意儿。

既然是故意,贾母这话当然就是说给薛宝钗听了。其言外之意当是,你们要搞金玉良缘,“玉”只有一个,这“金”却多着呢?我们家的“玉”,并非为哪家而专有。况且,我贾母要是搞金玉良缘,也轮不到你薛宝钗,史湘云跟贾宝玉,也算是青梅竹马。

 

上次说薛宝钗糊涂,这一次,她听了贾母的话,又范糊涂了,贾母话音刚一落,她就连忙答应道:“史大妹妹有一个,比这个小些。”贾母也连忙应和道:“是云儿有这个。”

贾母口里这“云儿”一词,可谓是亲切之至,对史湘云充满了疼爱,再一次表露了她的用心。而,薛宝钗却不懂得,她这句话儿,也就真是比史湘云当初说那龄官像黛玉的话还傻。或许,直到听了林黛玉的奚落,她才恍然大悟,懂得了其中的玄妙吧。

当时,大家听了宝钗的话,探春赞叹宝钗有心之后,林黛玉也连忙冷笑道:她在别的上还有限,唯有这些人带的东西上,越发留心。

此话可谓是一语中的。薛宝钗一直有心于金玉良缘,她有金锁,史湘云那里却突然跑出来一个金麒麟,她又怎会不有所紧张,这金麒麟和它的主人,也就一下子刻在了她的脑海里。贾母一问,她就脱口而出,证明林黛玉说的不错,她实在是太在乎这一切了。否则,她的反应何至于如此迅速。

 

听了林黛玉的话,恍然大悟的宝钗,自是不敢回敬林黛玉,只能装作没听见,默默地躲在角落对付自己身上流出的一身冷汗了。如此大庭广众之下,她若要回一句,岂不是会越描越黑,使得自己清誉不保。真是贾母猛然一问,薛宝钗口不择言;林黛玉轻轻一句调侃,就惊出她一身冷汗。

其实,这还没什么大不了吧。关键时刻,贾宝玉的一大作为,才更是让薛宝钗无地自容。

贾宝玉因为听说史湘云也有一个金麒麟,大家安静下来后,一时间,他的内心又生出了呆意,竟然想背着众人偷偷地将那金麒麟塞进自己怀里。

心痒痒的他,真的一边伸手拿金麒麟往怀里揣,一边拿眼睛瞅众人,怕大家看见,因此而说他的闲话。

真的怕什么就会发生什么,他的这一行为,被林黛玉尽收眼底,那一刻,正望着她点头呢。当时,贾宝玉那心里,赶紧是魂儿都被吓飞了吧。后来,那金麒麟被他不小心遗世,也就是自然的事情了。

 

但是,林黛玉真的生气了吗?显然没有,作者说她表情是,似有赞叹之意,只是贾宝玉心慌,没有觉察到林黛玉那转瞬即逝的表情。

按说,金玉良缘一个不了一个,林黛玉吃醋还来不及呢,怎么就突然赞叹起了贾宝玉的这种可能是对自己不忠的行为呢?

这当是源于林黛玉对贾宝玉深深地理解了。平常的日子里,她在意那金玉只不过是故意让贾宝玉吐露真心,不是认真去计较什么,贾宝玉又将真心藏着,才经常吵得不可开交。

此刻,贾宝玉虽是为史湘云藏起那金麒麟。他却也在这种对史湘云的有意识中,又无意识地告诉了林黛玉,他不曾感冒于薛宝钗的金锁,金玉良缘的风吹得再猛烈,他的内心都不会有丝毫波澜。宝姐姐再怎么用尽心机,都是枉然,他贾宝玉只会对云妹妹这样可爱而又活泼的女子有好感。就算贾宝玉真的中意金玉良缘,也只会选择林妹妹。

 

实质上呢,贾宝玉对于史湘云,完全只是那种傻意、呆意,对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的一种殷勤。对于这一点,林黛玉早有理解,可以跟着史湘云一个房间睡,也从不曾吃史湘云的醋。如今林黛玉见贾宝玉如此不顾忌薛宝钗的感受,自是深刻地明白了贾宝玉的心意,她又怎么会不赞叹一番呢?

而薛宝钗就不同了,贾宝玉这样地藏着金麒麟,对她的金玉良缘,该是一种多么大的否定。当时宝钗也在场,简直是直接被贾宝玉打脸。

相信,因为宝钗的有心,也听见了宝玉为留下那金麒麟与黛玉的对话,其内心一定十分的不好受吧。在这种深深的挫败感,定也觉得自己无地自容,她第二天不去清虚观,大抵也是因为此。

后来,她主动将史湘云哄到自己身边,也当是她鉴于此,想着对史湘云进行的深深防范。而史湘云却傻傻地以为宝姐姐待她好。岂不谬哉。

此文首发珍爱红楼梦微信公众号,静候前来支持。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