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兰这也不屑那也不屑,正当扬眉吐气,却被命运扼住了咽喉

成长环境

贾兰,贾府第五代子孙,草字辈。

草,已经预示着贾府第五代的孩子们,将从王公贵族跌落到寻常百姓家。

最先预见到这种生存危机的是草字辈的一个媳妇儿——秦可卿,她在梦中警告凤姐早做抽身的准备,但是凤姐置若罔闻,非但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反而变本加厉的从事非法活动,从中赚取好处,也不知做了多少这样的事情。

具备远见卓识的可卿早早的死了——就算不死,背一身风流债,或许也无暇顾及贾府将来的命运;再说,真到现实生活中,贾府上层中也轮不到她说什么话。

颓势已显,尚未倾倒,贾兰就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中成长。

贾兰这也不屑那也不屑,正当扬眉吐气,却被命运扼住了咽喉

一瞬间长大

贾兰的母亲李纨,金陵世宦家的女儿,因丈夫早早死了只好自守茅篱,不管他人兴与衰,却暗暗积攒钱财,和生活较量,和命运拼一口气。

贾兰自小跟着母亲生活,是母亲生活的精神支柱,小小年纪的他大约也能察觉自己的重要,因此,奋进努力便成了他生活的主旋律。

大约贾兰五岁时,这个时候,宝玉十一二岁,他们叔侄俩在一个学堂里上学。宝玉上学,声势很大——身边跟着好多的小厮大汉,带着贴身丫头准备的暖手的手炉,穿金挂玉,公子风范,想必这些,贾兰也会有,只是差一些,但贾兰并不太注重,这且不说;

被父亲寄予厚望的宝玉和学堂里其他男孩们传纸条,抛媚眼,贾兰看在眼里,不屑在心里,因为贾兰是真心想学习圣人之道,将来好有一番作为,其他都不重要。

贾兰这也不屑那也不屑,正当扬眉吐气,却被命运扼住了咽喉

金荣事件中,宝玉闹的不亦乐乎,贾兰不闻不问,照旧读自己的书,和贾兰要好的同样没了父亲的贾菌,受了别人的欺负,就骂“好囚攮的,这不是动了手了吗!”跳出来揪住那个飞砚的同学就要打,贾兰却极口相劝,“好兄弟,不与咱们相干。”

如果说贾菌的表现是一个孩子该有的,那么我们会惊讶地发现,作为幼童的贾兰其实已经过早的成熟,五六岁的年纪,居然能做到隐忍不发,也不仗势欺人。

日本作家村上春树说,“过去我还以为人是一年一年按部就班的增长岁数呢,但不是那样,人是一瞬间长大长老的。”

贾兰仿佛没有童年,所有属于宝玉的那种光彩绚烂贾兰全部没有,他只是觉得自己不应该浪费时间在别方面。因为拥有了这种非凡的心智,将来他跟随贾府落魄,却又靠着自强不息胸悬金印就毫无悬念了。这是贾兰该得的。

贾兰这也不屑那也不屑,正当扬眉吐气,却被命运扼住了咽喉

倍受关怀

贾府,对贾兰母子还是很关注的。

贾母,觉得李纨年轻守寡不容易,在经济上特别优待,工资和福利跟王夫人是一个级别,又怕她没事做,叫她专门陪侍小姑针凿。这份工作,轻松与娱乐兼具,消遣与赚钱齐飞。

更何况,贾母在疼孙子之余也很重视这个重孙子:酒席上,让贾兰挨着自己坐,抓果子给他吃;平常时,遇到贾兰爱吃的肉也想着分给他一碗;

贾政,更将一份爱给了贾兰,比如,元宵节猜灯谜,贾政叫来了孙男第女一大家子人,在一起说说笑笑欢度佳节,忽然发现贾兰没在,询问后才知道因自己疏忽了没有叫他,贾兰牛心古怪,自尊心受打击不肯来,这种情况如果换作是宝玉,贾政不知道怎样训斥一番呢,但因为是贾兰,贾政就命贾环和小厮赶快去请;

后期,贾兰大一些,就把宝玉贾环和贾兰一起带出去应酬,家族的祭祀活动少了宝玉也不会让下一辈的贾兰缺席,脂砚斋批语曾说,“贾政极爱贾兰”,此言非虚;

王夫人,平时好像祖孙俩没有什么交集,但在抄检大观园时,王夫人在检查宝玉的丫头时,也把贾兰的丫头奶娘检查了一遍,其中一个稍微妖娆一点,就撵出了园子,惟恐把贾兰带坏。

就连元春,回家一次,也想着赏赐贾兰名贵点心。点点滴滴,那一点不是温暖的呢?林林总总,哪一件没有关爱贾兰呢?

