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她就是横亘在宝哥哥与林妹妹之间的一根刺儿

童年时读红楼,最讨厌的莫过于袭人了。

觉得她就是横亘在宝哥哥与林妹妹之间的一根刺儿,不仅与宝玉有肌肤之亲,还撺掇王夫人让大观园的一帮才子佳人们搬出院外,动辄劝宝哥哥读书上进。她的等等作为,让人觉得她活脱脱就一事儿妈,觉得她精明世故虚伪爱装,远不如晴雯司琪鸳鸯这些人有个性。

等到长大后再读,却又有了不同的感受。觉得袭人,才是最会做人的那一个。

她只是贫苦人家为了生计被卖到贾府的一个丫头,既没有绝色的容貌,也没有过人的才情,却能在贾府稳稳的站稳脚跟,得到王夫人的直接赏识,这期间的玄机,实在妙极了

我认为袭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懂得“露拙”,贾府的当权派们都认为宝玉身边有袭人这样“笨笨”的人服侍最好,贾府里个个都是人精儿,但你看见有谁议论袭人和宝玉的私情吗?这就是袭人的能耐了。

她没有一丝恃宠而骄的味儿,依旧平平常常,本本分分,温言躬行,赢得了众人一片声的叫好。大智若愚的境界莫非如此。

难道她没有小女孩儿喜欢撒娇做痴的天性吗,非也。

记得那次她故意躺床上装睡想让宝玉来逗逗她,就是这种天性的真切流露。只不过这次的撒娇以宝玉为几杯枫露茶发火摔茶盅,袭人听到了赶紧起床劝解而告终。

面对王夫人派来的询问者袭人谎称是自己不小心碰掉了茶盅云云,巧妙地化解了那场矛盾。

这是我印象中唯一的一次袭人想撒娇的小儿女情状,却又生生地被自己压了下去。在众人面前,她从来就是息事宁人、顾全大局的那一个,似乎永远没有自己的脾气和个性。

袭人给自己定位的,远远就不是小女儿,在宝玉面前撒撒娇的女子。她是知道自己终究要做宝二爷的姨娘的,所以,早早就开始了自己的一番做人之道,那就是全心全意为了贾府的利益,全心全意为了宝玉,除此之外,别无二心。

她是成功的。

首先,她博取了王夫人的信任。这种信任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是袭人用自己的谨言慎行、温良谦恭、寡言能干换来的,并且,她在王夫人面前并不谦卑,而是用一种和王夫人共同的立场——忧虑宝玉爱护宝玉的心态来进言。

她刚说完“要能变个法儿让宝二爷搬出院外住就好了”那句话,王夫人就紧抓她的手,喊她“我的儿”,就足以说明袭人的这份忧虑多么契合王夫人的心思。我们能试想晴雯来进这样的忠言吗?那是断断不会的。只有袭人,过早地收敛了小女儿心思,进入了贾府的核心关系群。

但是,袭人仅仅就是这么会做人而已么,她本性还是纯良的。她与晴雯的最大区别就在于会不会做人。

晴雯个性张扬,撕扇子作千金一笑,叉腰骂小丫头,簪子扎坠儿,这些对于袭人是万万不会的,年少时喜欢晴雯的刚烈傲然。但不得不承认,袭人才是最大智若愚的那个,风暴来临的时候,袭人永远是安然无恙的那一个,而晴雯之类却死都不知道被谁害的。

袭人会做人,善做人,但并不会害人。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晴雯扇子掉地那场风波,晴雯被宝玉训了几句后嘴不饶人,极尽讽刺挖苦,连袭人挨窝心脚的事儿都拿出来说了,气得宝玉当场要回王夫人撵走她。

如果袭人稍微记恨点,这种顺水推舟撵走晴雯的事不是最好不过了吗?也赖不到她头上,正好除去一个眼中钉。但是袭人如何表现呢

她第一个跪了下来,求宝玉不能回王夫人,最后成功留下晴雯,年少时觉得袭人这样是虚伪,但长大后再读,却觉得这样的胸怀才是袭人能得宝玉敬重的原因之一。

在宝玉心里,黛玉是他的精神知音,晴雯是娇俏可爱的小妹,只有袭人既能照顾他的饮食起居,又能温言软语劝他“好赖在老爷面前做个读书的样儿”,竟是最解他心意的那个,有这样一个让你从骨子里感到舒坦的女人,宝二爷是断断不会舍得让袭人离开的。

纵观全书,贾宝玉只对黛玉和袭人两人说过“你死了,我做和尚去。”足见袭人在其心中的地位了。

袭人唯一一次真性情的流露,就是宝玉被紫鹃试探变傻的那一次。她跑到潇湘馆,也不怕冲撞了黛玉,直接对紫鹃甩一句:“你才和我们宝玉说了些什么话?你回老太太去,我也不管了!”

只有这个细节,袭人在那一瞬间的情感爆发,才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爱情中小女孩的真实表现,栩栩如生,活灵活现,把那么久的会做人的铠甲掀掉,刹那间绽放出彩,就像一直做好人的那个人,竟然也有雷霆万钧的脾气,着实让我们刮目相看了几分。

其实,曹公对袭人还是有几分偏爱的,那么多红楼女儿,死的死,散的散,却唯独给了袭人一个不错的结局,让她嫁给了蒋玉函,算是有始有终的一个。“堪羡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这也算是对袭人大智若愚的一种肯定了。喜欢此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