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氏一番话后,寥寥数字,寒心彻骨

总感觉曹公对于平儿这个名字起得相当妙,平儿,平常本分,却能起到制衡均衡事理的作用,俨然就是书中一个斡旋调停的高手,很多矛盾风暴,皆能在平儿的平衡下化作和风细雨。而曹公又每每用“俏平儿”来形容修饰,也足见对平儿很有几分喜爱程度了。

也难怪,读红楼时,你能挑出每个人的不是,可是说起平儿,都会沉吟一番,想上一会儿,仔细搜寻每个细枝末节,临了也只会叹一句:“是个挑不出毛病的平丫头。”

转念又想,如此善良平和者,身边朝夕相处的两个人竟是最厉害毒辣的凤姐,最纨绔好色的贾琏。你更会觉得,平儿的修养、智慧、情商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尤氏一番话后,平儿眼圈一红,寥寥数字,寒心彻骨

红楼中不善言辞的李纨曾经当着平儿形容过:“我成日家和人说笑,有个唐僧取经,就有个白马来驮他;刘智远打天下,就有个瓜精来送盔甲;有个凤丫头,就有个你,你就是你奶奶的一把总钥匙。”

确实,李纨这个评价很到位。

一个是张扬跋扈的凤姐,一个是不安分的链二爷,让人叹为观止的是,平儿在这样的夹缝里居然过得很有几分游刃有余,生活是那个滋润。这儿就能看出平儿最出色的均衡能力了,换句话说,平儿也是个润滑剂,圆润通融之能力贾府上下无人能及。

平儿是凤姐的陪嫁丫头,是名正言顺被贾琏收作二房的,要换成别人,凤姐这个醋坛子是断然不会善待的,参见尤二姐的下场。但凤姐就是能与平儿安然相处,这里边的奥秘何在呢?

尤氏一番话后,平儿眼圈一红,寥寥数字,寒心彻骨

就是由于平儿出色的情商。她明白凤姐在贾府的威风与能量。我想聪明如平儿,其实打心眼里是看不上贾琏的。她更明白,如果要在贾府站稳脚跟,是一定要靠王熙凤的,这点自保能力她比谁都清楚,与凤姐朝夕相处,她怎么会看不明白贾琏的滥情好色懦弱无能?

这样的男人终究是靠不住的,在我看来,她与凤姐更像是姐妹同盟,她维护了凤姐的利益,也就间接保全了自己的地位。

于是,琏二爷偷娶尤二姐这件事,也是她第一个报告给凤姐的,因为这件事直接触犯到了她和凤姐的共同利益。

尤氏一番话后,平儿眼圈一红,寥寥数字,寒心彻骨

但她的天性又是善良的,尤二姐搬进园子里被凤姐百般凌辱无人敢出头时,又是她经常接济尤二姐,陪她说话,是尤二姐在这个世界上吹得到的最后一缕春风。看到尤二姐吞金自杀,她忍不住大哭,这眼泪里,有没有当初她对自己第一个告诉凤姐这件事的愧疚和自责呢?应该有点吧,她背着凤姐偷出200两碎银子给尤二姐办了丧事,就是这种心理的延伸反应。

平儿说话的情商更是惊人。一直记得那一场景,贾琏在凤姐生日偷情那一次,审问小丫头时,凤姐一巴掌怒扇过去的时候,平儿说了一句话:“奶奶仔细手疼。”这句话怎么样?让人回味无穷啊有没有。

一方面替小丫头免除了再挨巴掌的苦楚,一方面把对凤姐的体恤体现到了骨子里,试想,身边有这样解人意会说话的人,心里会是怎样的受用?难怪凤辣子一时一刻离不开她。

尤氏一番话后,平儿眼圈一红,寥寥数字,寒心彻骨

之后鲍二家的那句话让平儿惹火上身,凤姐怒火攻心给了平儿一巴掌,事情瞬间逆转,但平儿依旧智商在线。她没有丁点儿表现委屈的样子,依旧不怪凤姐一句,反而先认错说是自己不该顶撞凤姐,要怪也是怪那个娼妇,马上和凤姐又结成了同盟,这就是平儿高超的情商和处事能力。

这样的说话细节还有很多。

探春管家那段时期,她对探春说的那番话:“姑娘知道二奶奶本来事多,那里照看的这些,保不住不忽略。俗语说,‘旁观者清’,这几年姑娘冷眼看着,或有该添该减的去处二奶奶没行到,姑娘竟一添减,头一件于太太的事有益,第二件也不枉姑娘待我们奶奶的情义了。”

