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缝中就生存,平儿一生,却活成了作者的最爱

 

平儿,人如其名,十分平和,众人最不见她的性格,但是其姿容却并不平庸。

刘姥姥第一次见她时,作者写她衣着光鲜,满身的绫罗,也是花容玉貌,身上插金戴银,贵气十足,惹得刘姥姥都要喊她一声姑奶奶。可见其美貌不逊色于王熙凤。

贾宝玉以喜好美色著称,她经常想着要为平儿尽一番心,只恨没得机会。也当是作者在间接地赞美平儿美丽的容貌。贾宝玉也直接赞美她是一个极聪明、极清俊的上等女孩儿。

不过最主要的当是作者的赞美了,数次称呼她为“俏平儿”。一个俏字,在说其美貌之外,更隐藏着作者对她深深的喜爱。

再看平儿之“平”。

话说,贾琏身边有王熙凤与平儿这两大美女,也应当知足了。可是,他在这方面,却同他的父亲一样,格外地喜欢沾花惹草,王熙凤又喜欢吃醋,总是将家里弄得一团糟。两个主子干了起来,平儿就只得在夹缝里求生存。

 

那次,本是贾琏跟鲍二家的有不是,王熙凤赶来,平儿夹在中间,因为有了她的谣言,她做不做什么都是错。

王熙凤看平儿没有去教训鲍二家的,一时错觉,觉得平儿也有替代自己的想法,怒气来了,打了鲍二家的出气之外,她又打平儿出气。平儿只得去打鲍二家的以证清白;贾琏先不敢对王熙凤怎么样,心里正有气,不由分说便上来踢平儿撒气。

就这么样,平儿成了她夫妻二人的出气筒,她夫妻二人都在平儿身上寻找着心理平衡。平儿这“平”,在别人眼中也就成了承受委屈的平台。

但是,这样平儿心底不平衡啊,凭什么都欺负到她头上来。可是,她又无法针对主子,只得在喊着冤屈中自杀,引起别人的主意,以此平息这场争端。只是王熙凤见了平儿的势焰,转而去抓贾琏去了。平儿这样表现出自己的委屈,没有赢来她夫妻二人的关心。

 

幸好,平儿的委屈,平儿的平衡心,自有人理解。

第一个关心她的是贾宝玉,他果断地让人把平儿接去怡红院,见着可怜的平儿,一开口就是:“好姐姐,别伤心了,我替他俩个赔不是罢。”接下来,又为她补妆,替她垂泪。

紧接着是贾母,逼着贾琏跟王熙凤分别给她赔了不是,王熙凤也知道自己委屈了平儿,当时一把拉起来磕头的平儿,泪如雨下。奴仆两个哭成一气。

这里,平儿也再一次发挥了她的平衡之术。贾琏道歉,她保持着自己的态度,任随贾琏献殷勤,没有一点奴性。贾母让王熙凤来安慰她,她却抢先一步在王熙凤面前磕头认错。如此前倨后恭,她这是她在为王熙凤长脸,让贾琏以后不敢瞎张狂。同时,她这也是深深地体谅着王熙凤的不容易。贾琏看到此,再不知体谅自己老婆,也就枉为人夫了。

 

面对家庭的蚕食者——尤二姐,平儿也表现得十分的淡定,有同情心。

他把尤二姐的事告诉王熙凤,是为了不让王熙凤吃亏,尤二姐若真的在外面生了一个男孩出来,对王熙凤不公平。她后来又关心尤二姐,又是觉得凤姐太过。以平儿的善良,她绝对不想凤姐就此伤了尤二姐的性命。只是她的能量有限,终究无法维护她心中想要的那种平衡。

后来,尤二姐死了,贾琏没有了丧葬费,平儿拿出自己的银子,也算是对贾琏和尤二姐仁至义尽了,这也当是又给了贾琏一种平衡。贾琏也当是懂得其中情义,之后诸凡事都与平儿商量。要是平儿像王熙凤一样,待贾琏凶狠,没得此好处不说,保不准他贾琏又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弄得大家都不高兴。

 

最后是面对下人们,平儿也乐得替王熙凤施恩,让王熙凤与下人之间保持一种平衡的关系。王熙凤性格太刚烈,若没有平儿的中和,也保不准下人们背着王熙凤生出什么事端,造成什么不好的后果。

名,平儿就是这么样一个极懂平衡的女子。探春说贾府之人互相倾轧,互相争斗,可我们的平儿偏偏没这样过,因而,她最终赢得了所有人的敬重,使得自己能够在天平的中央,笑看风云。

如果说,探春的话是作者的痛恨,那么平儿这么样一位女子,不勾心斗角,不争不抢,甘守平淡,时刻心怀和善,关爱他人,以良好的心态面对生活的不如意,当就是作者的最爱了吧。因为她的一生,活成了作者最希望的样子。她始终都是作者眼中的明珠。

人如其名,曹公给人物命名,每每大有玄机,平儿名字里的“平”字,当就是曹雪芹对平儿一生的最大赞许了。

此文首发珍爱红楼梦微信公众号,静候前来支持。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