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贾雨村摆脱困境的机缘

前一段时间,有个教育热点,衡水中学一学霸说,他是乡下的土猪,要拱掉城里的白菜。那只是他励志的话语,而红楼梦里却真的有这么一位土猪,他姓贾,名化,字雨村。

只是贾雨村没有那位中学生那么心直口快。他偷偷地关注着甄士隐那颗好白菜,接近他,却总不好开口,更不好下口。

那日,甄士隐看着一僧一道远去,正在门口痴想着那和尚送给甄英莲的四句话。贾雨村寄居在葫芦庙了卖文度日,无聊得很,看着甄士隐出来了,还在那里发呆,就连忙走了过去。看看有没有机缘,能够弄得到进京去赶考的银子。

贾雨村为何这么腼腆呢?原来他并非真正的土猪,原系湖州人氏,祖上一直读书为官。到他父母那一代,根基尽灭,才沦落下来。他背井离乡,也是为了求取功名,再整基业。这么一个有背景,有志向的读书人,自然是难以为五斗米折腰。

人生的窘境,使得他不得不去结交甄士隐这样的乡宦。他在葫芦庙已有两个年头,每日卖字作文为生。再要这样淹蹇一二年,他贾雨村就真该出家做和尚了。

幸得甄士隐对他青眼有加,爱惜其文才,经常邀他去书房闲坐,把酒吟诗;也每每想接济他,只是一直找不到机会,怕一时唐突,伤了他的自尊。贾雨村也一直不敢开口,二人之间的交情,一直是君之交。

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或许是上天有感于贾雨村的励志,立马就在那一天赐给了她一个机缘。

他二人来到书房,方谈得三五句话,忽有家人飞报,说有一严老爷来访。甄士隐只得撇下贾雨村去款待严老爷。这贾雨村只得一个人在书房里翻书解闷,真是百无聊赖,甚至是有些心烦意乱。因为作者说他是翻弄书籍,而不是看,更不是静静地阅读。

这个时候,突有一女子在窗外咳嗽了一声。贾雨村忙起身往外瞧。只见一位眉目清朗,仪容不俗的丫头,正在窗外摘花。久未近女色的贾雨村不觉看呆了。脂砚斋点评说:“今古穷酸,色心最重。”

贾雨村到底不是真正的读书人,古有柳下惠坐怀不乱,他在朋友家里,却听不得一点女人的声音,还那样下四眼地看人家女孩子,简直是乱了礼法。他这样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往后自是难免变节,沦落为一个忘恩负义、奸诈无比的小人。

谁知这娇杏姑娘也没有控制好自己,因为思虑过多,又见贾雨村一表人才,竟然一顾两回头,或许还有那么一丝浅笑。

回眸一笑百媚生,贾雨村见了神魂颠倒,内心狂喜不禁,认为娇杏是个巨眼英雄,一定是有意于她。从此便害了相思病,飞黄腾达的愿望,也变得更加强烈。中秋之夜,她先写了一首诗给娇杏:

未卜三生愿,频添一段愁。

闷来时敛额,行去几回头。

自顾风前影,谁堪月下俦?

蟾光如有意,先上玉人楼。

又写了一联抒发自己的抱负,慨叹自己生不逢时,期待他人的提携:

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

这个时候,甄士隐正好步月而来。因怕他寂寞无聊,特邀他再去自己书房赏月畅饮。贾雨村正是有满腹的话要说,便欣然答应道:“既蒙厚爱,何敢拂此盛情。”

贾雨村也果真是才华横溢,也或许是娇杏激发了他的创作灵感,借着美丽的月光,带着饮酒的豪兴与七八分酒意,再次吟得一佳作:

时逢三五便团圆,满把晴光护玉栏。

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

甄士隐听了不禁叫好,忙敬酒表示祝贺,说飞黄腾达之兆已现,不日便可履于云霓之上。色壮英雄胆,为了中意的女人,为了自己的梦想,贾雨村不再清高,果断慨叹自己囊中羞涩,若要去赶考,行囊路费一概无措,非赖卖字撰文可为。

贾雨村不腼腆了,甄士隐也找到机会,果断送出一棵好白菜—— 五十两白银,并两套冬衣。贾雨村略表谢意,继续吃酒,还是不想低人一等。甄士隐有心帮他,也不计较这些。只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们家的另一棵好白菜——娇杏,后来也被贾雨村拱走了,还不去救他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