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钗当众抹杀王熙凤的光彩,贾母一句谈笑反话正说,让她无地自容

贾宝玉被打了,薛宝钗立马又变得十分热络,与端午节的她,真是判若两人。

在王夫人的端午家宴上,薛宝钗还对大家爱理不理的,害得好热闹的贾宝玉内心顿生郁闷,长吁短叹地,回去后还跟晴雯吵了一架。晴雯要是知道其中的缘由,一定又会说宝钗的不是吧。

薛宝钗这热情,首先就是送药了。仿佛挨打后的宝玉,立马就会浪子回头,成为她的如意郎君。送药的时候,众人都见她十分得意。看她是用手托着药走进宝玉房间的。进房间的时候,她也不避嫌,不注意礼节,径直闯了进去,害得袭人赶忙拿东西来盖住宝玉裸露的身体。

既然来了,自是又免不了一场规劝。只是,薛宝钗的这次规劝与往日不同。她在情不自禁中,竟然对贾宝玉动了情。贾宝玉看着她不胜羞怯的样子,内心也十分欢喜,想着为她们死去都愿意了。

走之前,她又托付袭人好生照顾,并说她拿药来的事,不要对大家说。袭人显然不懂得,薛宝钗这是在暗示他赶紧对大家说,对贾母王夫人说。要不然,她来的时候,也就没必要把药托在手上。袭人对贾母王夫人说的时候,一定会说薛宝钗做好事,又不想留名。薛宝钗送药的行为,也就一举两得了。

薛宝钗的殷勤也表现在对贾宝玉的探视上。大清早的,她就往怡红院跑。要知道,头天晚上,她跟薛宝钗吵架,还哭了一整夜呢。第二天,贾宝玉见了,一定还以为薛宝钗是为他而哭吧。林黛玉也笑她哭出两缸眼泪也医不好贾宝玉的棒疮。薛宝钗肿着双眼,就自是可到处跑了。大家都以为她心疼宝玉,她自然也会赢得大家的一些心疼。这是早上。

她回去后不久,就又跟着薛姨妈再次来到怡红院,跟着大家聊天说笑,陪伴贾宝玉。那场景真是其乐融融,仿佛大家已经是一家人了。

期间,王熙凤办事得力,将荷叶汤的做法说得头头是道,讨得了贾母开心。薛宝钗却似乎是有些吃醋了,情商顿时为零,竟然借抬举贾母,打压起了王熙凤,给正在得意的王熙凤泼了一盆冷水。

众人只见薛宝钗笑道:“我来了这么几年,留神看起来,凤丫头凭他怎么巧,再巧不过老太太去。”

王熙凤听了,虽说不会表现出不高兴来,但是贾母对这马屁却有些不以为然,转而就给薛宝钗泼了好几盆冷水。

首先,王熙凤是贾母十分赏识的晚辈,薛宝钗虽然是在说她贾母好,可是薛宝钗这么突兀地抹杀掉王熙凤刚刚表现出的光彩,就很是让贾母觉得不适吧。当一个人表现得很好的时候,其他人怎么能够突然说或她再怎么能也比不上另一个强人呢?宝钗如此说,情商实在是有些低了。接着,贾母说自己已经老了,那里还巧什么。就是直接对薛宝钗话语的否定了。

其次,贾母通过数落王夫人的不是,再次表明她心疼王熙凤。说王熙凤嘴巴乖,大家不能埋怨她疼王熙凤,薛宝钗也不能替王夫人吃醋。

以上,还是次要的吧。当贾宝玉说:“若是单是会说话的可疼,这些姊妹里头也只是凤姐姐和林妹妹可疼了。”贾母又接着给薛宝钗泼了一盆冷水。不,应当是一盆开水。

贾母道:“提起姊妹,不是我当着姨太太的面奉承,千真万真,从我们家四个女孩儿算起,全不如宝丫头。“

想想看,薛宝钗听了此话又怎会不汗颜呢?如果四个女孩子包括元春,薛宝钗自是不如元春,知道贾母是在羞辱她,反话正说。如果四个女孩子,林黛玉算一位,薛宝钗也应有自知之明。孩子是自家的好,贾母心底里又怎会觉得黛玉真不如宝钗呢?如此理解,贾母还是在反话正说。

以我个人的理解,贾母所指的不如,当是指大家都不如薛宝钗说话那么不知轻重——在人家家里作为一个审判角色,轻易去评论别人。荣国谁好谁坏,或者谁更好,当是不容薛宝钗来评说的吧。

再有,这也是贾母对薛宝钗的不屑了。薛宝钗特有的殷勤,贾母自然懂得其中意思,明白薛宝钗的奸心。她将薛宝钗的马屁摔回去,并转而反话正说赞美一下宝钗,当是暗示宝钗别再打什么鬼主意,让薛宝钗知难而退。告诉她作再所的纠缠都是无谓的,没有意义的。

马屁拍到马脚上的薛宝钗,事后自是能够体察出贾母心目中的这些意思吧。那时,她当真的会觉得无地自容了吧。
期待您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