贾兰这也不屑那也不屑,正当扬眉吐气,却被命运扼住了咽喉

大不幸

可是,住在稻香村的李纨还是感觉到了冷落——贾府对贾宝玉凤凰般的宠爱,再加上寡妇身份,木讷性格,迎来送往总不用她,远远不如凤姐生活的鲜活生动、活色生香,原本属于凤姐的该是她的呀,李纨又怎能真正做到“心如死灰”?

那种隐隐的怨愤又怎能说出口?贾府觉得已经十分对得起贾兰母子了,可是李纨早已把不满的霉菌种植在贾兰小小的心中,贾兰的内心因此总有一块阳光照不到的地方,那里会吞噬逐渐长大的贾兰的所有温情,变得冷漠势利,自私冷酷。

怎么说呢,失去父亲固然是贾兰的不幸,但因为失去父亲,母亲变的充满斗志,教育好儿子以图将来的信念之火熊熊燃烧,却又总用哀怨的冷水泼向贾兰稚嫩的心,这才是贾兰的大不幸。

贾兰这也不屑那也不屑,正当扬眉吐气,却被命运扼住了咽喉

自强的内心

奋进的贾兰心里时刻想着的,应该是他三姑姑慷慨激昂的一番陈词,“将来出去做一番事业,自有我的道理!”

所以读书之余,贾兰还要拿张小弓练习射箭,要最大限度的提高自己。看见宝玉在园子里闲逛,就说,“我以为叔叔不在家,出门去了呢!”

贾兰的眼里,宝玉的形象从小时那会就一直没变——一个被宠坏了的无所事事游手好闲的人,整天忙来忙去的事情,在贾兰那里不屑一顾;

贾赦病了,宝玉贾环贾兰叔侄三个一起去看望,结果邢夫人只摩挲宝玉一个,宠爱之心十分明显,贾环看了,暗自不满,呆了一会就使眼色给贾兰,意思是要走,贾兰只好依从他。

不同的心理反应隐约透露赵姨娘和李纨教育孩子的观念不同,面对宝玉的受宠,赵姨娘是暗争,所以贾环心怀不忿;李纨是自强,所以贾兰瞧不上这种热闹;

贾兰这也不屑那也不屑,正当扬眉吐气,却被命运扼住了咽喉

后期,十三岁的贾兰,不再甘居叔叔之下,不仅四书五经的熟悉程度已经超过了宝玉,就连宝玉的长项也要适时出手,挑战一二,证明自己。

中秋时节,他见宝玉写了一首诗受到贾政的奖励,于是,也便出席做一首递与贾政,让贾政看了十分欢喜;

另一次,贾政令叔侄三个赋诗赞叹林四娘的英雄气概,贾兰更是抢先做出。贾政从不曾疾言厉色训斥过贾兰,这大约是父亲和爷爷扮演的角色的不同,但同时也应该是贾兰的自强,正好契合了贾政对子孙的期望之心。

说起来,贾政也是个异数,但因为肩负家庭重担,所以只好改变自己,用功名之心期望宝玉,偏偏宝玉是个到了悬崖不回头的孩子,也是让贾政头疼不已,贾兰不是这样,贾兰小小的孩子已经完全接受社会的规范,期望靠着自己的努力改变处境。

贾兰十几年的努力没有白费,当机会来临时,他他的功名立马水到渠成,这份功名甚至可以让他不受家族被抄的牵连。他终于可以扬眉吐气的站在天地之间。

贾兰这也不屑那也不屑,正当扬眉吐气,却被命运扼住了咽喉

结局

但往往坏事接着好事,好事连着坏事。贾兰最后结局,红学界目前存在两种看法:一、功成名就之时,精神支柱李纨死了;二、功成名就之后,自己战死在疆场,贾兰写的那句“捐躯自报恒王后,次日青州土亦香”便是谶语。

我倾向于后者。但我真不希望这样,贾兰是多么认真生活的一个孩子,从小到大,从不懈怠,是个好儿子,好臣子,可是结局就像现代社会那个几年吃方便面努力考取博士学位,却在兴奋时刻通知患上了肺癌的女孩一样可悲,这又怎能不叫人黯然神伤,潸然泪下?

谈什么扼住命运的咽喉,那是小学课本上的句子,大了,就知道命运有多残酷,残酷到你无论怎么挣扎,都像风雨中蜘蛛织就的网一样随时都会刮跑,残破,无影踪……喜欢此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