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薛宝钗不吃冷香丸

如果薛宝钗不吃冷香丸

文/木清

《红楼梦》第七回,周瑞家的送走刘姥姥后,要回禀王夫人,在薛姨妈处寻找王夫人的时候,碰到了薛宝钗,二人便聊起了薛宝钗因解胎毒需要服用的“冷香丸”。

这个“冷香丸”可不是一般的解方补药,且看其配方与配置方法:

春天开的白牡丹花蕊十二两,夏天开的白荷花蕊十二两,秋天的白芙蓉蕊十二两,冬天的白梅花蕊十二两。将这四样花蕊,于次年春分这日晒干,和在药末子一处,一齐研好。

又要雨水这日的雨水十二钱,白露这日的露水十二钱,霜降这日的霜十二钱,小雪这日的雪十二钱。把这四样水调匀,和了药,再加十二钱蜂蜜,十二钱白糖,丸了龙眼大的丸子,盛在旧磁坛内,埋在花根底下。发病时取出一丸,用十二分黄柏煎汤送服。

分布在四季的四种白花的花蕊和上四个节气当日的四种水,还要用降火去温的黄柏来送服,这“冷香丸”要解多大的热毒啊!

我们看薛宝钗聪明过人、才华横溢、乐于助人、礼仪周到,更有着异于常人的理智和冷静,大致就是因为她服用了这冷香丸吧。

如果薛宝钗不吃冷香丸
众人看林黛玉经常对贾宝玉使性子发脾气,薛宝钗却鲜有此类行为。她只是劝劝宝玉。宝玉给了她难看,她也只是讪讪地。林黛玉情绪来了,用一首诗歌抒发感情,或流几滴眼泪,薛宝钗却干脆不表现出情绪。薛蟠说她一心泡贾宝玉,她也只流了一夜的泪。

史湘云喝醉了酒,大大咧咧地醉卧于芍药圃,薛宝钗就没有这么烂漫了。首先她不会喝过量的酒,更不会有失体统地醉卧在露天的花圃里。

刘姥姥的表演,逗得大家都笑歪了,就她一个人不笑,就她一个当作刘姥姥不存在。面对刘姥姥,林黛玉还嘲笑几句,妙玉更是厌恶刘姥姥,要丢弃刘姥姥喝过的茶杯。薛宝钗却不喜也不调侃,似乎也没有厌弃,始终保持着冷漠,神经近乎麻木。

众人都将赵姨娘当个龌龊人,不想亲近,更不敢沾染,她却又有心送家乡的土特产给她。惹得赵姨娘跑去王夫人那里显摆了一会。王熙凤若知道了,背后或许会对薛宝钗有一番指责。

如果薛宝钗不吃冷香丸
当听到林黛玉在行酒令时,无意间说漏了禁书《牡丹亭》和《西厢记》里的句子时,薛宝钗不动声色,另找时机教诲黛玉少看些杂书,别乱了性子。说得黛玉心服口服。

傻丫头在大观园捡到了绣春囊,引发了抄检大观园的风波。薛宝钗得知野乡杂人或许就是从为她方便探望母亲而开启的边门进入大观园的时候,马上就搬离了大观园去跟母亲同住,离开了是非之地。

元春端午节赏给大家礼物,唯独宝钗得到的那一份是跟宝玉相同的,她心里越发没意思起来,觉得宝玉幸亏有林黛玉缠住。她完全明白得到跟宝玉相同礼物的意味,还可以做到无动于衷。

丫环金钏因王夫人跳井自杀,薛宝钗劝解王夫人不必难过,还说:金钏死了,也不足可惜。这番劝解,对王夫人来说是宽慰,可是对金钏来说,是无情的冷漠。

如果薛宝钗不吃冷香丸
面对这一切,众人无不承认,曹雪芹高明地利用“冷香丸”,塑造了一个理性、冷静、沉稳、无情又圆滑周到还有些动人的薛宝钗。

既然是“冷香丸”让薛宝钗变得如此的理智和冷静,我们不妨设想一下,如果薛宝钗不吃“冷香丸”,她的性格又会是怎样,她又是怎样的一个人。

最重要的一点,没有服用冷香丸的她,一定不会顶替黛玉去跟宝玉成亲吧。她怎么会让自己的人生沾染上这么大的污点,背上一辈子的骂名呢?

金钏儿死了,她也不会立马去王夫人那里讨好王夫人,说金钏儿死有余辜,赔几个钱就够了。或许她跟金钏儿也熟悉得很,会暗暗地为金钏儿哭一场,也未可知了。

如果薛宝钗不吃冷香丸
再有,她也不会一直吊死在金玉良缘这棵树上吧。贾宝玉那么样的不成气候,以她的聪明才智,肯定会立马将宝玉抛弃得远远的。何必那么浪费功夫对牛弹琴呢?贾宝玉林黛玉也正好可以成双成对,无人打扰了。

要是她真的喜欢贾宝玉,或许她也会明目张胆地跟情敌林黛玉一争高低,争夺贾宝玉。想必贾宝玉面对端庄、聪慧、健康、体贴、热情似火又不规劝他读书做官的薛宝钗,也早已魂不守舍了吧。

薛宝钗也不会让蘅芜苑朴素得像“雪洞一般”。人们说她们家可是“珍珠如土,金如铁啊”。史湘云的螃蟹宴是宝钗出资帮她举办的;薛蟠生日宴的美味佳肴是别人孝敬的;邢岫烟的御寒冬衣是宝钗从自家的典当铺里拿回来的;每日送给林黛玉补身子的冰糖燕窝是宝钗从自己家里拿的。她完全可以把自己的闺房布置得金碧辉煌、花团锦簇,一如哥哥薛蟠那般,过千金大小姐的奢侈生活。那样贾母进了蘅芜苑,一定赞叹不已,让大家都学着蘅芜苑布置房间。

面对专横撒泼的夏金桂,有的是主意和谋略的薛宝钗,也定会使用一点点小小的计谋,巧妙地利用宝蟾来收拾那个恶嫂,定叫那泼妇伏首贴耳的不敢妄作非为。

王熙凤抱病告假时,王夫人点明让宝钗协助探春管家。从小就帮助家里打理生意的薛宝钗,管家的经验肯定要比探春丰富得多,她完全可以抓住时机、整顿弊端、合理规划、严格治家、大显身手,让大家刮目相看她的管家才能,给自己加分。

给宝钗过十五岁的生日时,贾母让她点喜欢看的戏、喜爱吃的点心。这个比林黛玉生日还要风光的十五岁生日,宝钗完全可以心安理得地做一回“寿星”,不必违心地点贾母喜欢看的戏、喜爱吃的点心,去讨贾母的欢心……

这样一个张扬、自我、率真、陌生的薛宝钗,你会喜欢吗?只是不吃冷香丸的她,也会小命难保吧。热毒一旦发作,咳嗽不止的她,岂不是也会被众人骂?那个时候,她对林黛玉也能够感同身受了吧。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