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贾瑞身上,王熙凤看到了她自己的影子

首先需要回答一个问题,贾瑞干嘛要去追王熙凤?

是因为王熙凤长得漂亮吗?恐怕不全是。荣宁二府,那么多女子总有比王熙凤长得漂亮的,更是有比王熙凤温柔可亲的,而且也似乎比王熙凤更加容易泡到手。贾瑞放着小绵羊不去哄,偏偏去惹这母老虎,也就实在有些匪夷所思了。

或许,这就是爱情——贾瑞的爱情——单相思。因为他确实自产生了那个念头后,他就堕入了情欲之中无法自拔,以致葬身风月宝鉴。可悲之外,也是十分的令人可叹!

但是爱情来得突然,但却也并非无缘无故,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上面排除了贾瑞追王熙凤不只全是因为她的美貌,所以她对贾府里的普通女子没感觉,独对王熙凤有感觉,应当就是王熙凤身上某种独特的东西吸引着他。那么这种独特的东西是什么呢?

对于这一点,作者在第九回就给我们作了交代,为贾瑞的爱情作了铺垫。

且看作者的介绍:这贾瑞是个专图便宜没行止的人,每在学中以公报私,勒索子弟们请他;后又助着薛蟠图些银钱酒肉,一任薛蟠横行霸道,他不但不去管约,反“助纣为虐”讨好儿。

“专图便宜”,“图些银钱酒肉”, 此而语一下子几道出了贾瑞之穷酸,真不愧是教师的后人。可是这个穷酸之人,虽没有什么权势,却格外地喜欢玩弄权势。因此他也就凭借着他是贾代儒之孙的优越地位,经常在学堂里勒索子弟们请他吃喝等。因此,恋慕权势,也就成了其行动的必然。薛蟠家有钱有势,其也就把薛蟠当个爷,任随薛蟠横行霸道。作者骂他“助纣为虐讨好儿”。因此,顽童闹学堂的那笔账也就应当算在薛蟠头上,薛蟠才是真正的顽童。他早已被小小的权力所腐蚀。

恋慕、追求更大权势,也就必然会成为这种人的渴望,并去践行自己的选择。 男的有了薛蟠,女的嘛,贾瑞她自然就锁定了王熙凤,他想去跟王熙凤好上。

王熙凤何许人物,叱咤风云的枭雄啊。贾瑞对她再熟悉不过也就是一定的了。那次,在宁国府花园里的发生的一切,就是在贾瑞精心的布局下发生的,那绝对不是简单的偶然相遇。他很享受着他在学堂里的耀武扬威,自然也就得意忘形,想去泡到更加耀武扬威的女子王熙凤了。 这也就是爱情萌动的最根本的原因。所以它不是纯粹的爱情,它是建立在对权力的崇拜基础上。是对自己无法拥有的东西的一种占有欲。所以,更准确的讲,它又不是爱情。因为爱是付出。

面对这一切,王熙凤当然不高兴啊。平儿也是骂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用时下流行语来说,也就是土鳖想泡明星级的白富美了。白富美哪里会瞧得上土鳖,她们想嫁的不是富商就是豪门。 她们自然也就会对土鳖躲得远远的不去理睬。

当然,王熙凤本身也是豪门出身,她的婚姻可谓是门当户对。 但是,门当户对,却并不意味平等,王熙凤再有权势,却总也敌不过贾琏,她在贾琏面前有一种无力感。所以,后来贾琏跟鲍二家的偷腥后,贾母作出处理,她心里虽还有怨愤,却只能哭一场算事。

这也就是说,贾琏看似窝囊,其权势却比王熙凤实在高很多。可是王熙凤呢,却总也不甘心,总想爬到贾琏头上,最少也要个平起平坐。

所以,贾瑞对她的追去,她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对于贾琏的追赶。这种对更高一层东西的攀附,可能使她想到:贾瑞之于她,就如同她之于贾琏。 王熙凤也就在贾瑞身上一下子就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在贾琏面前,她王熙凤似乎就是那个贾瑞。

贾瑞也就给了王熙凤一丝恐惧感, 王熙凤对自己本来就不够自信,其心中,也可能有一丝讨厌自己,可是却突然又有个自己的影子经常在自己面前晃荡,贾瑞如此反复地纠缠她,贾瑞之死也就成了必然。哪一个人又不会对自己恐惧的东西痛下杀手呢?

王熙凤在贾瑞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这也就是她不像薛宝一样说教使得贾瑞改过,而是彻底整死他的本质原因了。(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