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隐藏的绝世男神

冯紫英父亲是神武将军冯唐,尚未“退休”,但冯紫英已在家中主事。比如,有一次他见到宝玉薛蟠,讲自己不能入席饮酒的理由是“只是今儿还有一件大大要紧的事,回去还要见家父面回”。

能办“大大要紧的事”,说明了冯紫英绝不是一般的纨绔子弟。

冯紫英和号称富贵闲人的宝玉不同。宝玉要上秦钟的坟,只能从大观园里的水池里摘几只莲蓬以作祭奠,秦钟的坟歪了,无力修理,他的理由是贾府的钱不由自己使,还不如萍踪侠影的柳湘莲有办法。

我们不仅要问,如果宝玉和冯紫英一样小小年纪,便跟着父亲做事,又怎会连这一点子事也做不了?

女孩子们碰见都会尖叫,他是红楼梦里隐藏的绝世男神

宝玉确实保持了赤子之情,拒绝仕途经济的熏染。但是,生活不是童话,什么都现成摆在那里。宝玉之所以能每日风花雪月,做胭脂膏子,写精致诗歌,正是建立在亲人在做他极其鄙夷的仕途经济的学问。拿现在流行的话来说就是,“哪里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罢了”。

冯紫英和绰号呆霸王的薛蟠也不同。在我看来,时间真的忘了薛蟠,他的心智完全处于孩子状态,听说柳湘莲走了,就哭了,看到蒋玉函和宝玉私下交谈,就非要知道谈的是什么,最明显的例子还是对待香菱上,抢夺香菱,简直就像小孩在抢夺一个好玩的玩具一样。

后来,和薛姨妈打了很多饥荒,才把香菱要到手,结果不到半个月,薛蟠就把香菱看的如“马棚风”了。

女孩子们碰见都会尖叫,他是红楼梦里隐藏的绝世男神

他也不是孙绍祖那样的淫荡,丫头媳妇都不放过,而是就如小孩一样喜新厌旧,所以虽然粗鲁野蛮,但会被夏金桂辖制住,这就是薛蟠。

他虽然在家主事,但基本上都是老家人在帮他,究竟连秤星子都不认得,这样一个人,很容易快乐,但也很容易上别人的套。

冯紫英显然要比薛蟠靠谱很多。还是那次宴席饮酒,宝玉和薛蟠死拉住不放,看冯紫英怎么说——“你我这些年,那回有这些道理?果然不能遵命”。

这里,可以看出冯紫英把父亲交代自己的事情放在首位,不会跟着哥儿俩胡闹。红楼中还有少年公子做事的,比如贾琏和贾蓉。

女孩子们碰见都会尖叫,他是红楼梦里隐藏的绝世男神

贾琏主事更多一些,去扬州办理林如海丧葬,去平安州办理一些机密事,平日在荣国府也管理着一些日常事务,能力是有,但贾琏显然没什么大追求,做事的终极目的是享受女人,“脏的臭的都往自己屋里拉”;

贾蓉,则完全是贾珍的跟屁虫,比小厮高级一点罢了。当然,珍蓉父子在女人的关系上也叫人恶心。

显然冯紫英不是这样,否则,就会有一些传闻出来。宝玉这个人在世人看来,个性“乖僻”,行为“乖张”,但我们读者都知道,如果不是人品、模样都是上乘,也不会入了他的眼。

冯紫英能和宝玉玩在一起,就本身就说明了冯紫英也是有一些特别之处的,他不会和贾琏贾蓉那样乱来。

冯紫英虽然在主事,但身上并没有沾染多少“污浊”, 出场时是“大声谈笑着进来”,这个样子搜遍红楼好像只有豪侠女子史湘云。

女孩子们碰见都会尖叫,他是红楼梦里隐藏的绝世男神

他们好像都是这样,心中不是没有阴影,而是自觉趋向阳光。冯紫英在处事上也非常的圆润,拒绝的彻底,但不会把事情闹得太僵,懂得给人台阶下,他说,“你们一定叫我领,那拿大杯来,我领两杯就是了”。

