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湘云自欺欺人,贾宝玉当头一棒,一句话就点破了她的偏执与愚蠢

 

别看联诗的时候,史湘云舌战群儒,仿佛很厉害的样子,其实,她绝对是一个情商智商超低的女子。

首先,史湘云动不动就说林黛玉的坏话,无论是在黛玉面前,还是黛玉不在场的时候,她的那张嘴,总是那么肆无忌惮,仿佛林黛玉是她的宿敌一般,不攻击打压一番,她的内心就不痛快。

王熙凤含蓄地调侃龄官的扮相活像一个人,意在向众人暗示贾母爱屋及乌——因为贾母爱林黛玉,才格外怜惜起了相貌上有些像黛玉的龄官。可是史湘云却不懂得其中的意思,只是一心想着拿黛玉取笑,让黛玉丢脸,就直接点破了王熙凤的话语。

薛宝琴来了,明明是薛宝钗看着贾母那么疼宝琴,不受用了,说出了酸溜溜的话,史湘云却硬是把脏水泼到林黛玉身上,说林黛玉犯了小心眼里。哪知,薛宝琴却跟林黛玉最为亲近,薛宝琴也认为林黛玉是一等一的优秀女子。薛宝琴反而是跟自己家的姐姐薛宝钗不亲热了,这真等于是立马就打嘴史湘云。

贾宝玉说她不该那么样说宝钗的好,她立马就说宝玉是怕黛玉听了不受用。袭人劳烦她做一些针线活,她就说林黛玉剪了她做的扇套子。其实,那也不能怪黛玉。谁让宝玉拿着去跟黛玉做的比,又说人家做得如何如何。拿现在,哪个男人拿着人家女孩子给自己的东西到自己女朋友面前去显摆,也是没有好果子吃。只能怪宝玉笨。可是史湘云却不愿意听解释。

显然,黛玉在史湘云心目中始终都是不好了,只要可能是跟黛玉有关的事物,史湘云就会不断地往坏处想。这就是第二点,恶意的揣测。

作者写史湘云第二次到贾府之前就送了一些戒指过来,送给贾府的小姐姐们。后来,她来的时候又带了一些,是送给荣国府的一些当红的有实权的丫头们的。当她把那戒指送给袭人时,袭人却说她已经有了。而史湘云呢,一开始就断定袭人这戒指是黛玉给。谁知,却是薛宝钗给的。

这之中又有何蹊跷呢?只要仔细一想,就能得知,史湘云是潜意识中恶意地揣测林黛玉没有珍惜她的一片心意,而不是认为袭人黛玉关系有多好,黛玉才送给了袭人。因为袭人说黛玉的坏话也是信口就来,更是家常便饭。

这样,我们是不是又可以得知:其实是薛宝钗一点都不把史湘云当朋友,一点都没有珍惜史湘云的心意。就一般的情况来说,我们是不会把刚得到的要好朋友的东西,转手就送给他人的。如果是这样,则代表着对那位朋友的不屑,或对那份礼物的不屑。但是,礼轻情意重,薛宝钗怎么能够如此地对待史湘云呢?

可是,史湘云却又不理会这些,转而又去赞美薛宝钗了,说:“我天天在家里想着,这些姐姐们再没一个比宝姐姐好的。可惜我们不是一个娘养的。我但凡有这么个亲姐姐,就是没了父母,也是没妨碍的。”

读了这话,想想看,史湘云是不是很笨和天真呢,真的有必要那么样愚蠢又显得不够真实地赞美薛宝钗吗?薛宝钗就真的能够撑起她心目中美梦吗?

面对这种不真实,贾宝玉很快就忍不住了,说:“罢了,罢了,不用提这话。”这无异于是贾宝玉给了史湘云当头一棒,一句话就点破她的偏执与愚蠢。可惜史湘云执迷不悟,或曰自欺欺人,不愿相信眼前的一切,宁愿躺在那不真实的幻觉之中。

梦再美也只能做到醒的时候,当薛宝钗最终弃她而去,她才明白林黛玉才是最真实的女子,是最可信赖、最值得交往的女子。她过去那么迷恋薛宝钗,依赖薛宝钗,为薛宝钗打压林黛玉,都是在叫智商税、情商税。她所有的活泼,都只不过是傻乎乎罢了。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