这几句看似淡淡,却大有玄机。恭维探春却不留痕迹,看似贬凤姐,却暗示了凤姐的辛苦。此话一出便刹住了探春的怒气,平儿就是这么会说话啊。

尤氏一番话后,平儿眼圈一红,寥寥数字,寒心彻骨

另外,一直觉得曹公用“俏”来形容平儿,是说明平儿虽性格温和圆润,长相却是极俏丽的,且有可爱纯真的一面。跟随凤姐出现的平儿,总是和气温婉,妥帖周到,替凤姐杀伐决断,俨然一个代理管家的模样。但其实她也有娇俏可爱的小女儿情态。

其实,平儿的美丽可爱,曹公已经通过贾宝玉对其的上心程度表达得淋漓尽致了。

那次凤姐吃醋打了平儿,平儿得以去怡红院理妆,看把宝二爷激动的,亲自给平儿拿来胭脂:“那市卖的胭脂都不干净,颜色也薄。这是上好的胭脂拧出汁子来,淘澄净了渣滓,配了花露蒸叠成的。只用细簪子挑一点儿抹在手心里,用一点水化开抹在唇上;手心里就够打颊腮了。”

尤氏一番话后,平儿眼圈一红,寥寥数字,寒心彻骨

平儿依言妆饰,果见鲜艳异常,且又甜香满颊。宝玉又将盆内的一枝并蒂秋蕙用竹剪刀撷了下来,与他簪在鬓上。

平儿走后,“便又伤感起来,不觉洒然泪下。因见袭人等不在房内,尽力落了几点痛泪。复起身,又见方才的衣裳上喷的酒已半干,便拿熨斗熨了叠好;见他的手帕子忘去,上面犹有泪渍,又拿至脸盆中洗了晾上。又喜又悲,闷了一回……”

此段描写,活脱脱一个怜香惜玉的宝二爷啊,宝玉曾有一段论述,说未出嫁的女孩是珍珠,嫁了之后慢慢没了光泽,变成死鱼眼,所以宝玉眼里,只喜欢美丽可爱未出阁的女孩子,而平儿虽是贾琏的侍妾,在宝玉的心中却依然纯洁美丽。“平儿是个极聪明极清俊的上等女孩儿,比不得那起俗拙蠢物”。这样的评价,高不高?足见平儿的个人魅力了。

尤氏一番话后,平儿眼圈一红,寥寥数字,寒心彻骨

同样,平儿也算得上是宝玉的一个红尘知己。“情掩虾须镯”就是最好的明证,平儿深谙宝玉的心,所以,她在她可控的范围之内把这件事情给掩盖下来,看似为坠儿开脱,实则是杜绝了一切不利于宝玉的意外发生,这种用心,又何尝不是一种情谊呢?所以,读红楼的时候,一直觉得以贾琏之俗根本配不上平儿。窃以为,她的玲珑美好,贾府里也就宝玉能真正给他怜惜,但这只是妄想,平儿与宝玉,就仅仅是欣赏与被欣赏的关系,永远停留在美好的距离之内。这次理妆,等于完成了宝玉的一桩怜惜心意而已。

如此,我觉得平儿其实是很悲苦的,在两个人的夹缝里求生存,看似风光无限,实则窝心凄凉。

“凤姐之威,贾琏之俗”,她内心就真的波澜不惊吗?她在贾琏面前倒是流露过几分怨嗔,这一点在化解多姑娘的问题时表现尤甚,她用三言两语化解了危机,撩拨了几句,然后自己跑了,说的那句话,很能表现自己的立场,就是“我宁愿和凤姐同仇敌忾,也不愿和你图一时之欢”。

尤氏一番话后,平儿眼圈一红,寥寥数字,寒心彻骨

这一点还是宁府的尤氏看得准。在第七十一回,尤氏对平儿说过这样一句话:“好丫头,你这么个好心人,难为在这里熬。”然后,“平儿把眼圈一红,忙拿话岔过去了。”寥寥数字,寒心彻骨。

“眼圈一红”的背后,是委曲求全?是无可奈何?还是无尽的心酸?不得而知,却感觉意犹未尽——这就是曹公刻画人物的魅力了,于无声处听惊雷。

这就是平儿,世俗浑汤,她却如灼灼莲花,盛开其上,虽染有些许俗态,总体却清净雅致,无欲无求,圆润可人,是红楼梦中个性最中庸却最无槽点的人物了。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