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宝钗:我很努力,却一败涂地

佩戴金锁

不知道是癞头和尚会骗人,还是薛家自欺欺人。说什么“不离不弃、芳龄永继”,那金锁实则是最凶险之物。一方面是它的俗,配不上所谓的“山中高晶莹雪”。山中高士,说的是超凡脱俗,却被一把金锁困住,你说可笑不可笑啊。

 

另一方面,这金锁又暗示着婚姻。这金锁又不是她宝钗的定亲之物,随身携带,更是与古代的风俗格格不如。定亲了,佩带定情之物无可厚非,单身女子佩带个饰品又处处指向婚姻,这叫做不自重。因此,宝钗佩带此物,只会一步步把她带向人生痛苦的深渊。​

劝宝玉用功

劝宝玉用功,看似懂事,实属笨拙。首先,宝钗劝宝玉用功的方式不对,没有鼓励,全是挖苦讽刺。袭人也劝宝玉用功,好劝,歹劝,全是真情,全是良苦用心。宝钗有的只是冷酷。

元春省亲时,香菱学诗时,跟黛玉谈话时,大厅观众之下,宝钗总能借机挖苦宝玉一番,她就借机挖苦一番。

说是,劝导,却全没有一点诚意。这就是就是另一个方面的问题,宝钗如此劝宝玉,却没有得到过贾府哪一位长辈的肯定,唯有袭人说宝钗值得敬重。而这敬重,指的又不是她劝宝玉读书的方式,而是宝钗不敢恼宝玉给她下不来台的举动。​

安慰王夫人

王夫人将近老年丧子。这应当使得她对于生命、对于命运、对于鬼神都有着十分深的敬畏之心。因此,金钏儿的死,一定会深深地撞击着她的心灵。别人如今也同她曾经一样,眼见自己的孩子悲催地离开这个美好的世界,她又怎会不感同身受。她内心里的愧疚,也就可想而知。

可是,薛宝钗的一番冠冕堂皇的话语,却消弭了王夫人作为一个正常人,内心里应有的愧疚之心。薛宝钗使得王夫人也同她一样,立马视别人的生命如同草芥。正是因为如此,后来,王夫人驱逐晴雯才那么地铁腕又无情。这一切不得不说就是薛宝钗的罪过。

当然,薛宝钗因此也为自己入主荣国府铺平了道路,王熙凤生病后,王夫人就那么器重她。真是想不到,冷血的人走到一块,原来也能互相取暖。​

刻薄爱情。

​其实,红楼梦里最早感受到宝黛之间存在爱情的就是薛宝钗。那一回,宝玉被赵姨娘害得差点病死过去。宝玉得到跛足道人的救治,慢慢的有了好转,黛玉知道后情不自禁,脱口就是一句“阿弥陀佛”,反应了她对于宝玉的深深的忘我的关心。宝钗听到了,立马就哈哈大笑起来,别人都不懂得她笑什么。她一解释,才知道她是在嘲笑刻薄钗黛爱情。大家听了,都不理宝钗的玩笑。

后来,宝黛吵架又和好,宝钗又是借用李逵骂宋江和“负荆请罪”典故,拐弯抹角地刻薄黛爱情。把人家情侣之间的小吵小闹拿到台面上来说,还极尽讽刺,除了薛宝钗,一般的人真的做不出这等龌龊事。

最后,她明明知道宝黛爱情,却还是当着她母亲的面,开黛玉的玩笑,要把黛玉许给薛蟠。此等玩笑该是多么恶俗。面对两性爱情与婚姻,作为一个古代女子,薛宝钗为何如此不羞涩。着实令人费解。或许真的只能说她心灵笨拙,不通人情。因之,她虽然很努力,人生最后一败涂地,就是一种注定了。

  • 本站小程序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