冯紫英之所以如此优秀,在我看来是和他父亲有很大关系。

冯紫英的父亲冯唐和贾政一样重视孩子的教育,但他们的做法却很不相同。最大的不同在于,冯唐独具慧眼,慧眼识才,给冯紫英找到一个学问渊博的老师,这个老师还医理深厚,能断人生死。

贾府再重视宝玉,再把宝玉看成是未来的接班人,却没有为宝玉请一个德才兼备的老师。

冯紫英幼时从学的老师就是给秦可卿治病的张友士,看看这位张老师,多少医生不能讲明的,他这个兼职却能讲的特别清楚,令贾珍家人十分赞叹。

女孩子们碰见都会尖叫,他是红楼梦里隐藏的绝世男神

但这位张老师其实老家没在都中,原来是一个早先从农村到城市来打工的“北漂”,现在张老师到都中来是为了给儿子谋官,他选择住到了冯紫英家,想必,要靠着和冯唐的关系,上下疏通。

很显然,之前和冯紫英一家相处不错。这样看来,张友士虽然学问渊博,但并不盲目清高,他一心钻研学问,旁学杂收,但也懂经济仕途,来京为孩子谋官就是一个证明。

他的这种处世态度对冯紫英肯定有影响,其实一个好老师对孩子的影响是超过任何人的。冯唐应该明白这个道理,既然自己是一介武夫,没能力教授儿子,那么就应该请到一个好的老师教诲儿子,这是对儿子的负责,不是吗?

冯紫英也少年血热,和仇都尉家的儿子打架,把仇都尉的儿子打伤了,又觉得其实这样不好,因此,就告诫自己不要再打。

女孩子们碰见都会尖叫,他是红楼梦里隐藏的绝世男神

我们看惯了宝玉的脉脉温情,哪里知道男生的世界其实是充满了热情和冲动的,他们是用拳头说话的,谁的拳头硬,谁就是利害的。

冯紫英也曾是这样的一个少年,可随着长大,意识到这是闯祸的源头,于是他变的更加成熟自信了。

还拿那次饮酒为例,过了几天,他专门邀请兄弟俩一起喝酒,这兄弟俩一入席,就着急问冯紫英口中的那些不幸中的大幸是什么,结果冯紫英三言两语就把兄弟俩的好奇消之于无形,“你们令表兄弟倒都心实。前日不过是我的设辞,诚心请你们一饮,恐又推脱,故说下这句话,今日一邀便至,谁知道都信真了”。

前日的情形应该确实有事,但是后来处理了,不便于向别人诉说,所以就用话差过,其话语老练到一定程度,不是宝玉这种纯情男孩所能的,也不是薛蟠这种呆人所能的,当然,冯紫英不是贾雨村、傅试,有着太多心机和黑暗。

女孩子们碰见都会尖叫,他是红楼梦里隐藏的绝世男神

他不知道宝玉的宝贝是什么,风花雪月只是生活的点缀。宴会上,他唱了曲子,说了酒底,但好像并不精于此,白话居多,比起不学无术的薛蟠自然多了,比起不精于仕途的宝玉正常多了。这个孩子仿佛就是贾家希望的那个子弟,但偏偏可惜的是,他生在了别家。唯有让人羡慕,眼馋的份。

脂砚斋把冯紫英看成四侠之一,冯紫英当之无愧。且不说,老师来了,住到他家,也不说,看见贾珍满脸愁容,就主动推荐名医,这些,冯紫英应该还算不上侠义。就像蒋玉函在宝玉落难之时和袭人仗义相助,我想,冯紫英应该在后期宝玉特别困难时,也会伸出援手,不然,深知作者心事,以作者知己身份自居的脂砚斋也不会赞叹冯紫英的侠义。

女孩子们碰见都会尖叫,他是红楼梦里隐藏的绝世男神

其他三侠,柳湘莲失之于冷,欠缺处世圆润;蒋玉函失之于柔,欠缺男子伟岸;倪二失之于粗,欠缺气质内涵。放到现代,冯紫英应该是众多女孩争相追逐的男神,阳光、帅气、多金,温暖。他一般不被人们注意,是红楼梦里隐藏的绝世好男人。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