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宝玉一伸手就往紫鹃身上摸,怎叫林黛玉放心

贾宝玉对林黛玉说的最温暖的三个字,莫过于“你放心”三个字了。

但是林黛玉曾经却也泪流满面地对贾宝玉说过,最是饱含血泪的一句话——你从此可都改了吧。

说实话,黛玉虽然不劝宝玉多多留心仕途经济学问,但是她确实是希望宝玉有所长进。只是她不敢轻易说出口,一说出口,宝玉就要犯病,就会发疯。
因为风言风语,贾宝玉差点被贾政打死。黛玉闻之,才十分的惊心,也终于道出了这字字皆是血的话语。

一年大,二年小。宝玉也确实不能任性下去,不能永远地生活在童话的世界里,不思长进。他更不能不避嫌疑地与丫头小姐们拉扯不清。虽然他并非淫,而是情,警幻仙姑称之为“意淫”。

但是,世俗之人看来,淫就是淫,情就是情。十五六岁的少年,对着人家女孩子还是动手动脚,任是谁也会道他居心不良。

这世俗是儒家的世俗。任是你再真的情感,都要发乎情,而止乎于义。这是人文主义先驱孔子对世人的教导。特别是异性之间,再怎么喜欢同情一个人,都不要轻易动手动脚。蒋勋先生在细说红楼梦里说,就如男教师关心女学生,女生再怎么楚楚可怜,都不要轻易伸出你温暖的收去抚慰她。

因为大家是生活在世俗之中,黛玉终究还是狠下了心。她无法教育宝玉,就只好教育紫鹃们别再和宝玉取笑。宝玉长大了,是事实,但是他却拒绝长大。他一直我行我素下去,吃亏的不只是大家,还有他自己。黛玉应当是时常为此忧心着。我们且看宝玉与紫鹃的那一场对话。

黛玉才歇午觉,宝玉来了,不敢惊动,因见紫鹃正在回廊上,便来问他:“昨日夜里咳嗽可好了?”

紫鹃道:“好些了。”

宝玉笑道:“阿弥陀佛!宁可好了罢。”

紫鹃笑道:“你也念起佛来,真是新闻!”

宝玉笑道:“所谓‘病笃乱投医’了。”

一面说,一面见他穿着弹墨绫薄绵袄,外面只穿着青缎夹背心,宝玉便伸手向他身上摸了一摸,说:“穿这样单薄,还在风口里坐着,看天风馋,时气又不好,你再病了,越发难了。”

紫鹃便说道:“从此咱们只可说话,别动手动脚的。一年大二年小的,叫人看着不尊重。打紧的那起混帐行子们背地里说你,你总不留心,还只管和小时一般行为,如何使得。姑娘常常吩咐我们,不叫和你说笑。你近来瞧他远着你还恐远不及呢。”

说着便起身,携了针线进别房去了。

我们看宝玉全是纯洁之心。他伸手摸紫鹃,主要为的不是紫鹃,而是真心为黛玉。“你再病了,越发难了。”八个字,全是对黛玉的体贴之心。

但是,这一切如果在不懂宝玉的人看来,全是不尊重,很容易被人骂作是“天下第一淫人”。这就是叫没有做到发乎情,而止乎于义。

众口铄金,人言可畏。我们对自己可以不管不顾,为了自己的爱人却要有一份用心。所以,慢慢地,黛玉也渐渐地试着远离宝玉。黛玉那段时间跟宝钗走得近,经常跟宝钗一起玩,这,也应当是一个主要原因。

宝玉让黛玉放心,宝玉不改此毛病,他又怎能够彻底让黛玉放心呢?

一个深爱你的女子,她不仅只是需要你的爱情,对你的爱放心,她更希望你好。希望你是社会上的强者,是真正的男子汉。不软弱,不脆弱,不幼稚,经得起社会上的大风大浪。

在世俗的社会里,人们早已无处可逃,哪里都没有世外桃源,大观园里自然也不是。黛玉开始远着宝玉,与宝玉保持适当的距离是完全正确的。这样,既是保护她自己,更是保护了贾宝玉。让宝玉慢慢知道成熟,学会长大。真正的对于他人的爱,就是像黛玉一样如此的为他人着想。

只是遗憾的是宝玉“冥顽不灵”,始终都是一个拒绝长大的孩子,紫鹃转身离去,他一个人就躲在曾与黛玉一起偷看《西厢记》桃花树下独自垂泪。他是在埋怨黛玉也变得无情了吗?其实,他是不懂得黛玉这是在保护他。

最后,紫鹃的那一番话让她彻底疯傻过去,黛玉用心良苦的计划,就只会宣告彻底破产。这是黛玉的爱情,更是黛玉的宿命。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